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茶壶说

我不是《逆水寒》原著党,也不是温瑞安先生的书迷,只是个喜欢看各种武侠剧的人。

第一次看《逆水寒》还是在大学寝室里,一个人抱着电脑看得昏天黑地。

看完之后,就只记住了胡子拉碴的戚少商,和传说中一见终身误的顾惜朝。

再看《逆水寒》是因为无意之中想起了这电视剧的主题曲。

豪情万丈,曲子里还带着边关飞扬的黄沙尘土,是近来少听见的武侠味道。

而戚少商其人,也确确实实是日渐稀少的侠义之人。

戚少商从本剧一开始就接连被虐,只因为在棋亭酒肆里见了顾惜朝,果然误了终身。

一辈子的幸福都在毁诺城息红泪身上。可是,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他没法去毁诺城。

好不容易到了毁诺城,见到了心上人息红泪,立刻就开始了千里大逃亡。莫说是软语温存,片刻宁静了,两个人还能活着都算是编剧手下留情。

至诚是戚少商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

他从不藏奸,也从不以恶意揣测别人,这是他着了顾惜朝道的主要原因。

他一旦跟一个人惺惺相惜,视一个人为知己,就会立刻跟人家掏心窝子,肝胆相照。

哪怕最后被顾惜朝背叛了,两个人之间隔了血海般的大仇,也还是会在心底里对他有所期待。

在镖局门口,戚少商拿出鱼肚子里的竹简给顾惜朝看。

哪怕是连自己都说过,这不可能是顾惜朝写的,却还是忍不住拿出来与他当面求个明白。

顾惜朝问他,有些失望?

戚少商回答,有一点吧。

那一瞬间,作为观者的我觉得,在戚少商的心里,是盼着能有回转余地的。

他盼着这余地能给他一个不杀顾惜朝的理由,能给他一个将顾惜朝引回正途的机会。

只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人杀了,路选了,从此就是生死仇敌。

因为顾惜朝,戚少商从连云寨一路走到京城,每一步都是踩着兄弟朋友的尸体往前走。

先是连云寨的寨主们,然后是高鸡血,卷哥,沈边儿,高风亮等一众在江湖上有名有姓的人。

这些人愿意为他豁出命去,但同时,他们的命也让戚少商在这条路上越来越难回头。

如果顾惜朝只是追杀戚少商,没有牵扯上戚少商身边的人,那么他们还能是朋友,还能是知己,还有可能在棋亭酒肆把酒言欢,弹琴舞剑。

可一旦牵扯上了,顾惜朝的手上沾了戚少商朋友的血,那不共戴天就是注定的结局。

这就是戚少商,那么多人愿意为他去死的戚少商。

他信别人,所以别人信他。

他对别人讲一个“义”字,所以别人也对他义气为重。

有人会觉得戚少商傻,一次又一次因为信别人而遭殃,骨子里就是“吃一堑胖三斤”的性子。

但我觉得,这就是“九现神龙”的魅力,是戚少商之所以成为大侠的关键。

他没有变得跟顾惜朝一样,正是因为他守着心里的那道底线,守着作为一个江湖人的规矩。

其实,仔细想一想,以顾惜朝的才学见识,武功仪表,只要是个长了慧眼的人,都会觉得这是个英雄豪杰,值得交朋友。

所以说,我觉得顾惜朝这个人啊,真的天生就是个大侠豪杰的克星。

知道大侠规矩多,善良的人软肋多。在他而言,这些规矩和软肋都是可以利用的绝佳工具。

所以,顾惜朝这种人,戚少商躲不过,真正侠义的人都很难躲过。

//resource.jingkan.net/imgs/18efc370-12f3-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两都腹:记录两个平凡人对世界的看法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