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ource.jingkan.net/imgs/33936c40-1613-11e9-b4ad-47234d24b6c0.jpg


郭艳民

 编辑|姬政鹏


港式警匪题材电影《无双》在2018年国庆档期上演了一场完美逆袭,截至目前内地票房已经超越11亿元人民币,刷新了此类影片在内地的票房纪录,并赢得观众的交口称赞,进而引发人们对港片坚守传统与努力创新的关注和思考。


 

类型片与明星制:对传统的坚守


一提到香港电影,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功夫片、警匪片、喜剧片,此外还有武侠片、动作片、黑帮片、犯罪片、赌片、神鬼片、僵尸片等类型片,在不同的电影作品中,各种类型多有杂糅混搭,以求博采众长,获得艺术和商业效果的最大化。


类型杂糅与混搭


香港有着丰厚的拍摄黑帮片、动作片等类型片的历史,20世纪90年代以来,警匪片、犯罪片成为香港电影最走红的影片类型,《无间道》系列、《窃听风云》系列、《黑白森林》《枪火》《风暴》《扫毒》《毒战》等都是其中的代表作品。


由于香港和内地的电影管理政策不同,这些作品往往能够拍出不同于内地公安题材电影的样态。在这些作品中,不少是由庄文强担任编剧或导演。纵览庄文强编剧或导演过的电影作品,会发现其中警匪片超过半数,经过多年的历练,警匪片成为庄文强最擅长创作的电影类型。


为了满足不同电影市场、电影人群的观影需求,《无双》在警匪片的框架之下,将各种行之有效的类型元素融入其中。


//resource.jingkan.net/imgs/33940880-1613-11e9-b4ad-47234d24b6c0.jpg


“画家”集团制造假钞、抢劫杀人,是犯罪片的基本内容;“画家”与阮文、秀清真真假假的爱情故事,是爱情片的主要元素;“画家”等人东南亚找将军复仇段落,则明显属于动作片、战争片的桥段;而犯罪团伙既可兄弟情深、共赴生死,又会严守行规、冷酷无情,又使其带有一些黑帮片的痕迹。在这部影片中,正义、欺骗、背叛、复仇、爱情等内容交织在一起,调制出其独有的口味。


传统明星与经典桥段


香港电影造就了一大批电影明星,随着港片20世纪的兴盛,他们的形象也留在了广大影迷的心中。这些明星在不同的电影中演绎各种角色,成为观众“熟悉的陌生人”。


随着近年来香港电影的衰落,香港电影的造星能力也大大下降,目前,港片主要还是依靠一批人到中年(甚至老年)的明星在打天下。《无双》这次选择了周润发和郭富城,两位明星也不负众望,不仅将角色演绎的出神入化,还依然保持了年轻时的英俊潇洒,让很多人感叹世上真有偶像不老的神话。


《无双》不仅借鉴好莱坞影视作品的创作方法,还充分发掘香港电影经典怀旧的魅力,大量桥段都能在经典香港电影中找到模板,如两个男人的“双雄争锋”、“相爱相杀”,在《无间道》《英雄本色》《喋血双雄》《纵横四海》等多部经典港片中都有这样的组合。


//resource.jingkan.net/imgs/33942f90-1613-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复仇故事、错位爱情、小人物“麻雀变凤凰”等情节内容的设计,也是众多香港电影的经典桥段。片中“画家”东南亚向将军复仇段落,让很多人想起了1986年《英雄本色》中“小马哥”的风采,而周润发跃在空中开枪的动作,则让人们想起了以吴宇森“黑帮英雄片”为代表的香港电影黄金时代。


《无双》的成功,再一次向人们证明“类型和明星制度绝非紧箍咒,而是供给准备就绪的导演运用的架构。不满这些娱乐成分的艺术工作者,通常不会懂得利用成规达到他们的目的。谁晓得利用这些既稳固又灵活的公式搞出新意思,谁便受惠于此一制度”。


岁月流转,香港电影的观众群还在,只是物换人非,香港电影也需要在坚守传统的基础上做出与时俱进的改变和创新。


 

普世主题与反转叙事:港片的改变和创新


“任何类型的核心部分,都是熟悉与新鲜、常规与创意的结合”。警匪片的主题通常都是反映警方的英勇与正义,衬以犯罪分子的狡猾与凶狠,“猫捉老鼠”是其基本套路。然而,在《无双》中,庄文强在“主题”和“叙事”两个方面都进行了颠覆性创新,用类型片的“旧瓶”装进了“新酒”。


普世主题:错位人生与人性纠结


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都有自己的现实难题和困境,理想与现实的错位成为人类永恒的缺憾。越是无法得到的东西、无法实现的梦想,人们越觉得其弥足珍贵;而对于已经拥有的事物、已经达成的目标,人们却常常不懂得珍惜。


《无双》表面上是一部警匪片,但是,其核心主题却是“梦想”与“现实”的错位。假钞集团头目“画家”聪明敏感、喜欢艺术、爱慕阮文,但自己的高超技艺却只能用于制造假钞,做着见不得光的行当,也就不能光明正大地追求自己的梦中女神。


“自恋”与“暗恋”构成了“画家”的性格特征,现实世界的“成功”与情感世界的失落,成为其生命中“永远的痛”。“画家”做的假钞可以以假乱真,他也试图用“假阮文”来代替自己的梦中情人,却不知道珍惜“真秀清”对自己的情意,迷失于“真假之间”,注定了“画家”悲剧的宿命。


//resource.jingkan.net/imgs/33942f91-1613-11e9-b4ad-47234d24b6c0.jpg


《无双》探讨了众多“真与假”的问题。“画家”做的美金是假的,但其高超技艺是真的;“画家”和阮文的爱情是假的,但他对阮文的暗恋是真的;吴复生是假的,而“画家”是真实存在的;秀清是“假阮文”,但其对“画家”的情意是真的……真假莫辨,为影片增加了诸多悬念和矛盾冲突,也引人思考故事表象之下的人生真谛。


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对自己的存在都有种种超越现实的设想,希望自己成为理想中的“超我”,具备超越“本我”的才能与品格,获得现实中不能企及的幸福。如何在“超我”和“本我”之间求得平衡,实现“自我”的成功、愉悦和满足,是人类共同的终极命题。在“自我”实现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是矛盾的结合体,善恶美丑的质素与生俱来,究竟是成为“天使”还是“魔鬼”,往往取决于各种因缘际会。


《无双》的人物角色设计充分体现了弗洛伊德的精神结构学说,人性的复杂与矛盾得到了充分体现,我们看到的“吴复生”和“李问”都是不真实的,他们是“画家”心中截然不同的“超我”存在,艺术的优雅与犯罪的凶残、爱情的纯美与人性的丑恶,就这样结合在一起。


//resource.jingkan.net/imgs/33942f92-1613-11e9-b4ad-47234d24b6c0.jpg


“眼见为实”在此片的观影中成为谬论,对真实“画家”的形象建构主要基于观众的推理、概括和想象,观众的观影过程不再是无脑消遣,而是要开动脑力,积极参与其中,在观看他人故事的同时,也会感慨世事无常,思考人性本真等终极话题。


反转叙事:“老鼠骗猫”


对商业片来讲,很多时候,电影就是一场真实的谎言,这为反转叙事手法的运用提供了可能。反转叙事是情节曲折的极致表现,是戏剧化的集中爆发,正与邪、刚与柔、爱与恨、善与恶、美与丑等,转瞬之间发生彻底转换,难免让人惊呼意外、唏嘘不已。


也许是受到近年来反转新闻频发的启示,《无双》的叙事颠覆了警匪片的基本套路——“猫捉老鼠”,“老鼠”在影片伊始就已经被抓住了,“老鼠”要编织一个精美的故事,赢得“猫”的信任,而使自己重获自由。


影片展现的不再是传统警匪片警察对罪犯的追踪与罪案的揭秘,而是采用倒叙的方法,创造性地展现罪犯的作案经过及其心路历程。《无双》本身就是对警匪片传统套路的反转。


//resource.jingkan.net/imgs/33942f93-1613-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具体到《无双》影片中,剧情出现多次的反转,一次次“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令观众大呼过瘾。首先是吴复生和李问的角色反转。在影片的大部分时间里,吴复生都是主角,李问则是配角,前者帅气潇洒、霸气十足、主宰一切,后者技艺高超、文弱善良、随波逐流,而到后来,剧情反转,原来李问才是“画家”,他才是真正的主角,前面的故事原来多是真实基础上的加工杜撰。


其次是“画家”之死的反转。在李问讲述的故事中,他因为保护阮文而向“画家”开枪,但后来却发现“画家”并没有死。而在秀清的叙事线索中,虚构的“画家”并不存在,李问是因为保护阮文而和同伙反目火并。


影片剧情最大的反转就是阮文与李问爱情故事的反转。两人有缘无分的爱情故事一直是整部影片叙事的基础,几乎所有的人物关系、情节设计都以此为基石。


然而,在影片的最后,阮文淡淡的一句“他以前就住在我隔壁”,使得两人之间瞬间成为虚空的“暗恋”故事,观众对整部影片的内容也有了颠覆性的全新认知。


专业性与科学化:好莱坞式编剧


传统的香港警匪片,剧本往往比较单薄,情节比较简单,正义与邪恶二元对立,导演更重视展现打斗动作和场面影像效果,强调对观众的视听刺激。


当代香港电影明显受到好莱坞电影的影响,在庄文强编剧的警匪片中(如《无间道》《窃听风云》等),明显可以看到对剧本创作的升级,《无双》则将其提到了一个更新的高度。


首先,多线索勾连、多视角交叉叙事。在《无双》中,作者安排了两条主线叙事,一是现实时空李问从监狱到警局再到逃脱,二是李问在警局审讯室的回忆述说。在两条主线叙事的同时,还暗含着一条对真实“画家”过往人生、所作所为予以展现的线索。作者有意打破时空顺序,将不同视点故事段落交叉剪辑,使其更显扑朔迷离。


//resource.jingkan.net/imgs/339456a0-1613-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其次,题材内容的专业性和科学化。高智商犯罪成为其主要内容,《无双》对制造假钞技术和过程精准细致的展现,成为吸引观众的一大卖点。摩尔纹、凹版印刷机、无酸纸、变色油墨等技术名词和电影情节有机结合,既具有揭秘性,满足人们的好奇心,又科技感十足,提高了影片可信度和观赏性。


再次,《无双》中,正邪双方更加强调“智斗”,所有悬念和细节、矛盾和冲突都有严密的合理性。悬念的设置环环相扣,充分发挥推理、逻辑分析的作用,带领观众进行一场“聪明人的智力游戏”。不要低估观众的智商,成为电影导演需要明白的一个道理。


这种剧本创作上的变化,更加符合当代年轻人的审美趣味,能够抓住电影主要市场——都市人群的接受心理,为电影创作奠定坚实的基础。


//resource.jingkan.net/imgs/339456a1-1613-11e9-b4ad-47234d24b6c0.jpg


在几十年的时光中,香港电影造就了吴宇森、徐克、王家卫、周星驰、关锦鹏、许鞍华、陈可辛等众多优秀电影导演,他们创作出一大批风格鲜明、票房与口碑俱佳的电影,而庄文强正在成为其中的一员。


根植于商业电影的土壤,我们似乎很少听到他们谈论“艺术”与“娱乐”的尊卑贵贱,而更多看到他们在勤奋务实地拍摄“好看的电影”,也许他们早已参透了个中奥秘,正如《无双》中的经典对白——“任何事做到极致,就是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