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梗概

“你们有时间一定到山西渠首去看看,红旗渠可不能没有水啊!”近日,在采访老修渠人王毛的时,他一再叮嘱记者。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28f2b0-147f-11e9-b4ad-47234d24b6c0.jpg


王毛的是东岗镇罗匡村人,出生于1925年。当年,他在红旗渠工地上放过炮、除过险,砍过杠子、锤把,割过柴火,挖过野菜,编过抬筐。


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刻录下岁月的沧桑。随着老人断断续续的叙述,我们仿佛回到了那激情飞扬的修渠岁月。


“我就是个打杂的”


1960年正月,35岁的王毛的响应上级号召,怀着把漳河水带回家的梦想走上了修渠工地。


“我就是个打杂的,没有给修渠出过啥大力呀!”王毛的大声说道,他的听力很差,光怕别人听不见。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298ef0-147f-11e9-b4ad-47234d24b6c0.jpg


王毛的当时家在万宝山上,距离罗匡村十四五里地,熟悉山区生活。加上他心灵手巧,到工地后,连长王习玉分配他负责供应做饭用的柴草以及木杠、锤把、抬筐等物。


修渠就是和土石打交道,需要大量的木杠、锤把和抬筐。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自力更生,就地取材。


王毛的漫山遍野寻找,砍伐木材,粗的当木杠,细的做锤把,树枝当柴烧。


刚上工地那阵子,王毛的和普通民工吃的一样,一顿两个黑疙瘩。由于在山上跑路远,耗费体力,他向连长辞职不干了。特殊工种特殊对待,连长批准让他尽吃。


上山割荆条编抬筐也是他的一项任务。有一次,连长派村里一个民工和他一起上山砍柴割荆条。王毛的在山上如履平地健步如飞,那个民工腿肚子直打颤,怎么也撵不上他。


“人不管到哪里都不能懒”


当年,修渠工地上粮食缺,蔬菜更缺。民工们冬天春天只能吃干菜,干萝卜条、干红薯叶都算不错的菜。


天气暖和以后,山上各种草木开始发芽生长。这时候,王毛的又有了一项新工作,就是到山上挖野菜。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29b600-147f-11e9-b4ad-47234d24b6c0.jpg


有一次,王毛的上山挖了一捆山韭菜,几十斤重。山西省石城镇豆口村一个生产队长以为偷了他们的南瓜,拦住王毛的要检查。王毛的气不过,就和他大吵了一架,让他检查,结果什么也没有。


王毛的是一个非常勤快的人,做活儿从不惜力。豆口村有一个老婆婆,王毛的一有工夫,就去帮人家挑水砍柴做活。时间长了,老婆婆觉得林县这个年轻人不错,就把家里的一筐干柿块儿拿出来让他充饥。


“我不要,老大娘非要让我吃,没法了我拿回来,让大伙儿吃了。那时候吃不饱饭,活儿又重,柿疙瘩可是好东西。”王毛的感激地说。


豆口村有一棵老榆树,春天有了榆钱儿后,老婆婆预先占下这棵树,让王毛的来捋榆钱儿。王毛的上不了树,老婆婆又找了本村一个会爬树的,上树给王毛的砍了好几捆枝条。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29b601-147f-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在山西段修好渠后,王毛的要离开豆口村了。他抽空给老婆婆割了一垛柴草,把水缸挑满水,说以后就不来麻烦人家了。老婆婆说,以后我一烧柴,就会想起你这个年轻人。


现在,王毛的还记着山西人的好:“人啊不管到哪里,都不能懒,山西人待咱都不赖。”


“放炮除险都干过”


有一次,王毛的往工地上给民工们送中午饭。在半路上,一块大石头从山上滚下来,把罗匡村的杨发全、杨小桂两个人埋在了下面。


王毛的赶紧叫来人刨土救人,刨了一阵子,一个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赶紧刨吧,还没死呢。”原来是杨小桂在里面喊叫。


两个人被刨出来后,满脸是血,王毛的伺候了他们一个月。


当时,东岗公社分指挥部的工地在石子山,施工难度很大,时常有石块从山上滚落下来伤人。


罗匡村有两个人去学了怎么除险。但是,当那两个人到山崖边时,吓得死活不敢下去。


//resource.jingkan.net/imgs/9229b601-147f-11e9-b4ad-47234d24b6c0.jpg


这种情况下,王毛的站出来,腰间系上绳子,拿着除险用的挠钩,开始下崖去除险。


“那一次,我从上午9点一直忙到下午6点,午饭都没有吃。下到地上后,腿都站不稳了,连长王习玉搀着我走了半里地才回到住地。”王毛的轻描淡写说道。


“当年村里去修渠的160多人,大部分都不在了,现在还有5个人。”王毛的掰着指头数起来,“王章记、王天师、王青山……”


我们采访时,得知王毛的重孙女即将出嫁,老人很高兴:“现在这生活多好啊!原来俺家住在山里,后来村里给俺两个儿子批了宅基地。现在,政府每月还给发养老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