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

笑着活下去。

——《火花》

文丨旧故麻袋

其实很少有国产电影能让我在开头开怀大笑,在结尾处却无语凝噎,多少,我是有些看不起国产电影的。

在电影事业发展如此之快的今天,美国在潜心做特效、韩国在潜心做剧情、法国在潜心做格调,连经济实力远不如我们的印度,近些年宝莱坞拍出的电影都成熟得足以让我们惊叹......而国产电影就像是一颗“毒瘤”,在资本的猛药下,长成了畸形儿。我们不缺好电影,也不缺好导演,在国外得过大奖的电影有不少,被限制上映的也不少。

能在电影院看到的,都是艰难存活下来的,通过层层审核、次次删减,最终呈现给影迷的未必是导演的初衷,但或许也是能够给你看到最妥帖的结局。当然一年遇上几部好的国产电影我们依旧能激动万分,从不吝啬夸赞之词,比如去年的《我不是药神》、《暴裂无声》、《无双》等,其中我漏看了一部《无名之辈》,遗憾至极,幸而最近腾讯上已有更新,才在年前了却心愿。

《无名之辈》就像是一出充满着黑色幽默的笑话,但回过头想想,生活又何尝不是那样充满戏剧性呢?

它能在让你在笑声中感到疼痛,也能让你在悲伤中幡然醒悟,人生呐,都是命。

“都是命”大概是《无名之辈》中出现次数最多的一句台词。一心想做协警的马先勇是如此、因车祸高位截瘫在家的马嘉旗是如此、抢劫未遂的大头和眼镜是如此、欠钱后回归的高明亦是如此。

导演用一把丢失的老枪和一桩发生在城中的乌龙劫案串联在一起,两条线非常清晰,马先勇为了追踪自己发现后丢失的老枪,无意间查到了关于抢劫案的蛛丝马迹,本以为能顺手牵羊抓到最终的劫匪,没想到最终竟是老板儿子拿走了枪。

大头和眼镜走投无路抢劫了一家地处银行边上的小手机店面,结果被曝出抢走的两袋手机全是模型,自己卖不上钱悔恨不说,还被网友一顿恶搞,里子没了,面子也没了。

被阴差阳错劫持的残疾人嘉旗,因自己的高位截瘫动弹不得,听说劫匪想要灭她的口,她二话不说的答应了,于她而言,或许离开这个世界才是真正的解脱,但没料想这两个劫匪是送单,从来没有杀过人,内心还善良的很,她用语言刺激他们,却在小便失禁时泄了气。

当她感受到自己毫无尊严的一面被暴露在劫匪面前时,无地自容,大头看不下去想帮她换尿布,她嘶吼着让他离开,因为这是她作为人最后的一块遮羞布。

眼镜明白嘉旗的痛苦,答应嘉旗帮她解脱。他想用的方法是将嘉旗从楼顶推下去。在楼顶,眼镜问嘉旗:路的尽头是什么?嘉旗说是:桥。眼镜说:听说人死后也会看到一座桥,叫奈何桥,从那桥上走过,这一生就翻篇了。嘉旗回说:好。

结果眼镜因为大头的一番话大彻大悟,嘉旗死亡的计划没有成功,在眼镜要离开的时候,嘉旗求他放煤气,就让她死在这屋里,恰巧遇上哥哥前来问候,这个时候眼镜才知道原来嘉旗的残疾是哥哥的车祸造成的。可在哥哥离开后,嘉旗小声的对眼镜说:我其实早就原谅他了。

真真,作为另一条线,牵出了大头的过往。真真在梦巴黎做坐台小姐,大头深知自己没有钱带真真出来,才和眼镜谋划了这次抢劫,想着有钱了,或许真真就愿意跟自己走了,眼镜嘲笑他无知,说真真来到大城市就是为了钱,而为了钱她什么都可以去做。大头只有一句话:我不管她以前是做什么的,我只管她之后做什么。

但真真也绝非不爱,在警察局最紧要的关头,她替大头扯了谎,而是去指正了谁都不是的波仔。在结尾处也是她替大头和眼镜渡过了警察的询问。

其实结尾处,如果没有那处烟花表演,这场从开头就事先张扬的烟花表演,一切都像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会过去,可没想到,最终还是开了枪,打中了人,被警察抓。这就像是一个必然的结果,毕竟这里是中国,是法治社会,持枪加上抢劫就已经不可饶恕,再加上故意伤人,罪加一等,如果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这电影恐怕就上不了了吧。

而我有理由相信,导演最初的打算是想放他们一马的,烟花的设置或许是一开始就埋下的雷,但马先勇的设置在这里稍显刻意。那一枪,放的不实在。

在电影里,没有谁是幸福的,各自都背负着各自的不幸,各自都承受着各自的痛苦,这便是人间吧。一个笑着笑着,最后却能哭出来的人间。

//resource.jingkan.net/imgs/62026210-1632-11e9-b4ad-47234d24b6c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