综合摘编丨雪映窗

“这是最好的时代。”对于影视产业来说,最近的三年是与互联网热烈拥抱的三年。随着市场整体的体量进一步的升级,类型化和圈层化的作品迭出,资本泡沫也在不断褪去。回归到内容本身,成为当下市场最重要的理性逻辑。

11月30日,第六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的互联网影视高峰对话在成都落下帷幕。慈文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马中骏,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总裁侯鸿亮,柠萌影业总裁苏晓,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韩志杰等四位圈内大佬,围绕互联网影视的现状与发展,展开精彩对谈。

//resource.jingkan.net/imgs/49399c70-f6c6-11e8-b4e7-116d6a8fc9ab.jpg

当倍速与弹幕看剧成为常态,要用“面试”心态对待用户

短短十年,在互联网影视产业已是沧海桑田。十年前,网络剧最高投资仅为140万;如今,单剧破千万的网剧比比皆是。曾经的网剧还停留在粗制滥造的阶段,盈利模式尚不清晰;如今,七八成的用户在追剧时通过手机端来观看,腾讯视频数据指出,有超过三成的用户在7分钟内就弃剧,“重视前三集,更要重视前7分钟”,已经成为行业共识。

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韩志杰表示,从播出平台来看,网生内容的变化有三大特点:“第一是从单一变得多元化,内容包含不同的类别、标签,各个类别的内容都有一些新的做法,也有出微爆款,或者爆款的内容。第二块,从量变走向质变。随着大量优质的影视公司入局,由数量的简单增长,变为质量的大幅提升,以腾讯视频为例:2018年,独播、自制的所有品类项目,豆瓣评分超过7分的项目多达56个。第三,是内容生产内核的改变,从追求网感到追求时代感。”

//resource.jingkan.net/imgs/4939c380-f6c6-11e8-b4e7-116d6a8fc9ab.jpg

由于交互性更强,互联网时代的弹幕看剧、倍速看剧也成为了“标配”。随之而来的,还有与评论、评分一起出现的社交话题发酵,对影视创作者带来了强大的反作用。

韩志杰对用户的变化持乐观态度:“首先,要用面试心态对待用户,而不是投食心态。海量内容,也让用户的时间变得珍贵,我们考虑更多的是要在有限的时间打动我们的考官,内容自身的魅力、品格、调性都是考官考察的重点,现在的用户不需要快餐,更需要米其林式的精品。其次,对于好作品,好评从来不会迟到,对于不好的作品,差评也绝对不会缺席,创作者应该少一些抱怨和委屈,多一些反思。

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总裁侯鸿亮也认可“优质的内容就是最好的营销”,他表示虽然观众在互联网上观看的自由度较大,倍速观看与7分钟弃剧随时发生,但符合艺术规律的好剧,并不会被淹没:“《琅琊榜》最开始销售不力,就逼着导演把前5集压缩为3集,反倒成了网络受众最诟病的‘节奏太快’。其实,一方面受众确实比较浮躁,喜欢快进,会随时弃剧;但另一方面,只要发现是真正的好剧,他投入的时间精力会多得多,他会一遍又一遍的看,不断在弹幕上发声,这样的交互非常好。”

为什么爆款在2018年难产?网剧缺乏现实主义力作

2017年是网剧“精品化”的年份,无论是在灯光、摄影,还是在演员、剪辑各方面都有大幅度的提升,甚至接近了世界一流美剧的画面质感与情节铺排。然而吊诡的是,2018年除了《延禧攻略》外,爆款难觅成为了年度现象,令内容生产者尴尬不已。

侯鸿亮直言,爆款可遇不可求,此前正午阳光出品的多部剧集,“本以为会成为爆款,结果都没有爆”:“比如《欢乐颂2》,我觉得应该爆的都没有爆。我分析过原因,主要是缺乏新鲜感。如果第二部的人物走向和第一部是一样的,那就没有新鲜感了。做内容还是要先做好,做好了就不要猜测观众,观众的点有时候我们永远都get不到,有时候做好了它就有可能会爆。”

//resource.jingkan.net/imgs/4939ea90-f6c6-11e8-b4e7-116d6a8fc9ab.jpg

柠萌影业总裁苏晓则表示,能在题材上创新的剧集往往能成为爆款:“《琅琊榜》我是捏了一把汗的,因为它是在架空的世界里讲权谋的故事;《欢乐颂》描述完全平行的5个女主角,是写的群戏,以往的电视剧根本不会这样做,因为观众记不住,绝大多数剧都以个人命运来做主线贯穿的;还有《我的前半生》大胆地讲婚外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观众第一次看神仙谈恋爱——我敢肯定,题材上有极大创新的作品,最后才能成为爆款。”

//resource.jingkan.net/imgs/4939ea91-f6c6-11e8-b4e7-116d6a8fc9ab.jpg

与时代能够同频共振,则是慈文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马中骏眼中爆款作品的基本标准:“大家都说爆款比较少,其实电影当中不少,比方说《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无名之辈》等。爆款的出现是跟时代有关系的,今年就应该出现实主义的力作。和电影相比,网剧电视剧尚有差距,所以出的爆款少。如果在这一块能涌现现实主义的作品,我相信会有爆款出现——爆款一定跟时代相关。

IP只是优质内容“催化剂”,互联网影视规则得到重塑

2015年一部《花千骨》,让业内认识到IP剧的价值,后者由此得到热捧。时至2018年,IP失灵与退潮又成了业内的共识,多部改编自知名小说的剧集表现不尽人意。IP泡沫化现象日渐消失,是今年最受关注的业内动态之一。

韩志杰直言,IP失灵的锅,不能让IP来背:“IP没有错,而是市场对IP的认知出了错,过去行业在神化IP,但现在我们也要警惕矫枉过正,IP不等于爆款,并不是说我们要彻底去IP化,而是更加理性地去开发IP,要清楚地意识到,IP只是优质内容的催化剂,而不是决定性因素。”

//resource.jingkan.net/imgs/4939ea92-f6c6-11e8-b4e7-116d6a8fc9ab.jpg

韩志杰还强调,IP失灵本质上是投机取巧的创作在失灵,“它恰恰反映出市场逐渐走向成熟,拿着一页PPT就待价而沽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事实上,除了市场规则的推动之外,在强监管的政策风向下,互联网影视规则得到重塑,是今年以来值得铭记的行业大事件。有趣的是,参与高峰对话的四位行业大佬,都联合发布过限制天价片酬规范行业秩序的声明,力促市场回归理性。在高峰对话上,四位透露天价片酬的行业乱象得到了有效抑制,“市场上S级的演员,已经在慢慢接受限制天价片酬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