侣行小院门口停着一辆半新不旧的拖车,大个头,轮子上有泥。而在灰蓝色双开小门的右侧,《侣行》的标志被毫不起眼地钉在上面。


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外表如此不起眼的小院里,有时候却容纳着五十多号人在办公。也没有人会留意到,这座院子的主人曾经历过08年的抗震救灾、探访过“恐怖之都”、去过“世界寒极”、穿越过“地球裂痕”、用3D投影技术还原巴米扬大佛,并在极地举行了浪漫婚礼。他们的粉丝遍布全球。


见识过世界上恐怖的生死瞬间,探究过人类极限,这座院子的主人张昕宇称自己是一个“疯子”。但事实上,他比谁都更要谨慎,在交谈过程中,他屡次纠正自己或者别人口中涉及科技、政治、地理等方面的词句,告诉你更“安全”的说法。


而为了环球探险,张昕宇和妻子梁红曾花费了近5年的时间去准备,并学习多项技能,考了帆船、直升机、滑翔伞等20多个资格证件,《侣行》系列的大部分计划也都是在这段时间制定的。每一次出发,他们都会做好充足准备。比如,2017年挑战环球飞行前,他们就曾开展了长达半年的飞行技能及体能训练。


//resource.jingkan.net/imgs/2f8e14e0-1548-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侣行计划”是2008年敲定的,同一年,环宇兴业影视文化传媒公司成立,这也是“侣行”IP发源的萌芽,张昕宇和梁红是这家公司的股东。


张昕宇坦然成立这家公司的原因很简单,“我们那会儿拿着摄影机去别的国家,不像现在这么容易,必须通过申报,拿到对方的批准协议、拍摄许可等。我们不能以一家贸易公司或者银饰公司来申请许可”,这是“侣行计划”里不能缺席的一个环节。


这家公司也最终发挥了它的作用,随着《侣行》的诞生,到之后《我们的侣行》,以及现在于西瓜视频播出的《侣行·翻滚吧非洲》,环宇传媒的“存在感”越来越强,已经开始转变成为一家真正的内容制作公司,未来《侣行》系列都将由它制作。


五年准备,五年探险。张昕宇和梁红的探险之旅,同时也是“侣行”IP的生长轨迹。


//resource.jingkan.net/imgs/2f8eb120-1548-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微综艺


今年8月初,西瓜视频宣布豪掷40个亿开启它的移动原生综艺IP计划,这也预示着字节跳动全面进军自制综艺。10月12日,在西瓜视频举办的第二届西瓜PLAY视频嘉年华活动上,情况有了新进展。


西瓜视频在西瓜Play上宣布,原生互动综艺《头号任务》《考不好 没关系?》及6部微综艺《西瓜拌饭》《理娱客》《我和哥哥们》《丹行线》《海角甜牙》《侣行·翻滚吧非洲》等8档节目将会是西瓜视频未来的“头号任务”。


“我们希望能为创作者和用户带来一个全新的西瓜视频。新西瓜将不止是视频平台,更是每个普通人都离不开的生活方式。”


这是西瓜视频总裁张楠在会上提出对综艺计划的理念。在目前主打的第一批微综艺——“旅行季”里,作为先头部队,张昕宇和梁红的《侣行·翻滚吧非洲》备受期待。


四天之后,探险真人秀《侣行·翻滚吧非洲》正式上线。平台上用户的即时互动,“短平快”的节目节奏,都给了梁红和张昕宇不同以往的体验。


//resource.jingkan.net/imgs/2f8ed830-1548-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侣行·翻滚吧非洲》是西瓜视频上线的首档微综艺,也是侣行团队在短视频领域的首次尝试。不过这并不是他们与西瓜视频第一次亲密接接触。早在去年,他们就已经在今日头条上开通账号,更新内容,通过图文、视频、直播、问答等多种内容形式与粉丝互动、关联。


《侣行》系列总策划范承刚谈到与平台合作的契机时表示,今日头条和西瓜视频通过推荐机制加快了粉丝积淀,“(今日)头条的智能推荐迅速地找到了一批原来看《侣行》的受众,抖音账号大概23天时间后就获得了一百万的粉丝”,也正是基于此,西瓜视频与侣行团队一拍即合,双方希望能联合起来,做一档节目。


//resource.jingkan.net/imgs/2f8ed831-1548-11e9-b4ad-47234d24b6c0.jpg


截止目前,《侣行》系列视频,在西瓜视频的播放量已达1.3亿。而上线三周后,《侣行·翻滚吧非洲》的播放量也达到了2101万次,被分享了4.9万次。


可以看出的是,《侣行·翻滚吧非洲》在西瓜视频上,是一档拥有固定粉丝、并长期产生的内容产品。它牢牢的抓住了用户受众,用即时互动的模式和多样的内容方式,满足了粉丝需求。


//resource.jingkan.net/imgs/2f8eb120-1548-11e9-b4ad-47234d24b6c0.jpg

翻滚吧非洲


“《侣行》其实是带大家一起看世界,不管是长视频或者短视频或者直播等,其实都是一种方式”。在范承刚看来,《侣行》系列不单单是一档节目,它更愿意传递的是一种看世界的角度,是没有脚本的探险纪实真人秀。


这也是在穿越大裂谷的非洲之行里,侣行团队愿意采取直播和短视频的原因。“就是要做一档关于非洲的百科全书”,以张昕宇和梁红为IP,通过他们二人的眼睛,将非洲大裂谷上的自然全貌和人文景观,展现在短短5到7分钟的视频里。


他们驾驶汽车,穿越世界上最大的断裂带——东非大裂谷,途径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埃塞俄比亚等东非国家。他们甚至租了一颗卫星直播用来探索部落的奇特风貌,探访了非洲猎狮部落,又俯瞰非洲百万动物大迁徙,见识了非洲中关村和老奶奶搏击队,追寻世界上最后两只白犀牛……


//resource.jingkan.net/imgs/2f8eff40-1548-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张昕宇和梁红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让国内网友能够零距离、零延时地触碰非洲大陆,了解非洲。为此他们做了不少准备,在技术上实现了卫星直播。


他们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购买调试设备,又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把卫星天线从中国的北京,空运到非洲的肯尼亚。每次直播前,都会进行无数次的信号测试。同时还要考虑地形、天气等各种因素的影响,因为就算是一场暴雨,都会影响卫星信号,所以需要反复调整设备,才能实现最好的直播效果。


//resource.jingkan.net/imgs/2f8eff41-1548-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他们在一辆越野车的车顶,加装了一个功率超过3500W的卫星天线,让它变成了一辆卫星直播车——这是中国互联网首次使用“动中通”实现户外直播。此前,除了央视的节目,还从来没有中国团队,做过这种规模的卫星直播。


在《侣行》团队中,张昕宇的角色非常多,他既是项目的的主要投资人,又兼职着总导演的角色。在制作节目过程中,他并不会刻意地追求内容的戏剧效果,相比自己“出镜”,他更希望当地的人文景观、自然风貌“出镜”。


他表示,未来侣行团队还将继续和西瓜视频合作,推出更多系列的短视频节目。


“这有点像游戏式的视角,我们能够实现无人机、直升机,包括水下等多元方式,通过上帝视角进行直播,就好比用户在玩一个游戏”。在西瓜视频上,用户可以即时地发布自己对内容的想法,侣行团队能很快地抓住他们的需求,并马上去执行,而以往这些可能都无法实现。


//resource.jingkan.net/imgs/2f8eb120-1548-11e9-b4ad-47234d24b6c0.jpg

生活方式


张昕宇很注重粉丝意见,他时常会翻看视频下方的评论区,看看网友是如何评价内容,并且筛选有效评论进行吸收。和粉丝互动也是张昕宇最爱做的事情之一,直到现在他们的微博,都还是粉丝们的“树洞”。每天上千条留言,都是粉丝发来的问题或看节目的感悟。


粉丝和《侣行》IP是紧紧相连在一起的,这种连接并不是通过一档节目。“《侣行》既不是纪录片,也不是综艺,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以这种生活方式和看世界的角度,张昕宇和梁红从中获得了粘性非常高的粉丝群体。


甚至,侣行团队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张昕宇和梁红的粉丝。他们的来自社会各个阶层,有着不同的年龄,受到张昕宇、梁红的影响而聚集在一起。


//resource.jingkan.net/imgs/2f8eff43-1548-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从2012年刚开始出发去索马里,探索世界最冷的村庄等等。《侣行》刚开始是为了满足张昕宇、梁红看世界的一些愿望,但到最后却是为了在旅途中挑战自己。见识过自然的力量,也近距离的感受过战乱、眼泪、死亡和伤痛,《侣行》逐渐变得越来越厚重。


张昕宇和梁红坦言道,从《侣行》到《我们的侣行》,他们的心态好像变得更宽了些。一方面是因为名字的改变,他们希望表达的是:“侣行不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侣行,侣行可以是更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是希望激励更多人也能和在乎的人一起出发,去探索世界的美妙。”


另一方面,他们做的事,也更丰富了一些。


在俄罗斯,他们用水幕建了一面光影致敬墙,致敬中俄两国的抗战老兵;在卢旺达,他们用3千盏灯点亮森林,拼成了一个壮观的山地大猩猩的图案,希望让更多人参与保护珍稀动物;在哥伦比亚,他们把一把AK47改造成了吉他,和当地人一起办了场关于和平的音乐会;在所罗门群岛上,他们又在海底建了个钢铁房屋,纪念那些因海平面上升而被淹没的家园……


//resource.jingkan.net/imgs/2f8eff44-1548-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侣行”永远在路上,侣行团队的下一个探险计划就是开一艘破冰船完成极地旅行。这个想法早在2012年就已经产生,为了找这艘破冰船他们花费了差不多5年的时间。而现在这艘船正在天津进行改装。


未来,他们计划驾驶这艘破冰船,带上中国的科学家,前往南北极,帮助完成一些国家的极地科考任务。


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行走,让大家知道,这世界很大,这世界每个人,活得都不容易。知道这些,总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