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ource.jingkan.net/imgs/11db2180-f9c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Q:从编剧的角度,您创作《海上孟府》的初衷是什么?

A:邹城是孟子的故乡,但其知名度远不及毗邻的孔子故乡曲阜,邹城希望能有一部讲述孟府故事的电视剧,以此提升城市知名度。

我之前写作过《孔子春秋》,还算是有一点经验,孟府只是一个地名,要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是首先要考虑的内容。我查阅相关资料的过程中发现,晚清时期中国曾输送大批留美幼童,我们山东的孔家和孟家都有后人赴美学习。当时邹城孟家有一个幼童在美国学习的专业是机械制造,后来又去了德国的克虏伯炮厂学习军火制造工艺,回国后进入张之洞的汉阳兵工厂、汉阳钢铁厂工作。当时我们国家的军工产业百废待兴,大多是官商合办,名为国有实际上是股份制的形式,家族式经营。生产出来的武器价格高质量差。因行业不景气常常接不到生意,孟家人后来远赴上海。八一三事变前,不断有日本人,出资以各种方式想要收购孟家的军工厂,拿下军火生产线作为侵华的武器平台,但是孟家人很有志气,毁家纾难,把自家的兵工厂拆零了搬到了武汉。

这个故事就是讲述搬迁过程当中发生的事,讲述孟家人如何不断与日本人,与国内各方势力周旋,保住国家军工生产命脉的过程。我喜欢军工业这个题材,之前的影视剧作品没有展现过,实际上军工业在中国近代史上举足轻重,我希望讲述一段家族命运与军工业命脉交织在一起的故事,让观众知晓。


//resource.jingkan.net/imgs/11db2181-f9c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Q:《海上孟府》相对来说是一部“男人戏”,怎样在剧中平衡人物与节奏的关系?

A:把《海上孟府》定义为男人戏,主要因为这部戏的血性特别足,并不是女性的戏份很少。实际上,女性角色在剧中还是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的。从编剧的角度来说,把握节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物的命运要依照他的性格向前推进,这样你就会发现,人物自己是会做出选择的,感情的起落明确了,节奏自己会出来。


//resource.jingkan.net/imgs/11db2182-f9c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Q:以往的男人戏中,女性角色往往作为陪衬出现,《海上孟府》中陈冲老师饰演的二姐却几乎左右了剧中几位主要男性的命运走向。为何设置这样一个女性形象?

A:二姐这个角色决定了剧中几位男性角色的命运,九公和榔头的死,孟文禄最终的走向,都是二姐一力靠手腕完成。二姐这个设定符合传统意义上的“当家人”,如果是男人的话,这个角色一定是血腥气十足,换成女人,在有当机立断力挽狂澜的决策力的同时,增添了女性独有的温柔恬淡的一面。我一直认为,女性比男性更有韧劲,男性有时候过于刚强,一碰就碎了,但是女性不同,她能够有一个反弹。二姐这个形象不是为了陪衬某个男性角色而生,她是真正的孟家掌门人。


//resource.jingkan.net/imgs/11db2183-f9c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Q:《海上孟府》的演员阵容非常强大,请谈一下与演员们的合作?

A:四位主演,陈冲、曾江、廖凡和段奕宏都是非常优秀的演员,包括还邀请到马精武和牛犇两位老师,他们是好演员,不是被商业氛围塑造出来的大明星,他们为这部剧加分太多。对于整部戏而言我有最直观的两个感受,第一是我觉得已经得到了回报,拍戏过程虽然艰苦但是和大家相处非常开心,现在看到成品,对于剧的质量也非常满意;第二是我合作的这六位演员,真的都是艺术家,我特别荣幸能和他们一起工作。

Q:《海上孟府》有个曾用名叫《大孟府》,为什么改名?

A:最初这部剧定下的名字就是《海上孟府》,因为是正剧,发行很困难,只好改成《大孟府》。这时候两个台,广东卫视和东南卫视拔刀相助,买下我们的剧,我们又把名字改回了《海上孟府》。和其他的抗日雷神剧讲爱情讲偶像不同,《海上孟府》是真正在讲爱国主义,讲知识分子毁家纾难的情怀,好像就与这个娱乐化的市场格格不入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11db2184-f9c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Q:那您还要坚持吗?做正剧?

A:当然要坚持,有的东西是不能丢,不能拿出来卖,也不能谈条件的。如果是这样,我宁可不做这一行。

我不反对娱乐,《海上孟府》也有娱乐化的东西,但是底线永远要坚守,爱国主义要坚守,歌颂真善美,追求光明和自由要坚守。我们不能为了多卖两条口香糖的广告就把坚持的东西丢了。

我啰嗦一句,现在有的剧对看电视的人来说特别不负责任,电视有大众引导的作用,你想象一下给孩子看的都是价值观模糊的作品,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老祖宗有句话说叫“好战必亡,忘战必危”。现在新闻中也能看到,我们的东海南海并不太平,周边的小国虎视眈眈,居安思危。谈这些问题的确不像跑男那么娱乐大家,但是得有人去谈。

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作为电视人有责任娱乐观众,也有责任向观众传递一些正面的东西,电视就像一个讲坛,一旦开始播你的戏,就意味着你要面向全世界说话,你要说什么样的话,灌输什么样的理念,作为编剧和导演必须要考虑清楚,这是一个需要责任的时代,不能因为爱国主义不好发行,我就不做了。

从《海上孟府》之后,三年我没拍戏,我宁可等等。


//resource.jingkan.net/imgs/11db4890-f9c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Q:毕竟一部作品首先要能让更多的观众看到并且喜欢才能形成一定的传播影响力,那么怎么样平衡自我表达和市场、观众需求间的关系?

A《海上孟府》在两个地面台播过,第一次在辽宁都市频道播,收视率很好,第二次在南方台播,纯粤语,结果当年我们拿到了最佳收视贡献奖。

对于《海上孟府》这部戏,我最直观的感受是,观众如果真正看进去了,迷恋它的人会非常多,会被其中的故事、人物命运的走向、情感的纠葛深深吸引,有的观众要看很多遍才过瘾,因为这是一部真正在讲故事的戏,不狗血不卖萌,战争就是战争,讲人物面对艰难时候的抉择。

Q:如何实现制片人、导演和编剧三重身份的统一?

A:编剧考验我对文字的把控和想象力。导演和制片人兼任有好也有坏,白天拍一天戏回去发现一堆制片堵在门口等着报账,简直快要崩溃了。但是学到的东西很多,能够准确地把握重点,要在哪里花钱,要在哪里割舍,目的非常清晰。最重要的是,没有人比我更无私地爱这部剧,愿意为它付出一切。


//resource.jingkan.net/imgs/11db4891-f9c4-11e8-9ea6-c1a757990463.jpg

Q:现在市场上为何会出现雷神剧这种畸形的产物?

A:我觉得这是被逼的。从题材上说,涉案剧近几年一直有明确的限制,前两年谍战剧比较火,近两年审查也趋于严格,大家喜闻乐见的武侠剧也有古装剧的份额限制。这样就只剩下婆妈戏和脑残神话剧,题材比较匮乏。过于严肃的面对历史,比较接地气的写人物,掌握不好会有风险,一个是政治和历史观问题,一个就是太正,不够娱乐。只有抗日剧不用担心,坏人的设置永远是日本人,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所以大家对不同类型剧的需求一股脑都加在抗日剧上,在抗日剧中大家能看见武侠,看见谍战,看见偶像剧,看见警察抓小偷,看见很多奇葩的打法,但是就是看不见真实的抗战。我不相信创作者们故意抹黑了良心要做这样的戏,是被逼无奈的选择。在艺术品的市场上,没有一道命令能够真正的解决问题,禁止一个题材总会在其他的题材中找回来,拓宽题材的范围才是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