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的这期是我几年来看过的最轻松的一次了,因为没有直播评论去边写边看,而且这一期节目的质量与精彩度也值得这么懈怠一次,还是依照顺序来说吧。


1、Kristian Kostov《天真有邪》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3d4b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bf1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天真有邪Kristian Kostov - 歌手第三季 第6期//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e62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小K的中文依然优秀且有诚意,选曲也不落俗套,但是发音准并不意味着就能表达准,《天真有邪》这首歌有着复杂的情绪与寓意——当一个人从单纯无邪、懵懵懂懂、勇敢地倾尽所有,到充满防备、自我怀疑,只需要一段失败的恋情,然而此后依然对世事充满着幻想与期盼,却又为自己永远地添上了一层难以卸下的保护壳,是谓“天真有邪 。

小K的诠释就像他在开头填的那段英文词一样,单纯简单,天真诚恳,却没有听出有邪。


2、吴青峰《Silence》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e621-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bf1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Silence吴青峰 - 歌手第三季 第6期//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e62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演绎与改编,既保留着原版的对立表达与风格张力,又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多层次地变化与进行。杨乃文的原版,编曲是带有新金属风格的另类摇滚,它听起来顺畅且一气呵成,变化都在潜流之中,将沉默与爆发的对立都鲜明又简洁地呈现在激烈的声响里。


而吴青峰这版的编曲更复杂,它呈现出三种层次:从恍惚黯然的迷幻氛围、到黑暗而间歇的硬摇滚节奏、到激烈狂放的金属solo,并且演唱方式与情绪也更具变化,不仅怒声、belting、戏剧性的腔调都有所呈现,情绪上的恍惚、冷酷、坚定与释放也依次彰显,杨乃文是在沉默与静止中包容着力量与爆发的辩证,吴青峰是从迷醉到清醒,跟随编曲段落的演变逐渐推进,在意识的觉醒中达到最高点,用一声呐喊撕开了压抑而沉寂的夜幕。



3、刘欢《秋语》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50d31-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bf1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秋语刘欢 - 歌手第三季 第6期//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e62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我想这首歌应该是近几期让观众听起来最“顺畅”的一首,马条的歌曲比起刘欢自己的原创,旋律没有那么晦涩且沉滞,编曲完全改变了马条的原有氛围,而是呈现出了一种“三宝式”大陆影视剧与古装片主题曲的史诗之感,秋风卷地、残叶漂浮,茫茫前方路,浩气存苍宇,意境悠远,大气而诗意。


4、杨坤《娱乐天空》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50d34-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bf1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娱乐天空杨坤 - 歌手第三季 第6期//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e62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把陈奕迅的这首歌改编成了复古Funk并在“woo-hoo”那段串入进了Blur的《Song 2》,改编有很强的热歌即听感并且演唱用力过猛,律动感损失很多,听陈奕迅的律动松弛、慵懒且轻快,而杨坤后半段几乎都用吼的方式来唱,律动沉重、僵硬且失去了原版的弹性,陈奕迅的演绎有种苦中作乐的情绪,纵情之中还有对生活的丧气与无奈,而杨坤这版则像是在装修金碧辉煌的高级夜总会中,娱乐天空变成了皇家夜都、金色大地。


5、齐豫《不要告别&告别》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53442-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bf1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不要告别 + 告别齐豫 - 歌手第三季 第6期//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e62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也来说一说这两首歌的渊源,《告别》是《不要告别》在十几年后的改写,《不要告别》是李泰祥在七十年代初的创作,作词是三毛,在他把这首歌卖给歌林唱片后,众多大牌歌手的演绎让它在七八十年代广为传唱,然而无论是凤飞飞、黄莺莺还是刘文正的版本,李泰祥本人都不太满意,认为这首歌多被做成了不符合原本精神的日本流行风格,而《不要告别》的创作灵感是来源于圣诗并借鉴了美国乡村音乐,在此后的十几年中,李泰祥一直有将这首歌“修正”的愿望。


可惜就如齐豫所讲,李泰祥因早卖了这首歌,并没有发行“修正版”的权限,为了“规避”版权,在1984年,李泰祥找到李格弟(诗人夏宇)来为《不要告别》重新作词,李格弟保留了三毛的第一句“我醉了,我的爱人”,因为这句写的实在是美,但首次填词的她因缺乏经验,新写的词与旧曲无法融合,而新词又同样出色到难以舍弃,于是李泰祥索性将它重新谱曲,便成了这首崭新的《告别》。


所以《告别》是《不要告别》的遗憾与意外,却也是它的转折与新生,两者生于同根源,它本是一体,相互告别后又能再次合二为一,告别与不要告别的衔接,犹如人生际遇与命运无常的轮转,因为有告别,才会有重逢;因为有分离,才会有相聚;因为有遗憾,才会有无法重来的独有与念念不忘的回声。


李泰祥说:遗憾,是最重的,比幸福还无法忘怀,与完美总差那么一点。


很多时候,我们虽然回避了告别,说着《不要告别》,但《告别》依旧在进行与发生。


从《不要告别》到《告别》,是懂得与成长的历程,明白所有的人与事终将告别,一曲从开始响起时便意味着曲终人散,因为有了告别,才会有成熟、重逢、祝福与思念,世间是由无数人的告别、无数次的告别聚拢起来的人生百态。


就像李泰祥“告别”了《不要告别》,可是却创造出了新的《告别》,这“告别”之中不仅散发着分离与挣扎的遗憾与伤感,也蕴藏着新的生命与开端。


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无论有着怎样无法割舍与难舍难分的陪伴,最终都将孑然一身,告别灯火辉煌的人间夜晚,告别情深似海的爱人眼睛,独自走向未知的另一个世界与广袤的宇宙之中。


6、Polina Gagarina《A Million Voices》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53445-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bf1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A Million VoicesPolina Gagarina - 歌手第三季 第6期//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e62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唱英文的玻璃姐,声音像是Lara Fabian与Kelly Clarkson的结合,虽然技术不及这两者,但放在这舞台上技术也是最强的存在,我曾说最欣赏她的一点是,她的外在与内在的浑然一体,声音有一股坚定的内在支撑,虔诚、投入、庄严且具有信念感,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的表演就是“声入人心男团”表演的升级版,那首《Never Enough》交给她来唱我想更合适。


7、钱正昊 VS 声入人心男团

先说钱正昊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55b52-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bf1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Feeling Good钱正昊 - 歌手第三季 第6期//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e62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偶像练习生》里我最喜欢两位选手,一位是尤长靖,一位是钱正昊,并不是因为两人分别参加了《新说唱》与《歌手》,这在更早前的微博中就曾说过。钱正昊有着相当好的音色条件,音色欧美,作品时髦,乐感与气质出色,是一个很具有流行价值的录音室歌手。但我认为选《Feeling Good》来PK很不明智,一是首复古老歌,编曲也几乎照搬MB版本,不能体现出他较“新”的音乐修养与理念,二是前半段用中文,曲子与歌词的磨合感不够,体现不出他的律动与语言,后半段换成英文倒好很多;三是声量偏弱,尤其是跟声入人心男团相比,拿唱片审美来跟现场声量型较量,仅从两首歌的现场表现来看,输得并不意外。相比之下还是第二首《由我》更能体现他的特点。


再说“声入人心男团”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55b55-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bf1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Never Enough声入人心男团 - 歌手第三季 第6期//resource.jingkan.net/imgs/2b74e620-45fb-11e9-851c-4bef6230da6f.jpg《声入人心》这个节目不算是湖南卫视的原创,它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韩国的《幻影歌手》,这种借鉴,不仅是立意、题材与创意上的,甚至在节目中有好几首相同选歌的编曲都很雷同,然而不知是否是刻意避嫌,《声入人心》一度把赛制改得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声》创新的一点是,它融合了《幻影歌手》与男团偶像选秀的取向,在专业性与偶像性上找到了一个平衡,想选出“美声流量”,这样确实更符合普罗大众的审美与喜好,如果你看过《幻影歌手》,会发现《声入人心》的颜值普遍要高出很多(而韩版多是那种相对能力大于外形的选手),若是从“推广美声,让美声走近大众”的初衷来说,这是一种明智且讨巧的引导手段,因为绝大多数观众,我想宁肯在这舞台上看到一群英俊小伙唱着差强人意的“美声”,也好过看到一群李大嘴站在台上唱十几个饱满的HighC。


因此节目的价值取向也直接呈现在了最终首席以及《歌手》踢馆成员的身上,选出的并非都是节目里唱的最好的人,而是跟中国绝大多数的选秀一样,在实力、人气、形象、商业价值、合约掣肘、回锅与否间寻找最合适与最平衡的人选。踢馆的“声入人心男团”四人组也是同样如此,他们也并非是节目中唱功最强,但却是从综合角度考量被认为最适合推向大众的形象与搭配。四人里声音条件与声乐能力相对最好的是蔡程昱,而他的表达与语感却比较稚嫩;阿云嘎与郑云龙是属于演唱能力成熟,而外形条件与突出气质才是他俩真正的安身立命之所,阿云嘎有一种舞台“英雄”式的角色气质(虽然偶尔是邪魅的英雄),郑云龙则有种古典气质与迪士尼王子真人化的即视感(金馆长附身时除外),鞠红川是四人中我最喜欢的一位,他有很好的音乐素养与十分出众的中低音音色,我极少听到会有人既有着扎实的美声功底,同时还有着像Michael Bublé式的中低音,也是四人中唯一具有唱片潜质的歌手。


第一首《鹿 be free》与第二首《Never Enough》在呈现方式上都比较直接且大条,想表现的不是乐性、人文性与欣赏性,而是一种纯粹的声量展示与听觉刺激。然而这种听觉刺激也并非是常见的Vocal系歌手所呈现的人声维度,那种四两拨千斤的线条型穿透力或声压与共鸣配合形成的轰鸣感,“声入人心男团”的人声呈现更像是由多人聚集成的大体积的“响度”,当然,这也是一种能让人心潮澎湃的听感。


他们的整体风格可称之为古典跨界,这种风格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在全球流行,从这个领域里那些最享誉盛名的歌手来看,Andrea Bocelli、Sarah Brightman、IL DIVO等,“殿堂艺术”的跨界恰不是把普罗大众拒之门外,反而让他们有着最广泛而普层的受众,古典与流行的融合,其实融合最多的往往是流行领域里那些最通俗且大众化的曲风,成人抒情、传统歌谣以及常规审美的摇滚与新世纪,其音乐性与欣赏门槛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高,这个舞台上真正曲高和寡的是齐豫。


钱正昊与“声入人心男团”恰好是两种不同方向的体现,一种是唱片、市场、流行与资质型;一种是现场、专业,传统与训练型。前者在大众印象中往往是偶像、人气、包装、无实力;而后者在大众认知里是专业、低调、高雅、真实力(然而其实阿云嘎与郑云龙的人气丝毫不比钱正昊弱),大众对偶像流量的偏见以及对于“殿堂艺术”的敬畏使他们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低估或高看,对歌手来说都不太好,然而两者并不应该对立,而是应该相互汲取,对于钱正昊来说,他需懂得若要真正取得普罗大众的认可,单靠音乐理念与流行潜质还远远不够,以大众朴素的审美与价值观以及对歌手传统的定义,功夫的锤炼与不断打磨硬技艺的匠心不可或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对于声入人心男团来说,不要在行业意义与文化使命等“正确”的大义中模糊了对音乐最本真的感受,从近了看,要考虑如何呈现出更丰富且多维度的表达以在节目中走得更远,从远了看,去真正理解并拥抱流行的真义并融入自己的内心,才能成为更具有这个时代的特征与未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