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这部电影投资了多少,你们准备用它圈多少钱?”


电影《阳台上》“春心萌动”发布会现场,一位观众观影结束后言辞偏激地说道。话音未落,台上台下已陷入一片尴尬的无声当中。


面对这样犀利的发问,现场气氛到达冰点,哪怕是救场无数的光线当家主持人方龄,都有些措手不及。更何况是站在聚光灯下,正在被差评的主创。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eacdb0-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春心萌动”发布会现场


最近几年,随着观众的口碑意识觉醒,“烂片”、“圈钱”等字眼,被越发频繁地用在电影的评价当中。


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在电影公映之后,映前三缄其口,已成为媒体圈心照不宣的惯例。尤其是面对一部文艺气质的作品,市场份额有限的前提下,草率的质疑将更加致命。

 

因此当有人以“看不懂”为由,为《阳台上》扣上“烂片”的帽子时,现场爆发了激烈的争论。


有观众直接回击,“不要把电影当商品”,看不懂电影应该去了解下原著。也有观众克制地分析道,影片的风格和韵味也是叙事的另一种表达,体会到了“成长的阵痛”。


而主创的回应则彰显风度,在导演张猛看来,“电影其实是讲一个弱者无力地去捅向另一个弱者”,尖锐的矛盾感正是期望观众感受的主题。


周冬雨更直言感恩“差评”,“文艺片本就存在争议,也不会像商业片受到那么多的关注,懂的人会懂它,我们请观众各抒己见”

 

还未上映就已然激起轩然大波,作为周冬雨担任出品人的首部作品,电影《阳台上》究竟交上了一张怎样的答卷?


“烧钱”背后:

《阳台上》的胶片美学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eaf4c0-46ca-11e9-851c-4bef6230da6f.gif


电影《阳台上》改编自任晓雯同名小说,由导演张猛执导、周冬雨特别出演、王锵领衔主演,讲述了父亲在拆迁中被逼死的男主张英雄,在“复仇”过程中对周冬雨饰演的“仇人”女儿产生复杂情愫的故事,也是这个时代为数不多的胶片电影。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eb1bd0-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阳台上》由“周冬雨工作室”担任主要出品方单位,也是周冬雨首次转型出品人的尝试。


尽管角色呈现出来的戏份和台词都很少,但周冬雨依然力挺张猛导演,坦言正是被其作品中一贯的“胶片美学”打动,不仅出演,还要投资。

 

众所周知,胶片电影十分“烧钱”,以时长90分钟计算,一个拷贝需要4万米。随着数字技术的普及,胶片电影早已成为历史。


但胶片所呈现出的多层次、复合性、缓慢变化的质感以及美学的观念,却始终不会消退,并吸引着更多电影人前赴后继。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eb1bd1-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eb1bd2-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张猛就是其中之一,最著名的作品《钢的琴》,便是采用全胶片拍摄,豆瓣评分高达8.4分,曾入围第28届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奖、第4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奖。


如今《阳台上》是其第二部全胶片电影,“几乎每次都是10条起拍”,成本显而易见。

 

谈及到“烧钱”这个敏感话题,周冬雨即使作为出品人,依然豪爽表示,“钱财乃身外之物”。


仅从导演的制作规格和出品人的投资态度,就可以看出《阳台上》主创团队的用心,用周冬雨的话来说,“只是希望尽自己一点微薄之力,支持一下胶片电影,不让它消失地那么快”。


导演张猛:

游走在商业与文艺之间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eaf4c0-46ca-11e9-851c-4bef6230da6f.gif


事实上,了解张猛导演的人会知道,他对于自身的定位一直都是商业片导演。尽管通过电影《阳台上》所发布的物料,观众会直观感受一种文艺气质。


但回顾张猛过往的作品就能发现,他对商业和文艺的界定并没有那么清晰,甚至用一种讨巧的方式游走在二者之间。

 

他曾在采访中透露,“我拍的无论票房好坏的电影都是奔着院线去的,还都是希望观众能够看到的。”无论是处女作《耳朵大有福》还是代表作《钢的琴》,“都是按照正常的商业规律去走的”。但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对此张猛的态度非常佛系。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eb42e0-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阳台上》导演张猛


他明白,既要表达又要票房,有时只是一种愿景。“当我们纯纯的从电影本身出发,想要做一些自己想拍的东西,我觉得那可能更是一种文艺的表达”。


但在面对商业片的时候,“它是一个更朴实一点的东西,把一点点的情感抛在里面就够了,你不要去深挖为什么”。  

 

张猛更像是电影圈中的一个“异类”,观众将其视作第六代文艺片导演,他自身却不靠参加国际影展博得眼球;他自视为一个商业片导演,但广受好评的作品如《耳朵大有福》、《钢的琴》等电影,却又没有完全去迎合观众,以换取商业上的长足成功。

 

这样的张猛难免会遭到误解。与他情况类似的,还有《无名之辈》的导演饶晓志,同样是立足于“文艺商业片”这样的混合品类,同样经历过前作《你好,疯子》的票房失利。


但最终他对表达和电影的坚守柳暗花明,《无名之辈》成为去年回报比最高的票房黑马。

 

有成功的案例在前,相信距离张猛“水落石出”的一天,也将不再遥远。


《阳台上》:

关于边缘青年的“二次断奶”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eaf4c0-46ca-11e9-851c-4bef6230da6f.gif


让人好奇的是,究竟是什么样的故事会让人看不懂?

 

在电影《阳台上》中,导演张猛选取了一个这样的背景:在一座飞速发展的大城市里,那些曾经属于这座城市但并未跟上城市发展脚步的原住民,他们生活会是怎样,一大部分人选择了“拒绝成长”,而“张英雄”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个缩影。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eb69f1-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作为城市的原住人,“张英雄”和父辈一样在经历这个阶层的“二次断奶”,如何去释放无处安放的情感,是他真正迎接新生活的第一个命题。


影中那片被拆迁的废墟其实是他们的家,在废墟上的徘徊其实是一种对家的眷恋,也是对曾经过去的一个时代和环境的不舍。

 

而作为青春期的少年人,“张英雄”则在经历自己人生的“二次断奶”。过去他是被父母保护在温室里的花朵,整日无所事事,对生活毫无期待。


而当变故发生时,他被迫学着成长,从企图“践踏”弱者,到对弱者产生怜悯,丢掉匕首的那一刻,也意味着新的开始。

 

//resource.jingkan.net/imgs/8beb69f2-46ca-11e9-851c-4bef6230da6f.jpg

 

在这个角度上来说,《阳台上》更是一部男性视角的青春片。除了通过“张英雄”去折射这个时代部分人徘徊的现状,表达人面对环境的变迁,从“抗拒成长”到“接受成长”的一个状态,还是“张英雄”这个青年本身从“空虚迷茫”到“拥有方向”的一个过程。

 

用张英雄的饰演者王锵的话来说,无论是电影中的“红毛男”还是“骗婚男”,导演在人物的塑造上,“既没有掩饰人性的问题,也没有回避善良的本质”。


每个人面对社会都是一个“婴儿”,“抗拒成年”或许是很多人至今的状态,但也是必须战胜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