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白衣胜雪,秀拔俊逸,剑眉情深,明眸温润,却偏偏,钟情了不该爱的人。

从此,喜乐有时,悲戚有时,哀怨有时,期盼有时。

从此,眼里是她,心里是她,醒着是她,梦着是她。

公子才貌双全,品性端良,又出身名门贵胄,对一众女儿来说,本是天选之人,然偏你思慕的姑娘,她独不与众同。

她叹自己门不当户不对,于是连对你的喜欢也被藏匿深深,让你总猜不透,空悬一颗焦灼的心。

于是,等不到任何回应的你说:

许是自己顺畅日子过惯了,便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皇亲国戚万众之宠,其不知有人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

于是,收到了她送来的护膝后你对她说:

我想方设法想要见你,可又总遇不着,于是我辗转思虑筹办了这场马球赛,若你不来,还有下次,下次不来,还有下下次,即是你总不出来,那端午你总会出门吧?端午不出门,元宵节也总该出门了吧?

本来言语甚少的你,对很多人来说高不可攀的你,却在被忽略时自怨自艾,妄自菲薄,浅酿浇愁。

又在久别相逢时,一口气诉了如此多衷肠,悱恻浓浓,情意绵绵,思恋滔滔。

这满腔情真意切,换做谁人不会动容?何况那个被你捧奉在心尖上的她?

然世间有很多生就的阻隔,你可以跨越万水千山,却始终跨不过它,这大概就是宿命,是缘定。

几经曲折,终各赴前程,各有归人,不得不,茕茕然,擦肩而过。

你的锦绣红衣不为她穿,她的珍珠凤冠不为你戴,自此,人生扁舟在如此不甘的渡口,各自驶向光阴的两岸。

然你月明风清的心里,始终记挂着那个此生与自己再不相干的姑娘,那个年少时,初初相遇就让自己眸子里漾起笑意的姑娘。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你的梦里都是她,她的梦里也许已然驻进了别的谁。

然你全不管这些,只要她能够安好无恙,你悬着的心才可稍稍放下些。

无论宿于繁华闹市,还是行走寂寥河山,你只愿在默默期许中,寂寂度着这菲薄的流年。

你期许着那或许无期的相逢,哪怕能够远远望上一眼,也算慰藉了日夜疯长的思念。

天涯虽宽,但说不好,真的就在哪一篱花墙下偶遇,哪一个意外处邂逅。

夜已阑珊,你又一次忆起那次马球赛上的相逢:

她美好灵动,骑上马便奔着马球绝尘而去。那次天赐良机,你也终能与她一起,草场驰骋,双双博得一场尚无前例的逆赢,她终于在你面前第一次,奕奕然,笑容如莲绽放。

你总会在思及此情此景之时,怀疑那是否只是梦境。由是又一遍遍细细回想,直到确定,那个风清云柔的日子,你们,曾是真的相逢。

公子如玉,温润细腻,请相信,她的心里,也应是会偶尔掠过你的影子。红尘漠漠,许只有错过,记忆才会刻骨美丽。

毕竟,有些爱恋啊,只有如此这般错过了才算完美。

来日方长,请公子善自珍重,在深深浅浅的流光里,过好自己锦衣玉食,也风轻云淡的余生。

总会有深深爱你的人,陪你,细水长流数红豆,岁岁年年赏红莲。

————观《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公爷齐衡脉脉情深有感

公众号:时光落羽 个人微信:fangfei_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