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1c00-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冯小刚执导影片《芳华》12月15日上映

从千人素颜海选到国庆突然撤档,《芳华》终于在各方的期待下上映。有人说这是冯小刚第一部青春片,从电影英文名取名叫《Youth》也能看出,冯小刚把自己20岁进文工团的青春记忆搬上了银幕。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1c01-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点上图可查看:严歌苓:我为什么写《芳华》

电影根据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以1970至1980年代为背景,讲述了在充满理想和激情的军队文工团,一群正值芳华的青春少年,经历着成长中的爱情萌发与充斥着变数的人生命运故事。据严歌苓在一篇创作谈的文章里提过,“大概在四年前,冯小刚导演跟我说:我们俩拍一个文工团的电影吧,你我都是文工团的,我现在特别怀念那段生活。”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4310-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严歌苓回去后就把电影的原版小说写了出来,215页的小说经过改编后,变成了136分钟的银幕呈现。虽然部分情节和人物并无太大的出入,但小说版和电影版所呈现的气质迥然不同。如果说电影是属于冯小刚的回忆录,那么小说则是严歌苓极具现实主义批判的忏悔录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4311-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和小说一样,电影同样是以萧穗子的身份、视角和口吻叙述他们在文工团的青春故事。不同的是小说前半部分讲述了文工团少男少女躁动的青春,后半部则聚焦在他们离开文工团之后的现实人生。而电影中的篇幅多为倚重在文工团的日子,影片末尾的三分之一描写了多年后的他们各自的生活,然而省略了原著最后四分之一的结局。

篇幅比例的不同也昭显出作品整体呈现的气质不同,电影始终浸染在温情又怀旧的氛围里,在你感到绝望之际又会被赠予一点糖份,让你相信希望就在明天。而小说看上去就有些不近人情,残酷的事如画卷般挨个展开,让你沉甸甸地如同积满水的毛巾,拧一拧就能落下泪。


(以下涉及剧透)


·触摸事件·

《芳华》这部小说,原本是叫《你触摸了我》,这个触摸事件可以说是故事的核心,人物命运由此发生转折。被公认为“活雷锋”的刘峰因触碰了林丁丁的身体而被处分,也因此被文工团下放到伐木连当兵。南疆战事爆发后,他被调到了野战军下属的工兵营一连三排当副排长。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9130-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先说说刘峰触摸林丁丁这件事。电影里仅在刘峰告白时才透露出刘峰自他初见林丁丁,听她唱歌后就一见倾心。而小说里则把刘峰心属林丁丁的那刻场景描写出来了,且比电影里的更有波澜。

那时,刘峰指导林丁丁练踢腿,“丁丁又是一腿,只踢到他肚脐高度,可就是这一下,把一个东西从她灯笼裤管里’发射’出来,直飞向刘峰,落在他两只黑面白底的土兵布鞋之间…那是半截儿被血泡糟的卫生纸,只有梢头是白色,其余部分是惨烈的猩红。”而刘峰就因为这个姨妈巾,这个离女性核心最接近的东西,惦记上了林丁丁。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9131-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刘峰与林丁丁剧照

再来看告白这段,刘峰选择在一个小库房向林丁丁表白。电影里,已经嗅到苗头的林丁丁显得比较淡定,看上去就像是情场老手,对这种场面十分习惯;而原著里的林丁丁惊慌失措,小说反复地写道林丁丁大喊了一声救命才逃跑的,电影里两人是不小心被过路人撞见,才捅了出来。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9132-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告白之后,电影省略了小说里的批判大会:刘峰坐在马扎上听着台下的人读着他的审判词,他们骂他:下流!流氓!而这些人,都是他曾经热情帮助过的战友们。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9133-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战争爆发后,电影拍了6分钟的长镜头战争情景描绘了战争的残酷与血腥,刘峰为救陷入沼泽的战友,被敌人的子弹射中右手,他也就失去了那只曾摸过林丁丁后背的手臂。而小说里,直接跳过如何受伤的部分,直接集中在受伤后的刘峰一个人落了单,一辆补给弹药的卡车经过,问他救护站怎么走,刘峰故意指向了需要补给弹药的兵团。刘峰的动机很简单,他一心求死。然而被感动的司机在找到兵团后,又骂骂咧咧地给他送到救护站,还献血救了刘峰一命。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9134-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电影特地略去了小说里的残酷情节,很大程度上削弱了人性的丑恶与弱点。如果刘峰没有选择去触摸林丁丁的背脊,如果林丁丁没有大喊救命或者接受刘峰,那么还会有后来的事吗?但人生没有如果,圣人是不能有情感的,雷锋叫惯了,他们忽略了刘峰和他们一样,都是平凡人而已。

·何小萍与何小曼·

小说与电影里,唯一的人物名字不同是发生在何小曼身上,电影中改名何小萍,人物命运相同却也不同。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9135-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电影中的何小萍,父亲在她小时候就进了监狱。在看到战友家人被释放后,殷切期盼父亲有一天也能出狱时,却收到一封父亲的遗书。而小说里的何小曼,父亲早就自杀去世了,她也不能够像电影里一样,可以哭着给父亲写信,抑或是收到父亲疼爱有加的遗书。不过,何小曼在小说里也收到过死讯,在她疯了的时候受到新婚丈夫的死讯。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b840-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凭自己努力来到文工团的何小曼,并没有像电影里的何小萍一样去偷林丁丁的军装,拍照寄给父亲。霸凌的由头是何小曼一身的馊味,在所有人都嫌她臭的时候,刘峰挺身而出,给她昏暗的生活里照进一点阳光。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b841-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所以,对刘峰心生爱意的何小曼在刘峰被处分下放后,也郁郁寡欢。装病演出被发配到野战医院和电影情节差不多,文工团还跟野战医院打了招呼,说“把小何同志分配到洗衣班去吧,她需要艰苦锻炼。”,野战医院仅让何小曼洗了一个月的脓血绷带后,就仁慈的把她安排到护训班里。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b842-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这也给后面她成为英雄作了铺垫。电影里何小萍在被赋予英雄称号之前,舍身护住躺在病榻上奄奄一息的士兵;而小说里的何小曼成为英雄则十分偶然,当时她乘坐着一辆运输烈士遗体的卡车回包扎所,途中误入雷场卡车被炸,何小曼搀扶着幸存的受伤男兵走了10里路,在最艰难的一段路里,何小曼用裹尸布缠着男兵,一头用绳子系在自己腰上,哭着求男兵跟自己爬一两里路。后来,他们被一个摄制组送回医院,此后,何小曼就成了“站地天使”。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b843-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从受人排挤欺负到走上神坛受人敬仰,不管是何小曼,还是何小萍都一同疯了。

·没说完的结局·

时隔数年,萧穗子、郝淑敏和刘峰在海口重逢,我们只知道萧穗子开了新书的签售会;因丈夫只顾着赚钱,郝淑敏带着孩子夜夜独守豪宅;而林丁丁的近况也通过她们聊天知道:嫁去澳洲后,女神变胖了。后来几笔带过已经康复的何小萍找到了刘峰,两人在车站互相依偎,旁白里简单说了再隔数年后的光景:何小萍在刘峰患癌症生命垂危之际,把刘峰接到自己身边照料,两人没有结婚,但都把彼此当是对方的亲人。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b844-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在原著里,他们从文工团离开后的故事,更为完整。

刘峰先是回了老家,结了婚有了女儿,妻子是长途车售票员,后来跟人跑了。刘峰后来跑去海南做盗版书生意,在穷困潦倒时不忘包养一个发廊妹,发廊妹拿着刘峰的钱整了容,变成高级发廊妹,也离开了他。

林丁丁离过两次婚:第一次因为知识分子的婆家不满她的“目不识丁”把她休了;第二次她嫁去了澳大利亚做饭馆的老板娘,后又因为觉得无聊跑回国。和电影里一样,她的身材走样,发胖了。小说里说道:“如果是现在的林丁丁被刘峰“摸”了,不会再大喊“救命”了吧。”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b845-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郝淑雯甩掉了萧穗子的初恋,和一个二流子结婚,二流子后面赚钱成了商人,郝淑敏成了富婆,但两人感情并不好。而萧穗子结婚又离婚,专心于写作。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e1df50-13b7-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不管是电影还是小说,都通过这些人物的流转变迁来表现那个时代,他们的命运际遇,都反映了时代浪潮的痕迹。电影里特地加入了许多历史事件,毛主席去世、恢复高考和邓丽君的cd等,这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原著的结尾里,是刘峰潦草的葬礼,英雄在成为英雄以前,也是这个平凡宇宙中的渺小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