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明星阵容,也不代表钱都花在了剧本和制作上。

 

原著粉听说《云南虫谷》拍成电影,感受可能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作为《鬼吹灯》系列中想象力最出彩的一部,《云南虫谷》把奇诡精髓发挥到了极致。忧的是,《云南虫谷》也是公认最难拍的一部。那些超凡的想象产物不容易呈现,尤其是“又恶心又恐怖”的献王墓祭品,拍出来也难过审。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cf1f0-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书中成百上千的“死漂儿”(裸体女尸)肯定没法拍。洞里倒吊的石人俑看看得了。

 

《鬼吹灯》的影视化有过成功先例,电影《寻龙诀》和网剧《精绝古城》成绩都不错,所以许多粉丝都还愿意保持乐观。

 

事前得知《云南虫谷》用了个毫无名气的主演阵容,空姐还觉得没关系,这说明钱都花到制作上去了呀。期待值又拉高了几分。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ddc50-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结果抱着这样的心情走进电影院,待了110分钟,空姐只想对主创说——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0360-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简单来讲,这片子犯下了三宗罪。

 

  第一宗罪  

   奇观想象,要啥没啥  

 

这部《云南虫谷》跟原著彻底断绝了母子关系。

 

原著讲的是一次名为“蝴蝶行动”的倒斗活动。胡八一、王胖子和Shirley杨想要寻找一枚“事关咱们身家性命的雮尘珠”。他们依照陈瞎子给的人皮地图,千里迢迢从北京来到云南的遮龙山,在被Shirley杨称作“云南百慕大”的虫谷,寻访古滇时期一代巫王“献王”的墓穴。三人组经历了千难万险,见识了献王时期各种古老又邪恶的痋术,最终带着(可能)内置雮尘珠的献王头颅重返家园。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0361-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出版于2006年11月,是《鬼吹灯》系列的第三本。

 

用作者天下霸唱的话来说:


从《云南虫谷》开始,《鬼吹灯》全面转向“探险”,这个故事也因此用了大量篇幅讲述险恶的地形和各种诡异的陷阱,书中充满“奇怪的灵异和科幻色彩”。


了解这个前提的观众,都会对这些灵异和科幻元素充满期待。

 

比如摸金小分队遭遇千年痋术机关,看到成千上万个奴隶制成的“痋俑”像炸弹一样倒悬在洞顶。它们会接二连三地落入水中,引发一连串的弱肉强食:水彘蜂、刀齿蝰鱼群、青麟怪蟒一物降一物。

 

还有丛林里神秘的“SOS”电码,树中盛满鲜血的玉棺,险壁危崖上的“天空之城”,凌云天宫的水银机括,以及万年的肉芝太岁,形如美貌女子的肉蓕,作为痋卵母体的夷女尸体,被制成长生烛的黑鳞鲛人……

 

所有这一切恐怖而怪奇、最令原著粉着迷的神秘元素——

 

电影中一概没有!

 

这片子名义上改编自《鬼吹灯之云南虫谷》,但从剧情到人物,已经魔改得连妈都不认识。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0362-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这天宫正门也真是寒酸得不要不要的。

 

电影花大力气用特效呈现的“恐怖”和“奇幻”,只是一些十年前就被人玩烂了的巨大怪兽而已。而且这些怪兽除了个头“大”,几乎没有任何新意。

 

整个所谓冒险,就是接连打败巨大的鱼、巨大的蜥蜴、巨大的龙虾(?)、巨大的蛇……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2a70-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拿出票根看一眼,确定看的不是《侏罗纪公园》。

 

电影为了证明的确是脱胎自同名原著,在主角进山之前意思了一下,让大巴车碾压了一具装满虫蛹的人形石俑。

 

谁能想到,这就是最最重口的画面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2a71-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预告片特别想让你回忆起原著的《车祸》章节。

 

主创可能会解释说,进了龙口洞,还是有很多地方还原了原著嘛……

 

是的,还有从洞顶掉进水里、出现了足足有三秒的其他人俑;文戏的主要舞台、让主角们尽情享受鸳鸯戏水的“天空之城”;被刀一捅就死掉的“霍氏不死虫”;从新手村小怪摇身一变,成为终极BOSS的青麟怪蟒……

 

这是还原?你说是就是吧。

 

  第二宗罪  

  文不对题,虫呢?墓呢?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这个名字,即使拿给路人看,也能脑补出一个发生在云南深山古墓、主角与蛇虫鼠蚁激战的惊悚故事吧?

 

然而电影的场景就是特种兵在热带雨林大战巨兽。

 

主角团在遮龙山地下水道遇见刀齿蝰鱼,几个人拍拍打打,竹筏子就冲出去了。除了大金牙手贱撩鱼反被鱼咬,其他成员零战损。

 

随后探险队遭遇巨大蜥蜴群,被追得抱头鼠窜,场面一度神似《侏罗纪公园》。全靠聪明机灵还不忘耍帅的胡八一,抱着美国海军学院毕业、体术无敌的Shirley杨躲在悬崖下面,把蜥蜴接连摔下高崖。

 

之后的怪们就像闯关游戏一样按部就班地出现和被干掉。主角甚至脸都不会脏。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2a72-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也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形似鳄鱼的巨型蜥蜴。

 

等一下,说好了是“虫谷”,为什么跑出来的全都是爬行动物?

 

原著花大量篇幅描述的古老而邪恶的痋术(以人和牲畜的肉体饲养虫子),在电影里只是一笔带过。

 

还有龙口洞里成群的水彘蜂,葫芦洞里的“死漂儿”背后所负的痋卵,卵中孵化出的半人半虫的痋婴,死人体内生出的无数尸蛾……原著描述的每一种怪虫,都足以让读者在一阵一阵的头皮发麻中看得欲罢不能。但电影不知道出于什么考量,把有关虫子的部分几乎全部抹杀,只留下大巴车碾压的那几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痋虫,还有最后BOSS战用来充当突前部队的大蜘蛛(?),其余全部用爬行动物代替。

 

导演你是有节肢动物恐惧症吗?

 

而比起没有“虫”,没有“墓”的罪过还要更大。

 

过往的《寻龙诀》《九层妖塔》《精绝古城》,无论质量高低,至少都是与神秘、惊悚的盗墓寻宝紧密联系在一起。

 

这部《云南虫谷》可能想尽量讨好路人,在核心剧情之外加了一大堆冗余内容,主角团做任务时,也时刻穿插精神病院那边陈瞎子的解说,生怕门槛太高会拦住观众老爷走进电影院的脚步。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2a73-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墓穴和棺椁是没有的,而且这个几千年没人来过的地方,到处都干干净净哦^^

 

既然要“鬼吹灯”,怎么也离不开“盗墓”吧?主角是摸金校尉,好歹也要让他们倒几个斗,摸几个明器吧?再不济,也要念几句“分金定穴”的口诀,亮几个探阴爪、黑折子、工兵铲之类的专业家伙吧?


所谓“分金定穴”,是只有少数摸金校尉才掌握的秘术,可以通过分辨“形势理气,龙沙穴水”这些风水元素,用罗盘金针,确认古墓棺椁放置的精确位置,其误差最多不超过一枚金针的直径,故名“分金定穴”。

——摘自《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最次最次,在云南虫谷这种毒瘴遍布的地方,防毒面具这种初级装备总要有的吧?

 

结果非常不幸,哪怕是最低限度的合理诉求,这片子也吝啬地不肯实现。

 

有幸走进电影院的观众朋友们,将见证奇迹发生的时刻:

 

一部时长110分钟的盗墓电影,没有墓穴,没有棺椁,甚至除了金刚伞,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件考古和倒斗的专业工具。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5180-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书里说好的三人组端着芝加哥打字机(汤普森冲锋枪)突突突呢??劳拉你好,劳拉再见。


装备没有,人员素质也严重跟不上。

 

明知道巨型蜥蜴全靠听力,一行人还大呼小叫,输出全靠吼,好像生怕蜥蜴怪发现不了自己。

 

书里Shirley杨都教过专业的美军手势了,咋就学不会呢?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5181-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美军特种部队暗语手势(图源网络)

 

至于明器,那就更是想都别想了。

 

在原著里,虽然战利品只有寥寥几样(像凌云天宫壁画中的玉函和镇尸的铜镜),但主角一路上见识的献王随葬品却有无数,每一件都美轮美奂、神秘莫测,充分体现了古代西南边陲一代蛊王的残酷统治,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电影里?对不起,啥也没有,自己脑补吧。

 

  第三宗罪  

  演员尬演,台词尬煽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5182-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演员一个都不认识,从装扮也猜不到谁演的是谁。


电影对人物性格、形象的呈现就更糟糕了。

 

在原著中,虫谷之行是胡八一、王胖子和Shirley杨这个“铁三角”第一次组合出击。途中胡八一跌落潭底、胖子误中闪婆“舌降”、Shirley杨沾染尸蛾的磷粉生出尸瘢,三人彼此照拂,互不拖累,热血友情令读者心情激荡。

 

反观电影,“三人小分队摸金”变成“六人团建”,在一步踏错就万劫不复的险地谈情说爱腻腻歪歪,毫无紧迫感。

 

胡八一变成只会给队友灌鸡汤,遇上危险就大喊“跑”的“胡跑跑”;Shirley杨即使在虫谷这种地方也不忘露胳膊露腿,胡八一亲热一下就害羞地跑走,根本不像歪果仁;胖子不仅比胡八一还瘦,而且恋爱脑有始有终,坚决坑队友不含糊。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5183-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每次Shirley杨和胡八一遇险,八一让杨先走,杨都果断先走了是什么鬼?!

 

在原著中,三个人几次面临生死关口,都是被队友生生从鬼门关拉回来,历尽千难万险才下到献王墓,进入献王棺,砍下献王的头颅,冒着被尸洞追赶吞噬的危险夺命逃生。即使这样,也没人知道献王的头颅里究竟有没有雮尘珠。

 

而在电影中,献王墓是个露天大空地,雮尘珠堂堂正正摆在明处,好像就等着客户自取。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5184-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传说中的宝物”雮尘珠“就在献王像的手上,没想到吧,科科。

 

陈瞎子的警告言犹在耳,雮尘珠取了就是个死,但胡八一还是直接把珠子装包里揣跑了,果然是真英雄好胆色(手动狗头)。

 

闯关夺宝这么容易,难怪主角团的心态永远轻松写意,没事游游泳调调情。

 

现在回头想想,先前竟然以为电影预算肯定都花到刀刃上,空姐真是太年轻了。如果他们把钱全用来请明星,好歹还能人看到一些专业表演,总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本该热血的动作场面各种出戏,文戏更是尬到不行。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7890-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本来演技就尬,文戏还奇多,看得人坐立不安。


试举一例:

 

(职业拖后腿的)女配毫无意义地领了便当,Shirley杨怂恿大家表决是否终止行动,自己带头举手表示要退出。在她的煽动下,王胖子、大金牙和孙教授纷纷表示退出不干了。可就在胡司令一番慷慨陈词、道德绑架之后,Shirley杨马上叛变革命,说要陪情郎进山。王胖子和大金牙也立刻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们认的是兄弟”“从小到大我就相信你这个人”,把孙教授好一顿数落。

 

空姐当场跟孙教授一起傻眼:咋的,合着一分钟之前举手的人不是你们啊?

 

就更不要提最后在被钟声蛊惑的时候,胡八一大喊的那一声“誓死不跪”,简直让人看出一身鸡皮疙瘩。

 

这么尬的言行,现实中存在吗?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9e7891-1612-11e9-b4ad-47234d24b6c0.jpg

△主角都是网大脸,一上银幕全露馅。

 

无论是满怀期待的原著粉丝,还是对“鬼吹灯”三个字抱有好感的路人,都想看到对得起期待和好感的电影,而不是打着“鬼吹灯”旗号、主角只顾谈恋爱的低级怪物片。

 

听说这个班底还拍了前面的一本《鬼吹灯之龙岭迷窟》,上映顺序也是相当奇幻,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云南虫谷》拍成这个样子,别的又能好到哪儿去呢?




人类的所有成就都源于创造性幻想。那么,我们有什么权力轻视想象力呢?
——卡尔·古斯塔夫·荣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