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ource.jingkan.net/imgs/0e5dda40-f9c7-11e8-9ea6-c1a757990463.jpg

♪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01

就像回到了最初


2018年7月,以《我不是药神》主演的身份,徐峥回到了电影观众的视野里。


在这部口碑绝佳的电影中,徐峥饰演的“程勇”是一个神油店老板,他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交不起房租也不大放在心上。但就是这个浑噩的人,终于在急需钱去做手术的重病父亲面前,突然找回了赚钱的动力。


摆在他面前的唯一一个赚大钱的机会,是去印度走私仿制药“格列宁”。实在是太缺钱了,片里的徐峥经过几番考量,去了趟印度回来之后,他就变成了印度“格列宁”的独家代理商。走私回来的假药,被他以便宜的价格卖给了慢粒白血病人。但卖得再便宜,他也是挣的。


//resource.jingkan.net/imgs/0e5e9d90-f9c7-11e8-9ea6-c1a757990463.jpg
▲ 徐峥在《我不是药神》中饰演程勇


正当他的“药神”形象在苦苦等待便宜药的病人心中冉冉升起的时候,徐峥却突然收了竞争对手的一笔钱,撇下几个合作伙伴不干了——想要的钱毕竟到手了,还要道义做什么呢?


散伙饭被他安排在自己原先卖神油的店里。火锅开着,酒也喝饱了,趁大家高兴赚了钱也帮了病人的时候,徐峥宣布散伙。


在这场戏里,徐峥需要突破自己。“我以前演戏总是不愿意呈现人物劣势的那一面。”他对“十点人物志”说,“导演说,你就尽情地把这个人物的缺点给暴露出来吧。(我)就特别肆无忌惮地去跟他们说,一个个全部都赶走。”


//resource.jingkan.net/imgs/0e5ec4a0-f9c7-11e8-9ea6-c1a757990463.jpg
▲ 徐峥与谭卓


真正充分去演一个坏人的时候,徐峥感到,他内心的善意被放大了。“我觉得带给我自己更多的感动。因为我相信每个人的心里都存有善意,它可能藏在某一个地方,你没有把它激发出来。”徐峥说。


他对角色真是用了心。有一场戏,是从前跟徐峥一起卖药的伙伴吕受益(王传君饰)去世了。他也是一个慢粒白血病人,是他让徐峥找到了卖“格列宁”的商机。散伙之后,吕受益买不起便宜的真药了,拖着拖着病就重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0e5ec4a1-f9c7-11e8-9ea6-c1a757990463.jpg
▲ 王传君


电影里,徐峥去追悼王传君,从王传君家离开的时候,他要经过一个很窄的走道,王传君的“病友”们就站在走道旁边看着他。


他们的眼神灼伤了徐峥。“那个时候整个头皮感觉都要发麻了,低着头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那种灼伤来源于角色的内心。“可能别人只是这样简单的看着他,但是在他看来其实是一种审判。这个审判的源头来源于他自己的良知。”徐峥说,这种分量是《我不是药神》要承载的一切。


最初,也是这种分量打动了徐峥。有一天,宁浩给徐峥说了这个故事,徐峥一看,确实有点意思。感兴趣的同时,他也在担心,这样的现实题材放到电影里,是否可行。


“但是我们俩都觉得,(这个故事)是站在老百姓的视角,结局是光明的,而且代表了真善美,大家(能)看到时代的进步和发展。所以我们相信,只要带着正能量去认识这部电影,传递给观众的是真善美的东西,就没有问题。”


年轻导演文牧野担任了这部片的导演,宁浩和徐峥一起监制,同时徐峥担任主演。


//resource.jingkan.net/imgs/0e5eebb0-f9c7-11e8-9ea6-c1a757990463.jpg
▲ 《我不是药神》导演文牧野


徐峥对“十点人物志”说,《我不是药神》是“一个失败者在自救中找回尊严”的故事。


“他自己要生存,面临着生活当中一个很为难的处境,我觉得跟所有的普通人(一样)。直到最后,他愿意做出牺牲拯救他人,对他自己也是一个自救的过程。”最终,大家在电影中看到了这个人物的弧光。


徐峥在自己的人生中,也曾像他在《我不是药神》里的角色一样,苦苦寻找过属于他自己的弧光。


02

太微不足道的阻力


1990年,徐峥考入上海戏剧学院。他在2016年腾讯娱乐举办的星空演讲上说,他热爱舞台,从他很小的时候就非常想要成为一个演员。


小学三年级,徐峥长得呆萌、乖巧,被老师挑出来去演一个儿童独幕剧里的富二代。角色演得好,他又被选进了中国福利院少年宫,当戏剧组的组长。初中,他考到青年宫艺术剧院,同样进入了戏剧组。实现自己当演员的梦想,好像近在咫尺,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徐峥长着一张娃娃脸,外形不够帅,嗓音“像一个公鸭嗓还没发育好一样”。他填高考志愿的时候,就有人去拦他,跟他说“你这个形象就不要考戏剧学院了”。他的娃娃脸也给了别人中伤他的理由,觉得徐峥只能演一个小孩,跑个龙套。


//resource.jingkan.net/imgs/0e5eebb1-f9c7-11e8-9ea6-c1a757990463.jpg


徐峥不信:“虽然我不是小鲜肉,但是我知道做演员不能仅仅靠颜值,要靠气质和实力。”他想成为一个实力派演员。”为了考上上戏,他不放过任何一个演出的机会,在影视剧里演过路人甲、小瘪三、日本鬼子、尸体……他还加入了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的业余剧团,白天上课,晚上骑自行车去剧场演30秒钟的不起眼的角色。


最后,他成功考入上戏。但这并非徐峥“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的结局,而是另一种痛苦的开始。


大二,徐峥开始掉头发。“有一次我在洗头的时候,我一洗头,一抓自己的头发,我的天啊。我就开始一大把,一大地的往下掉。一抓一大把。”徐峥的爸爸也掉头发,那是他45岁以后的事情。换句话说,徐峥的头发的生命,过早地结束了。


任哪个爱美的年轻人,都不会接受自己20岁就秃顶了,徐峥就此踏上“求生发”的“囧途”。他进医院,找医生,每天往头上抹生姜,“抹到发红,发热,基本上头皮都搓碎了”。心理上的接受过程最难熬,因为20岁秃顶和45岁秃顶,差别太大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0e5eebb2-f9c7-11e8-9ea6-c1a757990463.jpg

《泰囧》剧照


“45岁以后开始秃顶,那你仍然是一位优雅的男士,你秃得名正言顺、理直气壮。但是你20岁开始秃顶,你就是一个鬼鬼祟祟的小人,你做的所有的治疗都是一个笑话。”徐峥说。


他在学校里治头发,同学都知道。在宿舍里不小心打翻生发水,就有同学过来调侃:“你说桌子上会不会长毛呢?”


为了头发,徐峥“受尽了各种屈辱,各种嘲讽”。和他的头发一同逝去的,还有他的自信,“真的是自卑到了极点”。他不敢正常出门,要出门就得“永远戴着帽子”。情况一直要到徐峥选择进理发铺给自己推一个光头,才好了起来。


理发铺里,老师傅的理发刀“呲啦一声,手起刀落”,徐峥头顶的白色泡沫中“出现了一条金光大道”,就此拥有了一颗闪亮的光头。他看着镜子,发现自己变年轻了,感觉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精神过。


“我似乎看到了某一种光芒,这种光芒是在我身体里,内在存在的,而我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


点击下方视频即可观看「十点与徐峥的对谈」


但坎坷就这么结束了吗?徐峥的经历告诉你,没这么简单——秃顶对于他的演员梦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的阻力。”


因为根本就没人找他拍戏,不管他是有头发还是没头发。“当然那个时候我心里已经坚强很多了,我知道我自己要给我自己创造机会。”徐峥说。


后来他一边打工,一边跟朋友们组了一个剧团,找资金找场地。他想得很好,他们可以自己写剧本自己演。可美梦还是随着他们资金链的断裂,最终粉碎了。


不过,毕业于上戏的人,再怎么没戏演,也都还是有一点出路的。


03

我永远知道,我是谁


1994年,徐峥毕业,进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他参演过《陪读夫人》、《商鞅》、《陪读》等话剧作品。1998年,凭借话剧《股票的颜色》,徐峥获得第十届白玉兰戏剧奖最佳男主角奖。


他一边演话剧,一边等。在毕业6年的时候,徐峥终于等到一个能让他成名的角色——《春光灿烂猪八戒》里面的猪八戒。但成名给徐峥带来的感受,滋味万千,用他的话说,他从一个秃头变成了猪八戒。他把这个经历形容为一场“噩梦”。


“从此以后在各种公共场合,不管是广场上,马路边上,在地铁里还是厕所里,都被别人揪着鼻子指出来,看看看,猪八戒,猪八戒。那种场面让我有一种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诚惶诚恐。”徐峥说,有一刹那,他甚至感觉自己真的变成了猪头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0e5eebb3-f9c7-11e8-9ea6-c1a757990463.jpg
▲ 徐峥在《春光灿烂猪八戒》中饰演猪八戒


《春光灿烂猪八戒》播完好几年,有一次徐峥去银行取钱。当着他的面,银行经理“非常彬彬有礼”,说徐先生,欢迎您的光临,请您稍等。但银行经理忘了关掉他的营业麦克风,一转头就跟同事说,哎,给猪八戒拿2万块钱。


有好多年,这些经历成了徐峥心里的一道坎儿。“我明明知道观众是因为喜欢这个角色才这样称呼我的,但是我心里还是不舒服。难道这就是我做演员要付出的代价吗?我怎么就变成猪八戒了呢?”


他渴望成为一名严肃、专业的演员,但在观众眼里,他“就是一个两坨腮红的小猪八”。


//resource.jingkan.net/imgs/0e5f12c0-f9c7-11e8-9ea6-c1a757990463.jpg
▲ 陶虹与徐峥


“那个时候我用很长的时间思考一个问题,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着?我是为了努力改变自己,让自己满意呢?还是期待别人把我看成是谁?别人把我看成的那个谁,是我自己真正想要的吗?”无数疑问纠缠着徐峥。


后来,徐峥转变了视角去看待这个问题,困难才迎刃而解。他得学会承认自己角色当中小丑的一面,接受那个角色就是他自己创造的,享受别人喊他小猪八。


2002年,徐峥在《李卫当官》中饰演男一号清官李卫,变成了“演猪八戒的李卫”。“但是那个时候我一点都不在意了。当你能够接受别人的眼光和看法的时候,就意味着别人的态度不能够左右你。你知道自己初心是什么,目标在哪里。”徐峥说。


从2006年开始,光头徐峥参与演出《疯狂的石头》、《爱情呼叫转移》、《人在囧途》等电影。2012年年底,徐峥自编自导自演的喜剧电影《泰囧》,上映22天累计票房12.67亿人民币。


//resource.jingkan.net/imgs/0e5f12c1-f9c7-11e8-9ea6-c1a757990463.jpg
▲ 《泰囧》剧照


《泰囧》的成功,让徐峥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猪八戒”,变成令更多人尊重的“徐导”。更重要的是,熬过光头和猪八戒阶段,现在他不会再被他人的界定影响对自己的判断了。他说:“我永远知道,我是谁。


但他表演和导演的那些电影里,大部分是喜剧,这也让徐峥有了“喜剧演员”的标签。


“这个标签跟前面的积累和呈现的状态也是有关系的,但是我们希望借由这个标签,(以后)可以有更多的标签。否则观众也会审美疲劳的。”他对“十点人物志”说。


那么,喜剧标签之外的徐峥是什么样的呢?徐峥说:“我是什么样的我,是通过很多的累计,最后让大家慢慢慢慢了解的。我们就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和擅长的事情做好就OK了。”


这个经历过坎坷和等待的光头演员,在提起自己的成就时口吻谦虚:“所谓的成绩单也是靠大家一起同行,共同成长来完成的,靠我一个人是完成不了的。”


//resource.jingkan.net/imgs/0e5f12c2-f9c7-11e8-9ea6-c1a757990463.jpg
▲ 《我不是药神》剧照


“《我不是药神》这个电影,如果没有导演(文牧野),没有之前的编剧,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角色诞生的。我们一直在坚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然后因为我们也有同行者,所以我们是幸运的人。


如今,徐峥走在街上,偶尔还会怀念别人叫他猪八戒的那段时光。“我在想,你塑造了一个角色,被别人接受、承认并且怀念,这是一件多么美好和幸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