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杨逍“屠榜”了各大追星女孩的主页。

聪明强大、叛逆自我的逍遥侠客,在面对纪晓芙时温柔体贴的反差,让杨逍这位四十多岁的“大叔”成功击中少女们的心。

//resource.jingkan.net/imgs/00f5aef0-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但与之相对的则是对于剧中主角的吐槽——“是造型的问题吗?为什么张无忌完全没有那股江湖侠气,看起来就像个官二代”。

当然,因为演员妆发问题而判定一部作品,无疑过于偏颇。况且除了谜之慢动作,《新倚天屠龙记》无论是在还原度还是人物的性格逻辑、情感逻辑上,都担得起一声“诚意之作”。

//resource.jingkan.net/imgs/00f5d600-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但被观众批评的剧中角色空有“少年感”却缺“少侠气”这一事实本身,却值得探讨。

在主演普遍为95后演员的《新倚天屠龙记》中,青春、活力的少年感是毋庸置疑的。而这也正是如今武侠剧的普遍现象——高颜值、高人气的新生代演员正在重塑属于新一代的经典。

但令人疑惑的是,各个武侠剧极尽所能想要还原的江湖,为何依旧让人们唏嘘着,侠气不再了呢?


“少年侠客”与“霸道总裁”杨逍


小说里,杨逍第一次出现,是在第十三章“不悔仲子逾我墙”纪晓芙说给灭绝师太的话语中。

“那人笑了笑,说道:‘一个人的武功分了派别,已自落了下乘。姑娘若是跟着我去,包你一新耳目,教你得知武学中别有天地。’”

狂妄又潇洒、孤傲又深情,连后来小张无忌看了都想:“年纪虽然稍大,仍不失为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比之稚气犹存的殷梨亭六叔,只怕当真更易令女子倾倒。”

//resource.jingkan.net/imgs/00f5fd10-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可见,年龄从来不是问题,套用一句杨逍的话,“我杨逍做不到的事、拿不到的东西,天下只怕不多”。只要拥一腔热血,一身侠气,便是青春少年。

这一点特质被《新倚天屠龙记》完美还原。

剧中的杨逍一出场便是雷厉风行,只身一人独闯天鹰教。出手便伤了殷天正,武功高绝,令得名动江湖的白眉鹰王也是惶恐不安。

酒馆中笑饮毒酒,出手如风,与灭绝师太的一场打斗,眉目间尽是意气风发。

只不过有些悲哀的是,这两场间导演所极尽所能的武打片段,远不及杨逍用低音炮说出“我杨逍此生,只要你纪晓芙一个女人”。

//resource.jingkan.net/imgs/00f5fd11-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相比于前几版而言,《新倚天屠龙记》对于杨逍改动最大的是与纪晓芙的相识相恋。金庸先生在原著中,对于杨逍与纪晓芙之间的往事描写的极少,甚至是有些语焉不详。

这就给了导演大大的改编空间。对于观众而言,用CP女孩们的话来说,“导演还挺懂行”。

从灭绝师太手中夺人,到山间小屋的多日相处,传闻中的“大魔头”与峨嵋派大弟子朝夕相处,一个霸道、一个倔强,一个追、一个逃,可谓是甜宠剧中的经典设定。

//resource.jingkan.net/imgs/00f5fd12-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两个演员之间火花四射,演变为观众眼中的粉红泡泡,“强烈建议杨逍专门开个感情戏,只想看这个副线感情戏”。在评论下方的喊着“我可以”的CP女孩们重点完全偏移——受众更关心“cp的结局”,而非故事的结局。

侠客们的命运如何,又和CP女孩有何干呢?毕竟追完了这一对,还有下一对。


少年的侠客梦与梦中的少年侠


事实上,曾经的“少年侠客”在大众心中的分量是远远大于“霸道总裁”的。

一直以来,武侠都定位为给成年人看的童话。一把挫强扶弱的剑、一股浩荡凌然之气,便是一个快意恩仇、热血沸腾的江湖。

那些侠气,能从竹山林海中比武的玉娇龙和李慕白身上看到,能从吹笛少女凌雁秋的一叶孤舟中看到,甚至从赵敏的一个回眸中窥见一二。

//resource.jingkan.net/imgs/00f62420-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以前的武侠剧虽然道具很简陋,可是那种原始天然的‘侠’的感觉会让人热血沸腾”。

曾经,江湖中的一切,无论是积极的还是糟粕的,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荒诞的,被观众原封不动地全盘接纳,成为成长经历中的一部分。

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令人敬仰的侠气就不在了呢?

或许可以根据武侠剧改编方向的区别来判断。从时间线上来看,武侠剧曾陆续经历了港台巅峰、内地演变、雷剧时期几个重要阶段。

以《倚天屠龙记》为例。在金庸所有的作品中,《倚天屠龙记》是最特殊的一部。《倚天屠龙记》之于武侠剧,就像米老鼠之于迪士尼,蜘蛛侠之于漫威,是里程碑式的作品。

但作为翻拍史上“最畅销”的武侠作品之一,创作于近60年前的《倚天屠龙记》到如今已经改编了14版,却一直没有一部真正经典的电视剧版本。

就电视版而言,在2019年版之前,已经有7个版本,其中,最广为讨论的是1994年马景涛版、2001年吴启华版以及2003年苏有朋版。

//resource.jingkan.net/imgs/00f62421-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其中,94版捧红了周芷若、杨逍,01版在黎姿的酒窝中被定格,而03版则在选赵敏还是周芷若的纠结中落幕。

这些翻拍风格各异,整体口碑不错,也都有属于自己的死忠粉。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仅仅时隔不到十年,这三者却已经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改编风格。

从94版放大各位配角的戏份,可以看到其野心在于做一部群像戏;01版对于张无忌的情感经历做了大幅度的改编,但在众多金庸迷口中,01版则最具“侠气”

相对而言,03版则更像是一部青春偶像剧。青春溢屏的各位主角、简单直接的台词,以及被放大的张无忌和四女的爱恨纠葛,都在验证着这一变化。

//resource.jingkan.net/imgs/00f62422-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而03版“青春偶像化”的改编方式,也被沿用到了2012年到2016年间武侠剧之中。

那几年间“于正式”武侠剧大道其性,堪称为近年间改编力度最大的武侠剧。尤其是陈乔恩版的东方不败,对于其女性化的处理和爱情线的放大,让她与令狐冲、任盈盈之间的感情戏变成了《笑傲江湖》的最大“看点”(当然也是“槽点”)

//resource.jingkan.net/imgs/00f62423-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虽然尽数被贴上了狗血、雷人的标签,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时隔多年,武侠剧的再一次闪光时刻——无论是高收视率还是高讨论度都在验证着,观众对于剧中其他元素的偏爱,已经远远高于了武侠本身。

来到2019版的《新倚天屠龙记》上,尽管导演想要重现的是曾经的正剧风格,但这些侠客的吸引力又怎会比追CP来的更愉快呢?

说到底,“侠客”作为中国人心中的浪漫与敬仰,正是武侠剧的具化形象。在多年的发展中,人们对于侠客的情感变化,也印证了武侠剧的地位更迭。

少年们早已经不做大侠梦了,新一代观众们梦中的少年也从“侠客”变成了“霸总”。


少年仍在,侠客已远


在昨晚的故事中,曾舜晞版的张无忌终于登场。

满脸污垢,行走在苍茫天地间,满面都是初次出世的青涩与茫然。从形象与年龄上来看,尽管他的一双大眼睛让不少观众大呼出戏,但曾舜晞总体上是符合张无忌这个角色的。

//resource.jingkan.net/imgs/00f64b30-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蒋家骏导演在采访中说到,这是多位演员带妆面试、多番取舍的结果。可以看出,对于《新倚天屠龙记》,导演付出了不少心血。

但为何偏偏在观众的眼中,却没有复刻出“侠”的那股精气神呢?

表面上看,可能是创作者的某种犹疑。在“硬桥硬马”的同时,也要考虑到CP女孩的需求,难免到最后遭到武侠忠粉的疑议。

但从内里看,其实是武侠文化影响力的“窄化”。在年轻观众眼里,真正的行侠仗义、快意恩仇,在花团锦簇的各色元素下显得说教无味。

如今,在“爱也匆匆恨也匆匆,一切都随风”的经典歌词中,观众的目光早已不再聚焦江湖奇侠的大义情仇,而在“渣男”张无忌这次又要和赵敏、周芷若如何纠葛,“霸道总裁”杨逍的爱情故事能不能再演上几十集,以及扮演张翠山的那个演员到底是油腻还是不油腻中流窜……

//resource.jingkan.net/imgs/00f64b31-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六神磊磊说这二十年,我们目睹了一场武侠的大倒退。第一在于没有了想象力,第二在于没有了思想性。

这句话用在如今武侠剧受众的身上也同样合适。

这二十年间,与武侠一同改变的还有那些做着武侠梦的少年们。当观众对于武侠的关注点仅剩了情爱,不见了恩仇,“侠气”又去哪里找呢?

周华健已经快60岁了,尽管他重新开腔演唱《刀剑如梦》仍然可以让观众泪流满面,但他无论如何也还原不了当年“谁与我生死与共”的侠气,倒是多了一分退隐江湖的沉稳。而凭借3000首歌词坐上神坛的林夕,也没有再写过武侠歌曲。

或许不是少年没有了侠气,而是侠客已不再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