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看到这个东西就异常恶心!”

  “10-12麻烦组个组合出道,谢谢。 ”

  “每个人都配拥有自己的姓名,我只想说实话,不想有蹭热度嫌疑。”

  第一句话是陈宥维经纪人说的,后面是孙坚说的。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3ec0-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昨晚的一阵争议和吐槽之中,《青春有你》落幕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65d0-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UNINE组合正式成团:李汶翰第一,李振宁第二,姚明明第三,管栎第四,嘉羿第五,胡春杨第六,夏瀚宇第七,陈宥维第八,何昶希第九。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8ce0-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这也意味着姚弛、连淮伟、施展全部出道失败,很多网友纷纷表示:这个排名看不懂。

  决赛的麻烦还不止这些,在最后一期公开的2首决赛曲中,《暖色》一曲却因为旋律神似韩团Wanna One的歌曲,受到粉丝质疑。

  撇开这些决赛引发的质疑和喧嚣,《青春有你》在这个春天给观众制造了一档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准爆款综艺。节目人气最高选手李汶翰登上热搜12次,热度当然不及去年的大魔王、今年因为公演未能和陈立农等Nine Percent成员出现在现场的蔡徐坤。

  缺少广泛的社会话题性,被消费了多次的圈层话题引发观众广泛审美疲劳,这是《青春有你》和另一档选秀综艺都未能“出圈”成功的主要原因。两款综艺的微博粉丝加起来不到《偶练》的一半,生动地说明了2019年选秀综艺与去年的热度差距。而节目豆瓣评分也仅为4.8分。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8ce1-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2018年《偶练》《创造101》的爆红,全面激活了国内的偶像选秀市场,缔造新一代顶级流量成为各方的共同野望,但当从业者自以为掌握了批量生产偶像和选秀综艺的方法,事实却证明,“偶像制造”和爆款综艺制造都依然是门玄学。

  收官战:怒怼、撕X、质疑抄袭,《青春有你》怎么变成了青春有疑?

  收官战的争议实际上分为两部分:出道的,和没出道的。

  这场决赛,不仅邀请《偶练》出道组合Nine Percent坐镇,还找来何炅担任现场主持人,声势浩大也是很浩大了。

  比赛将留到最后的22位练习生分成2队,进行最后一次竞赛,分别表现2首新歌《暖色》、《The Last Day》。

  其中,《暖色》由徐方舟、管栎、邵浩帆、陈涛、嘉羿、施展、姚弛、王喆、李振宁、邓超元、吴承泽11人共同演出,管栎获得其他练习生票选第一,光荣担任C位。

  最终的C位倒是毫无争议。

  从最开始拿到B开始,李汶翰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成一场进化,在前两期无A的尬尴之后,第三期他就成功升A打破了这场尴尬。节目主题曲的镜头多到不行,一次次登陆热搜,最高是第三位,一看就是拿着男主剧本的隐形王者。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8ce2-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但除了他之外,接下来的排名却引发了滔滔不绝的争议。

  李振宇的排名从第一次的62名到最后的第2名。从第四期才有姓名,到各项数据全部进入出道位,部分数据冲进前三,多次打破top5格局,他的人气真的是蒸蒸日上,但第二名的最终排位依然让许多人震惊。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8ce3-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姚明明在开播前就已经拥有一定人气,上一次排名也是第三,不过这样的排名依然让许多人难以理解。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b3f0-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但真正引发最大争议的是一些人气选手的名次突然断崖式下跌。

  像夏瀚宇上次排名第八,这次第七这样的排名是不会引发太大争议的。

  但类似第四名管栎这样近期一直保持前三,突然跌到第四的情况就比较玄幻了。

  而引发最大争议的,则是陈宥维从第一期就获得了第二名,到最终下滑到了第八名。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b3f1-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现场已经可以看到陈宥维所在的慈文传媒经纪人直接黑脸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b3f2-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在成绩公布后慈文传媒转发成团微博称“游戏游戏,而已而已,开心第一!回家拍好戏咯”。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b3f3-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随后疑似陈宥维经纪人又在微博上晒出一张猕猴桃的照片,并配文“我现在看到这个东西就异常恶心!”这个内涵质疑指向已经很明显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b3f4-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另一部分争议来自于未出道成功的人气学员。

  演员孙坚直接发文吐槽说:是摇号吗?“10-12麻烦组个组合出道,谢谢。 ”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b3f5-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db00-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10-12名,说的就是第10名的连淮伟、第11名的施展和第12名的姚弛。

  直播现场的花絮许多观众还发现了张艺兴拍着连淮伟的肩疑似安慰他的镜头。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db01-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这些一直以来都在出道位内的人气练习生却在收官一战中一落千丈,当然会令爆肝捧爱豆出道的粉丝不甘心,而像慈文传媒和孙坚这样的业内疑似发声,就更加一石激起千层浪。

  但总决赛质疑的浪花,还不止是针对排名。

  部分观众听到《暖色》旋律,表示越听越觉得熟悉,纷纷在发文质疑“只有我觉得暖色很像Wanna One的Nothing without you吗”、 “根本翻唱吧”,节目都还没播完,网上已经一片热议。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db02-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还有人质疑部分旋律也跟张杰《一路之下》一模一样。

  虽然争议频频,但《青春有你》节目组目前还未做出回应。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6日晚间 “UNINE”9人团,正式出道。

  选秀爱豆退化论:套路更成熟了,为什么爆款偶像却越来越难制造了?

  可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是一年都没怎么营业,即将解散的Nine Percent 的人气,依然轻松力压新鲜出炉的UNINE。

  从商业模式上看,《偶练》创造了一种基于互联网思维的用户参与感的养成模式,可是养成模式过时了吗?为什么更娴熟的套路之下,爆款偶像却更难一跃而起了?

  真相或许是:养成偶像依然在崛起,但审美疲劳已经无可抑制地出现了。

  《青春有你》开播两期,没有一个人穿上粉色卫衣,等到第三期,才开始有A班生!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db03-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这很容易被理解为节目组的套路,第一季巨大的成功压力之下,主动创造一个逆袭的戏剧化情境,放大新一代学员从不那么优秀变得优秀的过程,才是这一季最精彩的剧情。

  人设是首先被创造出来的。

  李汶翰代表着成名爱豆重新做回训练生,从头开始奋斗的模式。

  连淮伟则代表着个人奋斗的硬核模式。作为个人训练生,他一度的训练方式是自己报舞蹈班去上课,结果紧张地手一直在发抖的初评级的《Sweet Girl》就凭借自然的舞蹈和台风,得到了B。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db04-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争议打法也依然在延续。

  在连淮伟取得成绩逆袭之后,在采访中表示连淮伟看到了网友们的言论“长得丑不配出道”,并且回应称“我知道自己的长相不算出众,还因为这件事不开心了一段时间,但现在反应过来了,不会再为此不开心”。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db05-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结果那句“我就是要想得美,还要干得漂亮”迅速引发众怒,但也同时将他的人气再度拉高。

  当然励志模式才是爆款偶像制造的根本。

  李振宁本来是Vocal担当,在前期训练里,他的舞蹈则成为导师们批评的重灾区,但他却在第一轮的舞台表演中竞争到了《后退》的中心位置。在此之后,他的人气一路上升。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8db06-59b3-11e9-8ae6-e3d0354861f6.gif

  金句则依然是赢取人气的最简洁模式。

  很多人最开始认识陈宥维并不是因为他的训练生身份,而是因为《延禧攻略》里的五阿哥。队内自审的时候陈宥维抢拍唱错,一度有点承受不住。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90210-59b3-11e9-8ae6-e3d0354861f6.gif

  但最终他顶住压力,用成绩完成了自我证明,并在节目终敞开心扉说:“我很在乎这个位置。” 接着又一字一句地说着“我想要用我的实际行动,证明给大家看,陈宥维你可以的”。台上掌声如潮。

  在这场融合了个人实力、努力、人设、粉丝期待和平台营销的出道生存战当中,决定命运的因素有很多。颜值、镜头多不多、人设完成度,最后是玄学一般的“观众缘”。

  但事实似乎证明了,去年偶练和土创的那套曾成就了蔡徐坤、杨超越的模式,已经感动不了今年这批观众了。

  另一方面,选秀综艺全面进击,是互联网娱乐产品和造型模式的胜利,但选秀综艺快速上马也暴露了国内男团行业的困局:互联网无疑加快了偶像的崛起与迭代,但偶像真能快到像割麦子一样一年一量产吗?新的选秀综艺不断袭来,但粉丝还爱得动成熟套路下被批量生产的选秀偶像吗?

  出道即巅峰?2019男团选秀还会被pick吗?

  “出道即巅峰!”——这句对于许多选秀偶像的描述,有可能也要用到国内新一轮选秀综艺上。

  九人团体“UNINE”正式成立后,将继承即将解散的前辈团NINE PERCENT,前往韩国参加韩国的打歌节目,各种综艺、代言、影视剧的资源也是陆续有来。可是他们能打破NINE PERCENT成团不营业的魔咒吗?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90211-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更大的疑问是:当男团选秀进入围城, 2019男团选秀到底还行不行?

  新一轮“选秀造星窗口”的出现,源于三个基本要素的形成:

  一是新一代年轻人需要新的偶像;

  二是新一代粉丝需要新的宠爱模式。以前说起偶像,我们说“我女神”、“我男神”;现在提到偶像,我们说“我女儿”、“我儿子”了。

  三是选秀综艺的互联网改造,为新一代小鲜肉崛起提供了技术条件。

  “二代流量”是互联网公司通过对流量模式的无心插柳,最终粉丝站到了造星的第一现场。你可以说《偶像练习生》不好看,但谁都无法忽视它在与粉丝高互动之下造就的舆论场巨大声量,当所有人都在身边谈论蔡徐坤杨超越,你无法不加入这场全民大讨论。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90212-59b3-11e9-8ae6-e3d0354861f6.gif

  但再优秀的套路,也只能用一次。

  自下而上式造星,带来了“二代流量”的崛起元年。但在同等传播机制和打法下,后来者即便拥有同样资质,但最好的时机已经不再。爱豆的类型和金句就那么多,同样的逆袭模式和似曾相识的金句,再难赢得全民大讨论。

  更严峻的问题是:在模式大同小异,时间周期又如此高密度之下,粉丝们如何在上过一回当之后,吃得下一波同质化“新品”?

  去年那一拨选秀造星热潮,很大程度来自于一种猎奇的新鲜感。通过让练习生命运与投票挂钩,偶练和土创都牢牢抓住了粉丝们的眼球。

  平常舍不得去高档餐厅,连购物节都要精打细算的粉丝们,为了pick小哥哥小姐姐们出道,时常过着省吃俭用的生活,还编出了各种各样的打油诗和出道口号。

  然而成团后,粉丝们的热情就被迎面浇了一盆冷水。

  NINE PERCENT出道后合体次数屈指可数,七个月之后才推出首张团体专辑。

  别说什么“团魂”,昔日氪金爆肝投票的粉丝成了气到连魂都没了,而国内限定团体的营业合体难、分配不均等因素,更是让他们看清了选秀男团模式的软肋。

  野蛮生长背后,是不够成熟的市场机制、不完整的偶像团体的产业链、团体运营上的经验匮乏、以及难以破解的同质化问题。

  许多粉丝不再愿意追团,反倒更关心爱豆走上偶像之路后,如何实现影视、综艺、音乐多栖发展,能否解锁时尚封面、商业代言从而不断提升商业价值。

  为了弥补去年的遗憾,今年的几档选秀节目均把“成团”作为首要标准。但粉丝还会埋单吗?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90213-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这一切都似乎昭示着,男团市场已经逐渐呈现疲态,青春有你遭遇了中年油腻。

  去年媒体还在问:“当我们pick蔡徐坤的时候,我们在pick什么?”今年新的选秀热词还未出现,pick这个词已经越来越少人用了。

  养成系偶像的本质,是大家在不停地通过偶像输出自己。养成综艺无论如何变形,也依然是一个观众自我见证的游戏。

  从2018到2019,男团选秀这场大型国民情绪实验还在继续。但一支被大众审美认可的男团依然毫无踪迹。

  去年人们都在感叹:偶像团体元年真的到了,现在看来这更像是一场风口上的游戏。

  所有人都在赌。没人知道未来偶像团体行业会不会有彻底改变。当《青春有你》收官变成一场手撕大戏,对于出道的李汶翰李振宁们,和离开的连淮伟施展姚弛们来说来说,一切都还是刚刚开始。

  //resource.jingkan.net/imgs/6cd92920-59b3-11e9-8ae6-e3d0354861f6.jpg

  但愿遭遇围城的2019男团选秀的未来,不会如《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王杰唱的那样:一场游戏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