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沐渔

曾经作为湖南卫视创新节目先锋部队的《声临其境》又回来了,第二季首期声音大咖为杜淳、涂松岩、秦昊、严屹宽。没错!刚刚参加完演技竞演秀《我就是演员》的杜淳、涂松岩又出现在了综艺舞台上,而其中,杜淳不仅是《我就是演员》的嘉宾,还是《幻乐之城》的唱演人。

//resource.jingkan.net/imgs/a2c75d40-2457-11e9-a297-a57f017a618c.jpg

不仅是嘉宾重合,更令人熟悉的是《我就是演员》演员推荐人张国立,这次也出现在了《声临其境2》担任声音指导。《声临其境》《我就是演员》《幻乐之城》等同属于演技类节目,同类节目嘉宾雷同,这在以往的综艺市场中乃是大忌,而如今节目嘉宾撞车的现象却频频发生。

//resource.jingkan.net/imgs/a2c78450-2457-11e9-a297-a57f017a618c.jpg

同类综艺嘉宾撞车,综艺“艺人荒”蔓延

过去,同类节目要在市场中打出特色品牌,就必须从各个维度塑造节目的差异化,而“人”往往是节目的精髓所在,因此综艺嘉宾的构成便是一档节目特色的关键。没有何炅的《快乐大本营》是没有灵魂的;没有马东的《奇葩说》失去的不仅仅是敲木鱼的主持人;章子怡缺席一期《我就是演员》引发弹幕呼唤;池子宣布告别《吐槽大会》评论区一片惋惜……

嘉宾在节目中不仅是走流程的路人,其更多的承担了塑造节目的作用,每一位出现在节目中的嘉宾,都是节目血肉的一部分。节目为嘉宾提供了一个展示个人风格的舞台,而嘉宾的个人风格也在无形之中反塑节目特色。

//resource.jingkan.net/imgs/a2c78451-2457-11e9-a297-a57f017a618c.jpg

嘉宾选择对于一档节目的成败而言至关重要,因此,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同类节目对于嘉宾资源的竞争往往互不相让。早前在《这!就是街舞》与《热血街舞团》正面角逐中,导师王嘉尔的反水事件便引发了不小的舆论风波,直到近日王嘉尔正式发文道歉,该事件方才画上了句号。

就在不少同类节目为嘉宾资源争得面红耳赤的同时,市场上有的同类节目却出现了嘉宾撞车的现象。NINE PERCENT成员黄明昊既出现在了爱奇艺的海外餐厅经营节目《奇妙的食光》,也出现在了优酷的国内餐厅经营节目《完美的餐厅》;傅园慧与爸爸既搭档加入了湖南卫视情感观察节目《我家那闺女》,也组团参与了芒果TV情感观察节目《女儿们的恋爱》……

//resource.jingkan.net/imgs/a2c7ab60-2457-11e9-a297-a57f017a618c.jpg

而在市场中近来备受追捧的演技类节目同样嘉宾撞车十分严重,马思纯、娄艺潇、尹正、宁静、李光洁等既是《幻乐之城》的唱演人,也是《声临其境》的声音大咖;翟天临、涂松岩、阚清子既是《声临其境》声音大咖,也是《我就是演员》的竞演演员;韩雪、周一围、杜淳更是三档节目都有参与……嘉宾高度重合,折射了部分垂直类节目“艺人荒”的行业瓶颈。

雷同之下难取舍,嘉宾撞车是无奈还是不负责?

同类节目之间竞争激烈,尤其是在嘉宾邀请上,特色契合且独到的嘉宾成员能够帮助节目在前期宣推中形成不小助益,因此在以往的案例中较少出现对打节目嘉宾雷同的现象。而现下,不少节目却因为各种原因出现了嘉宾撞车的问题。

网传,《完美的餐厅》原定嘉宾阵容中,林彦俊由于个人档期问题,录制的《野生厨房》与该节目冲突,导致已经参与了《奇妙的食光》的黄明昊前来救场,因此便出现了黄明昊同时参与两档餐厅经营节目的情况。

//resource.jingkan.net/imgs/a2c7ab61-2457-11e9-a297-a57f017a618c.jpg

从实际播出情况来看,此举无论是对两档节目还是对艺人本身而言都难以说这种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这既为节目前期的宣传造势制造了不小的营销噱头、节省了宣发成本,也使得黄明昊的个人形象得到多平台曝光、吸引了不少路人粉的目光。但与此同时,由于两档节目题材的高度相似,嘉宾的高位重合,令许多粉丝之外的观众难免产生“串戏”的观综感受,普通观众很难通过嘉宾个人风格感受到各自节目的特色所在。

对于内容生产方而言,综艺录制并非晚会直播,固定嘉宾选取、临时嘉宾替换的时间并非迫切到需要紧急“救场”的程度。在综艺嘉宾选取过程中节目的定位、艺人的专业性、粉丝号召力、以往的综艺表现、同行口碑、大众认知、片酬、平台利益等等因素往往都是经过多方衡量,除了既定嘉宾,备选嘉宾方案不在少数。但对于邀请一位同时期参加了相似竞品节目的艺人,节目组的考量尚无法得知,是偌大的市场当真找不出第二位备选嘉宾,还是敷衍凑数,亦或是某种利益挂钩呢?

对于艺人自身而言,尽管其参与什么节目往往由所属公司决定,但短时期内集中曝光在相似的节目中,在多平台多节目上演相同戏码,无疑也是对自身观众缘的一种过度消耗。这种过度参与物极必反,对于艺人的长线发展而言很难产生实质增量。

//resource.jingkan.net/imgs/a2c7ab62-2457-11e9-a297-a57f017a618c.jpg

与此同时,《我就是演员》《幻乐之城》《声临其境》等演技类综艺中嘉宾的高度重合,同样是出于节目与艺人之间的双向需求。不同于大众题材的游戏真人秀,演技类节目对嘉宾在专业上的门槛更高,而市场中演绎实力过硬,且姿态不高愿意参与综艺竞演,最好还能有一定话题的艺人并不多,韩雪、周一围、马思纯、娄艺潇等人自然成为此类节目首选。

因雨而生、因雨而死,垂直精品化成“拓荒”关键

如果说垂直类节目嘉宾的撞车只是当下市场中某类艺人资源匮乏的一角,那么大众综艺艺人劳模的涌现则从另一维度说明了当下综艺市场的“艺人荒”。

在过去两年的综艺劳模评选中,总少不了刘维、杨迪、何炅、撒贝宁、沈梦辰等人,一直以来他们都能稳坐综艺舞台C位,而综艺节目对他们的青睐不仅是源于他们在综艺舞台上的出色拿捏与造梗能力,也是出于对整个市场新面孔综艺咖难觅的无奈。

//resource.jingkan.net/imgs/a2c7d270-2457-11e9-a297-a57f017a618c.jpg

一直以来,综艺艺人都处于娱乐圈鄙视链的最底端:拍电影的看不起演电视剧的,嗤笑他们没演技;演电视剧的看不起参加综艺的,嗤笑他们没作品。很长一段时间里,有实力的艺人都会选择深耕演员事业,而综艺成了没实力、没作品的艺人维持自身热度的有效手段,也诞生了代表作仅有《奔跑吧》的一线女星Angelababy。

孟美岐出演《诛仙》、杨超越出演《长安诺》、陈立农出演《轩辕剑》,即便是刚刚通过综艺打响热度的新人,也都会迫切转战影视表演,能够在综艺领域长线发展的艺人十分罕见,因此综艺艺人十分匮乏,每年的综艺劳模也大多是从主持人中诞生。

综艺艺人匮乏,使得综艺嘉宾撞车实属无奈之举。尤其是在垂直品类节目盛行的当下,综艺艺人荒被进一步放大,而要改变这一现状,垂直精品类综艺的出现也正是契机。

与娱乐真人秀不同,垂直品类节目嘉宾的一定门槛使得参与其中的艺人不再是没演技、没作品的代表,相反许多艺人在此类垂直精品节目中得到“正名”。如任素汐便是凭借在《幻乐之城》《我就是演员》中的出色表现,得到了更多人对其实力的认可。

//resource.jingkan.net/imgs/a2c7d271-2457-11e9-a297-a57f017a618c.jpg

综艺垂直化带动综艺精品化,综艺不再是无作品、无实力艺人的避风港,身处其中的艺人形象也得以提升,这对留住艺人、丰富综艺艺人结构大有裨益,“艺人荒”也有望借此得到缓解。

结语

同题材综艺嘉宾撞车,是当下综艺市场“艺人荒”的一个缩影,而相比以往综艺的大众娱乐属性,综艺的日益垂直化、精品化更是将这种“艺人荒”进一步放大,专业艺人缺失成为综艺发展过程中的一大瓶颈,而精品升级的综艺也有望为丰富综艺艺人带来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