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农历三月初一,清明节。

飘飘又来给表哥代班了。

飘飘一直觉得,这个节日是最有中国气质的,含蓄,收敛。

哀而不伤,乐又不会忘形。

“欲断魂”后,也还有个“借问酒家”的诗人出来游春。

它与慎终追远有关,与踏青插柳有关,也与一段爱情佳话有关。

说的是它——

《新白娘子传奇》

白蛇与许仙的爱情故事,大家听得多了,不再累述。

可这2019年近百部翻拍作品的头波主力军——新《新白娘子传奇》(以下简称《新新白》)

飘飘看了8集后,倒是决定聊点什么。

皆因我在这一部剧里,看到了国产剧的“新编之难”与“翻拍之困”。

先来说说这新编之难。

难?难在哪。

巨人的肩膀好站,但不好翻越。

既然美名曰“新”,就要有新意,要让人眼前一亮。

开剧第一集,就能看出导演为了这“新意”真是非常努力了——

演员年龄感,减减减。

92经典版《新白》的人物设定,我们都熟悉,是一个御姐和傻白甜的爱情故事。

而新版则完全推翻了这设定,更像是两个少年人的青涩恋爱。

首先是人物的扮相,年龄感很小。

新版白素贞(鞠婧祎 饰),一改旧版赵雅芝那种筷子顶起床单,hold住三界的强压气场。

而是轻盈盈一身纱衣,在熟悉的《千年等一回》曲调中,纡尊降贵,闪亮登场。

可不就是纡尊降贵?

“四千年美女”变千年蛇妖,折损了好些道行呢。

鞠婧祎四不四千年且不提,不得不说,她这个小白蛇的扮相,还真不错。

瘦削婉约,颇有灵气。

眉眼妆设计的尤其好,一改审美疲惫的韩式一字眉,而是两弯八字眉。

飘飘上次在古装剧里看到八字眉,好像还是87版《红楼梦》。

当时,因为翻遍古书,都找不到“似蹙非蹙罥烟眉”中,所谓的“罥烟”是一种怎样的眉形,红楼造型设计杨树云苦恼极了。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早春湖畔,那些卷而不舒的柳叶,又考证了曹雪芹好友敦敏有一首诗中写过“遥看丝丝罥烟柳”终于大胆拍板,要给林黛玉画一个八字眉。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淡而弯的八字眉,助益了演员风露清愁的神态。

而这八字眉,如今在鞠婧祎脸上,同样淡而巧妙。

将她原本尖长的脸,呈现出一种懵懂的、未涉红尘的蒙昧神态,这年龄感,一下就降低了。

只可惜,《新新白》整部剧都磨皮太过,画面泛白,妆容的妙处,不能尽显。整体感觉也过于失真,不接地气。

如果说白素贞似仙似妖,不接地气也就算了。

土生土长在临安的许大官人,也不怎么接地气——

一出场,一身月白色纱衣,万里绝人烟,只有他一个与淡蓝海水,哦不,蓝色西湖融为一体。

飘飘一拍大腿:宗主!是你吗宗主?!

跟着,许仙(于朦胧 饰)换了一身布衣造型,束起方巾,背上药箱,飘飘这才满意——

还是很有书生的儒雅腼腆的。

男女主颜值和造型,还算OK满意。

可我这刚因造型落地没多久,剧情又给我扇到飘上天了——

许仙背着药箱,来到闹市摆摊,挂起一块牌子,题曰:

一诊一两银

???

飘飘想问问编剧,你清楚在宋朝,一两银是什么购买力吗?

《水浒传》中写吴用力劝三阮入伙劫生辰纲时,让阮小七用一两银子,买了一大瓮酒,又买了二十斤生熟的牛肉,一对大鸡……还一笔勾销了阮小二过去欠下的酒钱……

不禁想起老版中许白夫妇的吐槽——

因为他的药

要一两银子一瓶

很多穷人家根本买不起

对,我们不能卖那么贵

卖药的趁人之危来赚钱

会断子绝孙的

黑心大夫啊!

你这样在古代是要被拿去祭天的啊!

说到这,相信大家也看出来了,除了演员造型,这版在角色人设上,也做了相当大的改动。

这也是一种新编常见手法——角色设定,扩扩扩

朋友们,在一诊一两银的高诊金下,站在我们面前的,早已不是那个穷医徒许仙了。

而是钮钴禄 . 汉文!

他会急诊,会猜谜,会做饭。

还会破案,堪称临安小侦探。

会撩,会给妹子(不是老婆)买买买。

会怼,淡淡然三两句话,就给法海安上了个“采花贼”的罪名。

得道高僧,差点被他送进局里喝茶。

他一点也不软弱,不怂,喜欢正面刚。

面对恶霸,他刚;

面对胡搅蛮缠的白素贞,他刚;

面对县太爷,他刚。

这些飘飘都还能理解,但我万万想不到,他连身手,都这么好!

单手秒杀彪形大汉于闹市——

//resource.jingkan.net/imgs/d36c13b0-5c2d-11e9-98e0-ef6484d4c00d.jpg

许仙人设大改,白素贞也不能闲着。

男弱女强……男强,女就弱呗。

那条修炼一千七百年,见证喧嚣尘寰,看透世事沧桑,找个小鲜肉谈恋爱的白蛇,也已经是过去式了。

现在站在我们面前的,是连走路都要学的小白——

不仅小白,而且傻甜。

初入凡尘,被人骂长得像妖精、全家都是妖精。

她反而开心,天真地回答:

您真是谬赞了

我们一家哪有您说的那么厉害

我那一窝,也就修炼出我一个妖精

这么可爱的男女主,身边怎么能没点助攻和备胎呢?

于是新编第三招——人物关系,加加加也上线了。

先是脑洞大开的,给许仙加了个娘——由旧版许仙、叶童老师饰演。

得嘞,许家祖孙三代,她演齐了。

又给小青也加了个娘——由旧版青儿、陈美琪老师饰演。

肯定会比娘亲好看

老师您谦虚了,新版小青虽然可爱,到底不比您当年娇俏又英气。

新版青儿(肖燕 饰)的人设,比起情如姐妹,更像是白素贞的备胎之一。

编剧选择性截取了《白蛇传》古老善本里的桥段——小青开始是个男的(剧中设定为想修男身的蛇)想娶白素贞而不得。

为了心中所爱,甘愿化成女身,侍奉左右。

//resource.jingkan.net/imgs/d36c3ac0-5c2d-11e9-98e0-ef6484d4c00d.jpg

不仅白素贞喜提双性恋小青、松鼠精帅哥等备胎,霸总许仙也多了一位青梅竹马——

故事的前几集,都是他对“青梅”的无心瞎撩。

许仙向白素贞走去……这是要树咚?

不是,是要摘花送给青梅。

服务周到,还亲手帮忙戴上——

簪子坏了

可以用花代替的嘛

飘飘含泪呼告:仙哥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暗室不欺黄花女”的许仙了!

你现在是“暗室有女来捏肩”的“汉文哥哥”了。

当年“船头避险湿衣襟”的良人,也已经不再。

看看这一室温馨,大家嗨皮的场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许白夫妇婚后生活呢。

是的,这的确是一部“大家嗨皮”的剧。

在这种年龄感减少、人设更丰富、感情线更多样的“新编”之下,男主不再“怂”,女主不那么“通透”,明显是更符合年轻人口味了。

可,你若让飘飘概括这部剧,我只会说:

这是一部颜值蛮高的古装爱情偶像剧。

但,现在直到未来,它都不可能作为“白蛇传”这种家喻户晓的传说范本,流传下去,给小孩子讲故事,给少年人做启蒙,给成年人津津乐道。

事实上,我们如今的所有翻拍剧,都只能拍出“爱情偶像剧”。

而没有“爱情传奇”。

这种“翻拍之困”固然有先入为主、时代滤镜作祟,但更为关键的,飘飘不知道大家发现没——

作为以爱情为主线的戏,很多翻拍剧的爱情,并没有使我们感动。尽管它的男主设定更苏、更强大、更撩人,女主更可爱、更开朗、更单纯……

但也就是好看而已,不是人生,更不是爱情。

当编剧努力丰富人设、讨喜的同时,也势必因此失去了,那种属于爱情传说特有的:孤绝的唯一感。

什么是孤绝的爱情呢?

——我只有你,你只有我,在现世中一意孤行。

比较典型的、因为翻拍而失去这种感觉的例子,像是刘亦菲、余少群翻拍版新《倩女幽魂》。

旧版《倩女幽魂》中张国荣饰演的宁采臣,穷酸胆小,一无所有,只有一颗赤子之心,却不能在乱世安身立命,走投无路,只能住在鬼屋。

按现在人爱扣标签的习惯,他不是“渣男”一流,就是“怂货”一个。

而王祖贤的聂小倩,设定生前是个官家小姐,死后却被拘为奴,不得投胎,本是闺阁秀色,竟被迫以皮肉为饵杀人。

他们一个是天缺,一个是地憾,只在交汇时才有灿烂。

一个怕枉死,一个想转生。

可后来,他们都为彼此一意孤行,肯去违背这唯一的心愿。

新版呢?

改了设定,更苏、更撩人。

余少群饰演的宁采臣,不再是穷酸的弱鸡书生,变成黑山村代表人,天天正面刚,一言不合就上山找妖魔理论——不仅不弱,还很有伟大抱负、有领导能力。

刘亦菲的聂小倩,则是个天真烂漫的精灵,“幽”字荡然无存。不仅爱吃糖卖萌,还会和捉妖道士,谈偶像剧式的恋爱。

旧版《倩女》的爱,充满孤绝的唯一感。对彼此,他们是灰白世界的唯一彩色,是大雪中最后一块温暖炭火。

而新版的爱,则是在谈恋爱——

是锦上添花,但变作平行线,也丝毫无碍。

不相遇、不相爱也毫无妨碍的,还有我们新版的许仙和白素贞。

△ 富婆捏肩,妖精为婢,许仙的日子真嗨啊

当男主人设更强大、更苏的同时,他也就失去了许仙这个人物最摧人心肝的那种“悲剧性”——

一个凡人的挣扎。

许仙是92《新白》唯一配哭的人,唯一该哭的人。

苏裂苍穹、自带文曲星bug的许仕林不配哭,尽管他用了几成力气,爱情仍以悲剧收尾,可他收拾心情,转头也就娶了表妹。

而许仙,没什么神通,娘子是妖,儿子是神,家丁是鬼,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男人,陪着全家的妖神鬼玩,奉陪他们一刻,便是他的一生。

他生平唯一大愿,就是娶个如花美眷,悬壶卖药,聊过此生。

为了这个,他拼尽了全力。

当他选择在金山寺出家,面对法海,他柔和温润的眼睛,第一次染上仇恨的红光:

我是来忏悔的,就在肇祸之地忏悔。

我也是来修行的,就在我仇人面前修行。

如果我能见你,而不怒、不怨、不恨,那岂不是就得道了?

所以在你面前修行最为不易,功德却也最大最好!

…… ……

愿将此后修行功德,回向爱妻。

为了赎清孽债、夫妻有日再团圆,他在仇人之地修行,日日煎心,伴青灯蒲团二十年,少年郎熬成了木头人。

观众只能安慰自己:“他现在是大禅师了,应该已经放下了”。

可唱词把他许仙打回原形——“痴心未悟拈花笑,梦魂飞度同心桥。”

他的眼神,也把他出卖——

只有与娘子重逢时,他眼中才又有了神采。

可惜,他拼尽全力,也只换来了三天情缘再相守。

而他从未想过的、却不费吹灰,飞升成仙,成为“碧海青天”里的一员。

成仙,那不是他小男人的"志"。

他的志向,只是相守,而不是在仙境,夜夜各数心事。

广寒宫中高处不胜寒

冷裘孤枕无人可为伴

不如人间红颜伴痴男

凤凰于飞逍遥在人间

所以最后,他神情呆滞,他该哭,配哭。

结局时,他与她最初心动的那个神采奕奕的少年郎,也不大一样了。

那是她、一个通透的千年老妖精,堪破沧桑,看透世情与人心后,遇上的一个傻小子,心动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d36c3ac1-5c2d-11e9-98e0-ef6484d4c00d.jpg

这种心痛与心动,可不是许苏仙、小傻白可以懂得的。

毕竟,他之前的生活那么精彩,她以后的红尘之旅还有无数可能。

他的伞不为她遮,她也不为他而来。

他们与别人站在一起,看上去也很般配。

如此牛掰而烂漫的人生,不需要谁来报恩,也不需要谁来赎孽。

于是,编剧也就干脆删去了“白蛇报恩”的设定。

当祝英台的闺中生活乐趣无边,当梁山伯与师父女儿看对了眼。

当聂小倩和燕赤霞谈恋爱,当林黛玉和霸道总裁北静王出了无数本同人,我们的口号是“当侧妃也比渣男贾宝玉要好”……

这故事,越发丰富。

可也越发不成个故事了。

更不配谈上“传奇”。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