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歌手和三两好友回归音乐初心,分享音乐和人生故事,原创音乐故事秀《围炉音乐会》有着满满的情怀、温暖的节目风格。


《围炉音乐会》首期,怀旧简约的小型舞台,面对台下环绕而坐的观众,黎明和雷颂德合唱普通话版的《两个人的烟火》,这首歌是黎明首次拍摄电影《大城小事》时,雷颂德为电影创作的音乐。两个人的同台,音乐背后的深厚友情,让这一场景足够动情。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492180-f83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围炉音乐会》是由四川卫视和北京银河映画联合打造的一档原创音乐故事秀。区别于竞技类音乐节目,《围炉音乐会》更注重音乐分享,是具有“走心”特质的原创音乐故事秀。节目以歌手自办音乐会为线索,音乐好友为助力,串起歌手的“18岁”“遗珠之憾”等不同音乐故事。梁翘柏担任音乐总顾问,为Live音乐及编曲创作提供了坚实保障。


节目2016年12月22日开播,至今已播出三期。尽管是首次涉足纪实音乐会拍摄,《围炉音乐会》让四川卫视在周间档的成绩上有所斩获。这也是四川卫视继收视、口碑均较高的《咱们穿越吧》之后,再次倾力打造的新节目。


同时,这档节目也让制作公司北京银河映画再度受到关注。相较于数据化的成绩,对节目制作人、北京银河映画创始人周凌来说,“凑齐四大天王”反而是“对节目的最大幻想”。“世界上最不能少的两样东西之一就是音乐。音乐无论在快乐还是悲伤的时候,都可以拿来分享。”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49e4d0-f83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节目制作人、北京银河映画创始人
周凌


言语中透露出节目团队的音乐情怀,折射了《围炉音乐会》回归音乐本身的创意基础。


向内看,回到音乐朴素的状态

老牌歌手、经典音乐、不设PK、专注分享、以情动人,是这档原创节目的基本标签。一个近120人的制作团队,节目全年投入1亿左右,以周播的形式制作,如此大的投入却并没有过于商业化的噱头,这档节目的成绩如何还需要时间的检验——探索全新的音乐故事秀模式,必然存在一定风险。


对于为何大胆迈出差异化的一步,周凌表示,首先是缘于他对音乐的梦想和情怀。“现在的音乐类节目,很多人都在想着做加法,让节目环节更加酷炫,通过不同的环节去增强节目的感观性。我们为何不尝试为节目做减法?让音乐回归纯粹,让歌手回归初心,做一档纯粹的音乐节目。


同时,这样的大胆尝试也与银河映画团队此前参与过的多档音乐节目及跨年演唱会制作不无关系。对于这些节目形式,周凌介绍道:“《围炉音乐会》虽然在视觉上没有过多的‘刺激’,却是我们有意为之的差异化路线。节目吸引歌手的地方就是不竞技、不娱乐,能够安静唱歌,讲述自己的年轻往事、音乐里的遗珠之憾和友情故事。从歌手们的角度看,是一次自我精神内核的阐述。”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4a0be0-f83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节目中,歌手通过自述方式给演唱会串场,有点像现场演讲;邀请艺人作为自己的驻场嘉宾,有点像真人秀;最后的棚内表演,就是最原始的音乐会形式。“我们把一个歌手筹备演唱会从头至尾的状态,在这档节目中都能够记录下来,还原这个过程的本真性。通过《围炉音乐会》的形式变化,呈现出每一个嘉宾最不为人知的内容创新。


由老牌歌手担任节目嘉宾,会不会离年轻观众比较远?周凌表示:“邀请老牌歌手的原因,除了他们和音乐、家人、朋友的故事,也在于他们当年演绎的歌曲大部分都比较励志、温暖。对老牌歌手而言,可能很难再有如此机会演绎、改编老歌,或者与朋友敞开心扉分享故事、同台演唱。我们想通过这种方式,把他们的音乐保存下来。”


90后、00确实会有感官喜好上的不同,但在周凌看来,这些歌曲之所以能够成为经典,更多的是因为他们的歌词具备真善美的价值观和生活指导意义。“90后、00后也会面临事业和感情上的问题,在整个大的社会环境下,人们的成长历程都会有很多相同之处。所以,一档‘老干部’式的节目能够向年轻人传达生活的信心,也是制作这档节目的社会价值之一。”


总体来讲,内敛的风格、简洁的故事线、清爽的环节是亮点,与重舞美、高光度的PK类音乐节目形成明显口味区别。不过从前几期节目看,在主题呈现上还有可挖掘提升的空间。比如歌手的讲述,感悟性的话居多,真正老友围炉而坐追忆往昔的具体故事的内容不足,这使得节目在“故事”的沉浸感方面显弱。其实,每一首留在观众心中的经典歌曲,背后的创作故事、年代记忆、人与事人与情,可以成为独特的故事线,为流行音乐史留下宝贵的“口述史”。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4a32f0-f83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向外看,中国流行音乐输出

2016年10月21日,美国录音家协会将“2017第59届格莱美年度颁奖典礼”(包含红毯、颁奖礼现场)大中华区(包含港澳台)版权授与银河映画,并邀请大中华区(包含港澳台)华语歌手出席第59届格莱美颁奖礼。


这一资源,成为《围炉音乐会》的一个高配出口。


周凌告诉记者:“能够与格莱美合作是一种缘份,我个人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去观察和了解更多元的音乐文化。有了这个机缘,也希望可以借由格莱美这样的国际品牌,能为我们国内的音乐产业做一些事情。比如,我们计划和四川卫视合作,在四川省政府的指导下,打造四川音乐基地的形象,为更多热爱音乐的人提供一个平台。前四期节目收视率不断提升的成绩,也让四川卫视做好音乐产业的决心更加坚定,只要内容具备差异化,且有着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二线卫视一样可以突破壁垒。此外,周凌还希望通过公司与格莱美这样的合作方式,帮助《围炉音乐会》这档节目和节目中的音乐走得更高。周凌表示:“未来我们还计划挑选节目中的部分经典改编歌曲,拿到格莱美等国际音乐排行榜,让世界听到更多优秀的华语音乐。”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4a32f1-f83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这并非银河映画和国际音乐颁奖典礼的首次合作。在2012年初,该公司还与Billboard音乐颁奖礼签订大中华区(包含港澳台)独家版权授权协议。


多次牵手国际音乐颁奖礼,加上做过多档音乐类节目,周凌对中国流行音乐文化走出去有着自己的看法:“我们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慢慢摸索中国优秀音乐输出国际的道路。很多华语音乐人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而且已经实现了阶段性的成果。我希望未来华语音乐能够更加纯粹且多元化,让音乐走出国门其实很简单,但如何影响世界才是我们需要去考虑和深思的。”


品牌化拓展,深入音乐产业链

音乐节目想要获得持续性的影响力,深度参与音乐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挖掘其产业价值显得尤为重要。


“目前的竞技类音乐节目中,除了几档影响力较大的节目,很少有真正走上品牌化道路的。”周凌说,“如果从情怀上讲,我们想将《围炉音乐会》做成IP品牌,在成都等较大的演出城市落地。”


小型音乐会就是一个很好的、能够支持节目生存价值的载体。节目组的计划是,《围炉音乐会》于每周四晚播出,每周五晚则举办一场现场音乐会。在节目录制过程中,观众也可以购票入场,和欣赏音乐会一样。“在过去,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从电视、音像制品、网络上听音乐,这样的音乐虽然完美但缺少互动性和现场感。演唱会由于场地和票价所限,注定不会成为大众欣赏音乐的主流渠道。将《围炉音乐会》打造成落地活动,让普通人走进录影棚,现场聆听音乐,不失为一个办法。据周凌透露,除了中国的老牌歌手,节目组也希望请到国外的歌手到中国来演出。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4a32f2-f83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一整年周播节目做下来,《围炉音乐会》理论上可以邀请到48位歌手和他们的96位好友,每一场有3首经典歌曲改编(全年144首),类似黎明《今夜你会不会来》、费玉清《月下待杜鹃不来》等原唱者的成名曲和遗珠金曲改编是在别的节目上不会出现的;每期的2首合唱作品(全年96首)改编更是弥足珍贵,类似黎明和魏晨《心在跳》、费玉清和张宇《囚鸟》也都将是歌手合作史的绝唱,这些歌曲是不可复制的音乐价值和资源稀缺性,也体现了节目的差异化,音乐的传承保护和我们对音乐版权价值的大胆预期。


“音乐版权和其背后的市场,也能够持续给版权方带来价值。”周凌补充说。


不断做减法,低调地做品牌价值让《围炉音乐会》初具黑马潜质。但这种形式上的突破及内容在市场中的接轨融合性如何,将成为一个需要时间和成绩去证明的论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