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肉叔被刷屏了。

4月10日晚21点,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照片在中国上海和台北、比利时布鲁塞尔、智利圣地亚哥、日本东京和美国华盛顿全球六地同时对外发布,这是人类首次通过图像直观的看到黑洞

喏,搞半天黑洞就这哥们,一个“暗夜火柴头”:

图片版权属于欧洲南方天文台

肉叔想借这个“黑洞首次现真身”的机会,聊聊我最爱的电影之一。

《星际穿越》

它也提到了黑洞,并被盛赞:

以往的电影中,从来没有人展现过黑洞和虫洞确切的样子,《星际穿越》做到了,这是人类目前为止得到的最符合物理原理的黑洞景象。

这话不是诺兰粉丝肉叔胡吹的,而是来自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天体物理学、引力波以及时空扭曲理论领域的泰山北斗——基普·S·索恩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科学界的大拿,索恩还担任了《星际穿越》的执行制片,为视觉工作室提供了黑洞和虫洞的计算公式。

没错,电影里黑板上那一大片公式推导不是胡写的,是索恩自己亲手推导、写上去的。

光头索恩和成功保住发际线的诺兰

有了索恩的科学论证,再加特效团队,电影通过数据、公式、环境,在软件引擎中模拟出一根根光线出现的形状、位置、变化。

才有了号称“人类历史上最符合物理原理的黑洞景象”。

(当然这个名头现在易主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ab4fc0-5cfd-11e9-98e0-ef6484d4c00d.jpg

但《星际穿越》的牛逼,绝非仅仅是在银幕上呈现了虫洞和黑洞等物理景象。

那今天就聊聊《星际穿越》吧。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坐稳,我们起飞——

星际穿越

Interstellar

哪怕是诺兰脑残粉,有几句话肉叔也不得不放在前面——

诺兰最牛逼的地方是,他能给最烂俗的东西,包装上最非凡、又最大限度确保所有人都能看懂的视听语言。

《星际穿越》就是绝佳的例子。

几个关键元素看上去特别高大上:

末日、科幻、宇宙冒险、悬疑。

但他的实际操作,特别接地气——

近未来的地球,黄沙漫天。

因枯萎病,各种农作物相继灭绝,粮食严重不足,人类离毁灭近在咫尺。

跟所有人一样,前宇航员库珀(马修·麦康纳 饰)也不得不改行做了农民。

女儿墨菲房间经常出现超自然现象,书架上的书有时会离奇掉落。

关键是,书掉下来后,书架上的空位,完全可以用摩斯密码或者二进制转译成单词或者坐标。

就好像书架在一直跟她对话似的。

所以,墨菲一直认为书房里住着一个“幽灵”。

库珀是前宇航员啊,科学家那一卦的,怎么可能相信怪力乱神呢?

开始他也不当回事。

直到。

一次沙尘暴,书房的神秘现象再一次出现,落下的灰尘组成了二进制码。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ab9de0-5cfd-11e9-98e0-ef6484d4c00d.jpg

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库珀,肯定不能再把眼前的景象,当成小女孩听多了鬼故事的幻想了。

很快,库珀就发现,灰尘组成的二进制码,其实是一个坐标

从未放弃宇航员梦、心底还渴望探索宇宙库珀,很自然地就认为,是“幽灵”在引导自己去那里。

我觉得我生来就该是个宇航员

我们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了

我们是探险者、开拓者,而不是什么守护者

果然,通过“幽灵”给的坐标,库珀找到了NASA的秘密基地。

在粮食紧缺的末日,人们不允许NASA继续烧钱探索宇宙,所以他们必须偷偷造飞船——

他们知道,最后一种粮食作物离灭绝已经不远了,再不找到一个新家园,人类迟早要玩完。

NASA发现,“幽灵”在土星附近放置了一个神秘的虫洞,通过虫洞很可能可以找到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

为了拯救人类,让女儿可以生存下去,库珀接受了太空探索的任务。

库珀历经所有太空科幻片必备的宇宙冒险。

毫不夸张地讲:

《星际穿越》里探索的新家园,几乎是电影史上想象力和科学原理结合得最扎实的。

库珀他们探索的第一个星球,因为靠近黑洞,在引力的作用下,根据广义相对论,时间膨胀大约六万倍。

什么意思?

这颗星球上的1小时,相当于地球上的7年。

库珀他们接收到先遣队的信号,发现疑似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

当他们以“地球时间”飞行几年抵达这里,才发现这颗星球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掀起如山般侵袭而来的巨浪,人类根本无法生存。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ab9de1-5cfd-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哇靠先遣队坑人啊?!这都几年过去了,早怎么不说这里不行?

没有,他们真没有骗人。

因为以这颗星球的时间来计算的话,先遣队才刚刚着陆没多久,甚至很可能几分钟前才遇难。

从离开飞船,到返回飞船,库珀他们耽误了几小时,当他们再回到以“地球时间”运行的飞船上时,你猜过了多久?

黑人科学家都等得长出白胡子来了……

嗯,23年。

服。

肉叔最服诺兰的,就是——

不管多天马行空、多看似不可能展示出来的概念,诺兰都有办法把它降维成大白话般的影像,明明白白地给大家展示出来。

《黑暗骑士》,是把道德义务概念,降维成电车难题,塞进超级英雄题材的壳中;《西部世界》,把哲学终极问题的“我是谁”,降维成缸中之脑,塞进人工智能的壳中。

《星际穿越》更“缥缈”,干脆把只存在于物理书上晦涩难懂的概念,相对论、时间的不一致等,就这么真切地展现在我们眼前。

不服不行。

但。

还记得么,肉叔一开始就说,在诺兰的电影里——

所有的“非凡”都只是外壳,他电影的真正内核,其实是“烂俗”。

常见的就几个:爱、信任、勇气等人类最宝贵的精神特质。

还是说回《星际穿越》。

内核特别烂俗,特别不高大上,跟科幻大片的名头特别不搭,就一个字:

爱。

爱不光能在宇宙中发电,在《星际穿越》中,还能带你穿越时空回到家。

历经沧海桑田的库珀,验证了几个“新家园的可能”,实际上都不可能实现后,决定回家。

回得去么?

在电影中几番出现,最“大”的配角终于来了——

黑洞。

在《星际穿越》之前,肉叔一直以为黑洞就是个黑窟窿,没想到是个球

电影最高杆的一幕来了。

具体科学原理,引力透镜、引力弹弓、时空奇点等等,肉叔就不解释了。

(其实是解释不了哈哈哈哈)

总之,燃料消耗殆尽,不可能靠飞船飞回地球的库珀,不得不穿越黑洞。

这一幕太美了,伟大与渺小、力量和毁灭、死亡和希望,各种复杂情绪被裹挟吞并到一个镜头中。

肉叔忍不住给你们看一眼小小飞船抵近黑洞的景象: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abc4f0-5cfd-11e9-98e0-ef6484d4c00d.jpg

进入黑洞的库珀,意外掉进一个神秘的五维空间。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abc4f1-5cfd-11e9-98e0-ef6484d4c00d.jpg

这个空间,库珀很熟悉——

墨菲的房间。

在这里,诺兰还没忘把烂俗的“亲情”包装成高杆的概念,再次成功地展示了高维度空间——

在五维空间看三维空间,时间将会以实体的方式存在。

说得再通俗点。

库珀所在的这个五维空间,其实就是每个时间点里墨菲房间的排列组合,包括过去、现在、未来,他可以任意观察任何时间点上,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abc4f2-5cfd-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库珀要怎么做?

嗯。

别忘了诺兰是玩悬念的高端玩家,在这个已经杂糅了科幻、冒险、宇宙、亲情的电影中,他还加入了悬疑的元素。

还记得么,电影一开始,就挖了个坑——

墨菲房间里的幽灵,会把书从书架上推落。

再看下,身处五维空间的库珀。

没错。

库珀在书架后面。

墨菲小时候,房间里推落的那些书,正是此时此刻在五维空间里的库珀,从书架后面推落的。

你看。

就为了表达个“爱”的母题,又是广义相对论,又是高维空间,又是引力透镜,又是时间曲率……

所有的高概念,都只是为它服务的——

动态变化的时空中,唯一永恒的,只有爱。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abc4f3-5cfd-11e9-98e0-ef6484d4c00d.jpg

最后,肉叔要再聊一点点有关科幻电影。

科幻电影最经常被诟病的一点是:不够硬。

什么叫硬?

库布里克在《2001太空漫游》里展示过,没有磨叽,没有黏糊,一个骨棒飞上天,下坠时切换到太空飞船的镜头,直接穿越人类的千年发展史。

冷,硬,充满理性之光。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abc4f4-5cfd-11e9-98e0-ef6484d4c00d.jpg

相比之下,什么《星际穿越》,什么《流浪地球》,都不行,太软,太腻歪,充满感性的黏糊。

肉叔在豆瓣上看到不少硬科幻影迷带着鄙夷普通影迷的语气给《星际穿越》和《流浪地球》打1分:

诺兰真是“明明能直接打架但我就是要BB”的集大成者,那么多能全场屏住呼吸的人,有空去检查下呼吸道啊(《星际穿越》)

求求编剧,人类都快失去地球了,生存才是最重要的。请别再bb这点家庭琐事和煽情烂梗。(《流浪地球》)

它们拍“家庭琐事”,真的烂俗?

肉叔不觉得。

先抛开主题来说,一部电影,在完成了高效的叙事技巧和丰富的表现方式后,作为电影本身,难道还不够么?

再来。

主题。

想不通,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类的情感共鸣,开始变成了所谓的,“廉价地摊文学价值观”——

比《流浪地球》还“过分”。《星际穿越》中,完全没有宇宙怪兽的猎奇噱头、完全没有大爆炸的感官刺激、完全没有莫名其妙的狗血爱情,只是特别朴素的,父亲和女儿之间的羁绊,和一点爱人间的牵挂。

你说这羁绊,真的“俗”?

有点吧。

但想想看。

为什么那么多包括电影、文学、绘画等等艺术形式,都在孜孜不倦地去证明“爱”的伟大,以至于,泛滥到让它看上去特别“俗”?

还不就是因为,它超乎寻常的“不俗”之处——

爱,从来无法……

被证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