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生命中最承受不起的不是劳苦、不是压力,是轻浮,轻浮得没有生命的重量、没有生命的价值。 这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相较于重而言,是另一种对生命的侮辱。”

——蒋勋

毫不客气的说,这个世界充满了铜臭味了,人们穿着艳丽的衣服、化着精致的妆容、用名牌表现自己的身价,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遮掩那股“铜臭味”。

当然,我必须得承认,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不能免俗,尽管心中有一片世外桃源,但肉身依然在俗世中沉浮。


前几日看了周劼的《淡蓝琥珀》,本以为是一部日系治愈类的电影,看过之后才发现这部电影就像一根软软的鱼刺,让人欲言又止。

整部电影都围绕着两个字一个是“钱”,一个是“穷”。

有了这两个关键字,影片的核心也就呼之欲出了。

穷人和富人之间的矛盾,有钱人和没钱人之间的分化在这部电影中毫不遮掩的表达了出来。

这种尖锐的设定给这部电影增添了很多现实意义和可看性,但是如果从细节出发,这部电影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


比如:话题不能作为电影表达的核心。

电影在进行表达内容的过程中不能紧紧围绕着“话题”,大多数人看电影看的其实是故事,每个人在故事中看见的内容都不同。所以电影需要做的就是讲一个好故事和讲好一个故事。

《淡蓝琥珀》这部电影最大的问题就是刻意强调主题,以至于电影故事的走向有些刻意,缺乏能够引起共鸣的真实性。


在角色的设定上,可以感觉出导演试图通过女主角行为、精神状态的变化来表现现实生活中生命被物化的残酷性。

但是,女主角王真儿的表演差强人意。

有精神上的麻木懈怠,也有性格上的逆来顺受,还有不那么激烈的一次爆发。

环环相扣,看起来非常整齐,就像小时候看过的作文范文。


影片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女主角算的那笔账:

丈夫32岁被撞死赔了三十万,由此推出穷人生命的价值。

当生命被贴上价码之后,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有些生命,在浑浑噩噩中慢慢消失,有些生命,一瞬间被意外夺去,有些生命,轻而易举的就扔掉别人用生命换来的东西。

有些生命掌握着别人的生命,却无法知道谁能掌握自己的生命。


在电影快要结束的时候,女主角在天台自斟自饮,幻想着这个世界上从此再也没有贫富之分,人和人之间永远亲密无间。

和赤裸裸的残酷现实相比,这样的结尾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嘲讽。

琥珀困住了一个生命,金钱困住了一个灵魂,城市困住了无数个沉重的肉身。

电影想要探寻的是生命和金钱之间的关系,而这也是很多人们非常困惑的一个问题。


可以感觉到导演想要表达的内容很多,试图在电影影像和文本之间找到更好的契合点。

但想讲述的东西过于丰富,以至于故事变成了“话题”,叙事被割裂开来,降低了整个观影体验。

电影好拍,好电影不好拍。

现实主义电影不需要大道理,也不需要尽善尽美,多一些荒诞和戏谑也未尝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