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木木

“B站小姐姐们都开始直播学习了。”

学习直播凭借佛系的直播内容,在今年成为泛娱乐化直播品类中的一股清流,渐渐在诸多直播平台中蔓延开来。

//resource.jingkan.net/imgs/7f5bdeb0-f92a-11e8-9ea6-c1a757990463.jpg

在第六届网络视听大会中,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出席并发表题为“数读新世代”的演讲,陈睿在其中提到,直播版块在过去一年中时长最长的品类是学习。陪伴式的直播内容——“Study with Me”成为在B站直播中极受欢迎的内容。“点进来你就是学霸”,也成为了学习直播的标语。

//resource.jingkan.net/imgs/7f5c05c0-f92a-11e8-9ea6-c1a757990463.jpg

学习直播多平台共存,小众直播成新实验

随着4G网络的发展,以及5G网络时代的来临,直播产业从网页端向移动端大幅度位移,直播不再是一个固定且仪式化的内容呈现形式,而是转向“随走、随看、随播”的移动场景。直播规模实现了从大体量仪式化直播向小体量陪伴式直播的发展,直播逐渐成为大众展示自己生活内容的一种存在。

在直播的情景化越发明显,内容品类逐渐丰富,题材猎奇化、差异化发展的现在,直播场景相对固定化,主播往往不会出镜,镜头画面只会呈现出主播学习状态的学习直播便显得十分佛系。

但是,作为室内直播的一种,学习直播却在内容泛娱乐化的多个直播平台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在二次元内容平台B站中,在直播一栏中搜索“学习”或者“考研”的关键词,便会出现多种多样的学习直播间。进入直播间后可以发现,直播间的画面多集中在主播的桌面中,或是采取俯视视角,或是平视,而直播时间也往往长达5、6个小时,不间断地记录主播的学习状态。直播间多采取静音直播,少数会播放音乐,观看直播的观众与其他直播间中主播与观众之间形成的热火朝天的聊天场景不同,通常会在留言框中自行聊天。

//resource.jingkan.net/imgs/7f5c2cd0-f92a-11e8-9ea6-c1a757990463.jpg

不只是B站,在垂直化的游戏直播平台:熊猫直播和斗鱼直播中,直播学习的博主也有许多,但是与B站中女性主播占绝大多数的情况相比,两家平台中,学习直播的主播中男性主播数量有所上升,并且,直播间的画面与B站的温馨风不同,显得相对冷清,画质也相对粗糙。

//resource.jingkan.net/imgs/7f5c2cd1-f92a-11e8-9ea6-c1a757990463.jpg

而在主打秀场直播的映客直播和一直播中,学习直播的主播的身影依然存在,但是直播的画面则更加倾向于对主播自身形象的展示。

小众化的学习直播作为一股清流,在多个娱乐化的直播平台中存在的现象,一方面可以看出直播内容的细分化和多样化发展,在技术门槛下降的时代,人人都可以成为展示者,另一方面,则在透露出不同的直播内容在受众爱好细分化的现在,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生存空间。

直播的题材经历了一个飞速拓展的过程,从早期大众化的游戏直播、秀场直播到后期的吃播、户外直播形成风潮,之后小众的直播题材开始不断出现,直播睡觉、直播写稿、直播编程、直播深夜探险,直播内容不断出新出奇,甚至开始挑战底线。

学习直播也凭借其具有的高度陪伴性以及能激起年轻观众共鸣的特性,占领多个直播平台,甚至在B站这个二次元内容平台不断生根发芽,获得一定的用户粘性,形成了自己的内容圈。

B站直播丰富化演进,小众直播不再“小众”

B站在2009年建立以后,不断培育自己的二次元内容,打造ACG良性生态社区。B站中高活跃度的UP主在其中创造了丰富的内容,并且基于UP主形成了一个个内容圈层,使得B站在年轻受众中得以维持自己的二次元内容社区的地位。

根据B站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直播业务营收进一步增加,直播和增值业务在第三季度收入达到1.694亿元,同比增长292%,直播服务在B站的收入中表现抢眼,游戏更是成为B站现阶段营收的支柱部分。从B站直播区总体情况来看,直播版块的兴起离不开游戏区的火热。B站直播区的热门主播多为游戏区或者娱乐区的UP主,在直播之余还会在B站上传相关的游戏或者日常生活视频。

//resource.jingkan.net/imgs/7f5c2cd2-f92a-11e8-9ea6-c1a757990463.jpg

B站的直播内容与其他直播平台相比,因为自身的二次元内容平台的基础,显得十分多元化。在常规的游戏直播、歌舞类直播之外,还存在更丰富的直播内容。直播区的UP主分为游戏、唱见(歌手)、舞见(舞者)、手办、绘画、声优、COS、ASMR(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等不同的类型,在其他平台中显得十分小众化的内容在B站中则成为了主流的存在。

在B站中,ASMR可以称之为一种独特的小众存在,ASMR主播通过给观众带来听觉上的刺激,发出不同的微妙的声音,让观看直播的受众可以真实感受到你的耳边有人在低语,另外还会有物品的摩擦声,或者一阵阵的呼吸声,帮助收看直播的观众获得放松,也正是因为给用户带去的感官上的舒缓和放松,从而使用户产生依赖。

在B站正在进行十强争霸的“BLS年度盛典”中,五组竞争的主播中,也不乏ASMR主播的身影。其中“扎双马尾的丧尸”便是一名ASMR主播,她在直播中会抱着人头状的麦,对观众低语,或是发出轻柔的音乐声来帮助观众放松。

//resource.jingkan.net/imgs/7f5c2cd3-f92a-11e8-9ea6-c1a757990463.jpg

除ASMR直播之外,B站娱乐区的学习直播同样是清流式的存在,通过给观众提供陪伴感,实现对于观众的深度吸引。B站学习直播博主的页面中会表明自己的自习时间安排,以及备考的科目,从而为观看直播的观众提供参考。

B站UP主“Nicole泥垢了”,在B站中业余直播自习,也被称为B站直播学习第一人,直播画面只有一沓资料、一台电脑以及一只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但是她通过直播自己的自习生活以及更新在德国的生活视频,使得粉丝渐渐增长至两万。她曾笑称,在她之后出现了好多类似的直播间,观看学习直播的人也日益增多。

//resource.jingkan.net/imgs/7f5c53e0-f92a-11e8-9ea6-c1a757990463.jpg

UP主在直播之外,还会放出学习的VLOG视频或是整理笔记、介绍书桌的视频,为观看自己直播的观众提供更多的了解自己的机会,也为直播提供了更多的引流路径。

B站小众直播试验,变现、用户、监管如何兼顾

根据最新的财报信息,B站从营收层面可以被看做“游戏为主、直播为辅”的一家游戏直播公司。

B站直播的内容变现,和其他直播平台变现的方式基本一致,都以打赏分成、游戏联动、广告及会员收入为主。另外,B站正在试水的新的变现方式:与电商结合,这也将对直播变现产生影响。

B站在7月18日针对小部分UP主进行试验,UP主可以基于已有的粉丝售卖商品,收获经济收益。部分UP主的主页下方,新增了商品一栏,粉丝可以进入店铺购买商品。这对于直播的UP主而言,也将成为一个自身品牌变现,提升自己粉丝粘性的重要工具。

//resource.jingkan.net/imgs/7f5c7af0-f92a-11e8-9ea6-c1a757990463.jpg

纵观已经开店的UP主,多聚集在美食、美妆领域,其他如生活或学习领域的博主身影难寻。从直播变现层面来看,仍然以游戏或者泛娱乐直播UP主的内容变现为主。

但是从用户角度来看,B站用户中28岁以下的人群占比高达82%,已经成为90、00后用户最喜爱的社区,基本每四个年轻人中便有一个是B站的用户,庞大的年轻用户基础更为其直播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极好的条件。

互联网主流用户向B站的聚集,使得B站在保留二次元文化的基础上加强对于多元文化类型的吸收。对于直播区同样如此,小众化直播的不断出现且茁壮成长,体现出了用户对于互联网新生态的需求,小众化直播的沉浸感和给观众带来的陪伴感,极好地符合了年轻用户对于场景化内容消费的依赖。

//resource.jingkan.net/imgs/7f5c7af1-f92a-11e8-9ea6-c1a757990463.jpg

但是,直播中尤其是小众直播过程中的问题也不能被忽略:直播平台中ASMR的低俗化现象曾经一度引起关注。

早期将学习直播带红的韩国直播博主,凭借周一到周五的备考直播《Study with Me》在YouTube上走红,收获41万订阅者,最终在考试落榜后宣布将转型成为一名YouTube视频生产者,凭借之前打造的个人IP进行后续视频生产。

//resource.jingkan.net/imgs/7f5c7af2-f92a-11e8-9ea6-c1a757990463.jpg

B站中的小众直播对于打破次元圈层的作用已经可以看出,但是最终能否从单纯的记录式内容生产,向打造个人IP发展,实现直播变现的深层挖掘,仍需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