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星河鹭

媒体曾形容范冰冰的“收获多大的赞美,就要经得住多大的诋毁”,用在于正身上,大抵也是恰当的。这位在电视圈浮沉近20年的编剧+制片人,深陷过千夫所指的抄袭案件,声名与创作都陷入低谷;也通过魏璎珞完成“咸鱼翻身”,在2018年的夏天最终“封神”。

年度惊喜《延禧攻略》之后,于正操刀的又一部古装剧《皓镧传》于1月19日播出。有《延禧攻略》原班人马加持,《皓镧传》首播之日热度非凡,但口碑却不似前者坚挺,大量网友在豆瓣打出了较低评分,与《延禧攻略》的满屏赞誉之声大相径庭。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9bd3e0-245b-11e9-a297-a57f017a618c.jpg

上线一周有余,《皓镧传》在豆瓣上的评分渐趋稳定,万余网友综合评分4.8,对剧集的不满集中在吴谨言演技、赵姬与历史不符等方面。表现不及预期,《延禧攻略》所积累的观众缘,被《皓镧传》日渐消耗。

针对网评,于正多次发声正面刚,力挺《皓镧传》,还直言“这届黑子不行”。抛开他的招黑体质,《皓镧传》和《延禧攻略》,到底哪个才是于正最真实的做剧水平?

从“走错片场”到“洗白赵姬”,于正所背负的“数宗罪”

启用《延禧攻略》原班人马拍摄的《皓镧传》,本有大树好乘凉,却在略显套路化的剧情中,被眼尖的观众指出从演员到人设都太过相像,以至于“像看了一部《延禧攻略》番外篇”。

尽管故事发生的历史背景截然不同,但《皓镧传》的故事本质,依然是一部靠“打怪升级”不断逆袭的大女主故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设定,正是《延禧攻略》“黑莲花”的迷人之处。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9bfaf0-245b-11e9-a297-a57f017a618c.jpg

从剧情走向来看,被继母陷害的李皓镧不仅母亲被杀、声名被污,还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一开始就处在随时“领盒饭”的危机之中。强烈的求生欲让她不断依附更强大的力量,来不断完成“反杀”。在人生低谷之中逆袭,自己主宰自己的人生,反派接连“下线”,《皓镧传》的剧情走向,是对大女主剧“打怪升级”的一次复刻。

从人设到演员的相似,还让观众有“走错片场”的感觉。李皓镧与魏璎珞都是敢怒敢言的耿直性子,不似《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盛明兰的隐忍性格,两个角色都是睚眦必报、刚烈要强却又极富主见、绝不退让的狠人物。为了上位,李皓镧与魏璎珞都会曲意逢迎王后/皇后,在步步危机的后宫里站稳脚跟;为了活命,李皓镧与魏璎珞甚至还都会装疯卖傻,来逃过一劫。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9c2200-245b-11e9-a297-a57f017a618c.jpg

有趣的是,不知是刻意为之,还是恰好雷同,《皓镧传》中因妒忌而陷害李皓镧的舞姬,在《延禧攻略》中也是不值一提的小反派;就连为李皓镧打抱不平的小侍女,却也是《延禧攻略》中守护魏璎珞的好姐妹——如此相似度,网友吐槽“两部剧竟然‘撞梗’了”。

对秦始皇生母赵姬的描绘,则是于正被批评的又一宗“罪”。网友指出,从司马迁的《史记》中记载,赵姬是一个连名字都不详的舞女,被奇货可居的吕不韦献给异人之后,诞下秦始皇。这位赵姬是历史上淫乱后宫的女性代表之一,甚至还在野史中流传她与吕不韦诞下“祖龙”的传闻。

在《皓镧传》里,赵姬取名李皓镧,出自于赵国御史之家,从小知书达理,既会弹琴也会跳舞,是既有智谋又有美色的女中豪杰。于正对赵姬的全新改编,被网友称之为替历史上的淫妇“洗白”。于正虽在微博上回应,称“淫是丈夫去世之后的情史”,但还是没有停止网友对此的争议。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9c2201-245b-11e9-a297-a57f017a618c.jpg

发生在战国末期的《皓镧传》,还有一些历史常识上的硬伤,也被眼尖的网友挑了出来,如剧中出现造纸术,角色使用“识时务者为俊杰”、“滑天下之大稽”等后世才有的俗语等。

可以说,“走错片场”与“洗白赵姬”是观众对《皓镧传》最不满意的两宗罪。

“黑莲花”爽感的再次运用,追求强情节是否该适可而止?

《延禧攻略》的火爆,来自于“黑莲花”人设的使用,也少不了快节奏、强情节的爽感。不断看着反派一个接一个的下线领盒饭,成了观众追剧乐趣的一大来源。《皓镧传》算得上是《延禧攻略》的“升级版”,在剧情推演上更要迅捷。

开局向观众洒出密集的剧情干货,《皓镧传》几乎成了“七分钟定律”的最佳范本。刚刚露面的赵国御史李皓镧,就遭遇了自己沉塘被救、母亲投井而亡等家庭巨变,并由此遭遇了“买椟还珠”的巨商吕不韦,报仇之旅就此展开。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9c2202-245b-11e9-a297-a57f017a618c.jpg

戏剧冲突强烈的《皓镧传》,在此后的每集中几乎都有针锋相对、跌宕起伏的剧情。如第五集,瑶姬衔恨在心,与吕不韦父亲一同栽赃李皓镧,李皓镧在吕不韦的帮助下强力反杀,显示出咄咄逼人的态度;第七集,能言善道的李皓镧已经贵为王后身边的女官,两人大庭广众之下唇枪舌剑,当着王后的面撕破脸皮;到了第十三集,李皓镧已经能左右军国大事,与之互怼的不是舞姬也不是贵妇岫玉,而是魏国使臣——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不战而屈人之兵,李皓镧的成长之快令人咂舌。

可以说,若要复刻《延禧攻略》的成功,吸取其经验自然是理所应当,强情节与快节奏的使用也迎合了时代审美。但如果缺乏基本的人物交代与剧情铺陈,突如其来的戏剧冲突与情绪爆发,反倒会让观众有点不知所以。在《皓镧传》中,李皓镧原生家庭的悲剧就交代较少,陡然来临的杀母情节,让观众对戏剧高潮生出“来得太快”的观感。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9c4910-245b-11e9-a297-a57f017a618c.jpg

总的来说,对比《皓镧传》与《延禧攻略》,如果《皓镧传》在《延禧攻略》大火之前播出,或许会有不一样的口碑。两者“黑莲花”设置、对爽感的追求、以及大女主一路逆袭的剧情走向,颇为相似。只是大热的《延禧攻略》被观众反复研习之后,《皓镧传》却难逃“套路”之嫌。

至于戏说历史的争议,这几乎成了于正操刀历史剧的“标配”了。《王的女人》《陆贞传奇》《美人心计》等借用历史背景创作,进行时代新编是于正创作的惯常操作。在《皓镧传》中,正史里的赵姬因语焉不详,反倒给予了后世较大的创作空间。人设从淫妇到大女主的极端反转,看来确实挑战认知常识,但从于正的微博回应来看,后世史书为了抹黑秦始皇,也确实有连带摸黑赵姬的潜在动机,其改编逻辑当属成立。

于正微博所言的“尬黑不接受”,实际上也是这位总有无数争议缠身的电视人,对自己所做的一次合理性辩解。

《延禧攻略》之后盛名难副,《皓镧传》还缺乏天时地利

从2002年成立工作室至今,于正所操刀的剧集,大多是为女性观众量身定制的剧集,因而有琼瑶之后看于正的戏言。其作品大多有大女主、强情节、重情感、喜虐恋等诸多要素。被称作“集大成”的《延禧攻略》,算得上是于正作品的一次阶段性总结。

同样出自于正之手的《皓镧传》,与《延禧攻略》相近的时间创作,有较强的相似度,也不难理解。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平心而论,豆瓣4.8评分的《皓镧传》虽难言佳作,但其口碑也或多或少受到了《延禧攻略》的影响。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9c4911-245b-11e9-a297-a57f017a618c.jpg

因为《延禧攻略》席卷内地,甚至输出海外,跳票多时的《皓镧传》已经是翘首企盼,观众的胃口被高高吊起。若《皓镧传》能完全摆脱《延禧攻略》的影子,走出截然不同的创作路数,那将是于正作品的又一座高峰;而倘若不及期望值,观众对剧集的负面情绪会被超高期待所放大——对比《延禧攻略》低调开播,再凭借内容逐渐为人关注,热度直线爬升,再看《皓镧传》如今的局面,就多了一份耐人寻味的意味。

《皓镧传》还有同类题材抢占了先机。彼时《延禧攻略》在暑期档播出,比更受期待的《如懿传》要早,对后者的优势甚至保持到了剧集完结。同为古装题材,《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已经稳定了收视基本盘,虽台词受人诟病,但整体处在高位的质量保证了它抢得市场先机,又有《小女花不弃》等分食市场,《皓镧传》也有观众分流的现实。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9c4912-245b-11e9-a297-a57f017a618c.jpg

来源:猫眼专业版

面对不及预期的《皓镧传》,于正虽在微博上力撑,但也没有《延禧攻略》后多次接受访谈的自我剖析与正名。如今,《鬓边不是海棠红》新剧已经开机,于正的主要精力,已然放在后者身上;而《皓镧传》,只不过是高峰之后,对《延禧攻略》的一次“复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