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不同品类音乐综艺的诞生,从制作方到观众都在等待着华语音乐能够籍由与“综艺”合体实现逆转和新生,悉数每年超过20档音乐类综艺中,谁能以创新和用心找到这个时代被记住的声音?


2019年爱奇艺的《我是唱作人》试图抛开一切标签束缚,用节目中的交流和不同类型唱作人在严苛赛制中的表现,对华语乐坛的未来发展进行有意义的探索和讨论。作为首档华语唱作人生态挑战节目,这款将音乐多样性嵌入严苛赛制中的超级网综能否达成期待?4月12日爱奇艺全网独播的《我是唱作人》将给出答案。


//resource.jingkan.net/imgs/90068fb0-5d40-11e9-98e0-ef6484d4c00d.jpg


超高门槛“淘汰”半个华语乐坛 残酷赛制力求激发创作能量

以往相似类型的综艺,开播前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导师和参赛者阵容,“人”自然是节目最大的看点。《我是唱作人》似乎对阵容吸睛并不看重,反而是节目赛制引发了网络大讨论。举个简单的例子,8位唱作人之一的王源在尚未官宣之前便有粉丝纷纷在《我是唱作人》官微下表示“赛制太残忍,抱走不约”,而王源本人也在一次媒体采访被问到“最近做过最刚的事”时表示:“参加《我是唱作人》是我最近做过最刚的事。几天之内写歌跟人家PK,PK输了就淘汰多残酷。”还调侃自己“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resource.jingkan.net/imgs/9006b6c0-5d40-11e9-98e0-ef6484d4c00d.jpg


这个官方民间双吐槽的赛制究竟残酷在哪里?唱作人选拔部分,网传节目准入资格有一条是“至少拥有7首未公开发表的原创作品”。毫不夸张的说,这个超高门槛几乎让半个华语乐坛被拦在其外,而这仅仅是可以参赛的准入资格。成功当选唱作人后,恭喜你,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resource.jingkan.net/imgs/9006ddd0-5d40-11e9-98e0-ef6484d4c00d.jpg


《我是唱作人》节目赛制的demo互听环节,用音源直出开启一场唱作人生存游戏,力求褪去矫饰。被毛不易调侃像“手术室”的录音棚让紧张指数再升级,8位唱作人开启罕见残酷内投模式,以最挑剔的耳朵和最毒辣的“榨汁”进行投票,决定上中下位区生态格局,而谁会成为这个环节的勇敢第一人拭目以待。


//resource.jingkan.net/imgs/9006ddd1-5d40-11e9-98e0-ef6484d4c00d.jpg


每个唱作人都等待着被“榨汁”,从“直击内心的歌词”到“娓娓道来的音乐”,从“没有诚意”到“内容信息量大”,唱作人们嘴里“不想遇到的对手”又是谁?


//resource.jingkan.net/imgs/9006ddd2-5d40-11e9-98e0-ef6484d4c00d.jpg


《我是唱作人》总导演车澈在采访中的一番形容将这档节目的压力颇为生动的传达给了每个人。首先,赛制通知部分,“节目组会至少提前一周通知唱作人赛制,同时要求他们每一周拿出全新的原创作品进行比较。这样看起来给了唱作人提前排兵布阵的机会,其实在赛制压力之下,节目录制中出现了有的唱作人经由比赛交流后产生新的创作(对抗)灵感,把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原创作品全部推翻,用有限的两三天时间重新创作以便能够稳操胜券。这个部分确实逼哭不止一个唱作人。”


//resource.jingkan.net/imgs/9006ddd3-5d40-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其次,针对唱作人demo互听环节,车澈认为初步排名即采取两两对决的模式比在多人次中取得某个排名更容易激发唱作人的自觉,在A和B两者之间进行选择,两种风格的音乐正面交锋,会让唱作人的思考维度更直接,也增加了创作的紧迫感。第三,排位挑战环节令人紧张的并非不同排位唱作人之间发起挑战,而是赛制中期会空降实力唱作人进行“光速补位”,至于补位唱作人的水准,已经官宣的萨顶顶足以证明对于所有唱作人来说,这是一场“不到最后一秒你无法放松精神”的比赛。


//resource.jingkan.net/imgs/900704e0-5d40-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对此,车澈形容“节目淘汰比例非常高”,他直接将整个节目划分为“淘汰日”和“非淘汰日”。而经节目组核算,在节目录制大概2/3的时间里唱作人都面临被淘汰,压力之大可想而知。由此可见,比光速补位更加可怕的似乎是时刻存在的“光速淘汰”。


逼疯所有人的赛制之外,“101评审实名制投票”则体现了爱奇艺的“玩心之下”是十足诚意。101位到场评审由网络报名选出,不同性别、年龄、职业乃至地域的人汇聚一堂,从音乐学院教授到挖掘机司机,节目播出现场公开所有投票票面并进行公正。101评审团成为折射整个华语音乐市场的缩影,唱作人可以为更为直接的感受到自己的创作所面对的“市场反馈”。值得一提的是,101位评审还会上传投票理由到社交媒体,为残酷赛制注入了一丝感性。


//resource.jingkan.net/imgs/900704e1-5d40-11e9-98e0-ef6484d4c00d.jpg


挑战和机遇从来并存,对于每一位参与其中的唱作人来说,在短时间内将自己多年的积累、才华、音乐性融合为撼动人心的旋律成为自己在这场“战役”中的关键武器。

为音乐保“真”   新鲜多样成华语乐坛新歌种草机

残酷赛制所带来的高压之下,不同音乐风格的唱作人用“打造更优秀的原创音乐”展现其生态的一个切面。8位上半季首发唱作人分别是王源、热狗MChotdog、毛不易、汪苏泷、梁博、曾轶可、高进、陈意涵Estelle,从民谣到嘻哈,从摇滚到流行,每位唱作人都是华语乐坛具有代表性的人物,这一次,在《我是唱作人》的集结号下汇聚一堂,用原创音乐为“唱作”发声。


有趣的是,8位唱作人被赋予了不同的水果身份,每种水果代表了唱作人的音乐风格或是状态,赛制更像携带锋利刀片的“榨汁”机。究竟这些“水果”经由榨汁后会得到怎样口感的果汁,这杯果汁是经由各种方式悉心保存还是被“随手倒掉”,《我是唱作人》意图在榨汁的过程中向市场抛出“什么样的音乐才是当下市场所需要的”这样的问题,并寻求答案


//resource.jingkan.net/imgs/900704e2-5d40-11e9-98e0-ef6484d4c00d.jpg


而8位不同风格的唱作人聚首产生的化学作用也让人对节目充满期待,略“酸”但清新的“柠檬”陈意涵Estelle、正常人都会喜欢的“蓝莓”梁博、坦言自己像“西瓜”的毛不易、吃热狗少不了“番茄”酱的热狗MChotdog、霸气“火龙果”王源、很贵的“榴莲”汪苏泷、好吃的“水蜜桃”曾轶可和南北方皆宜的中年“西瓜”高进,每种水果要面临其他水果的“榨汁”,在爱奇艺刚刚结束的“乐享尝鲜日”开播发布会中,这些水果已经开始进入“榨汁”模式,可见真正的节目中毕竟好戏连台。


//resource.jingkan.net/imgs/900704e3-5d40-11e9-98e0-ef6484d4c00d.jpg


每位唱作人将展现怎样的自己?毛不易希望“在自己喜欢的风格里作出尝试和改变”,王源希望“大家忘记自己是谁,专心听王源的唱作”,高进坦言“想要榨汁毛不易”,汪苏泷则想要“摸索比赛歌曲和专辑歌曲的不同”,曾轶可表示“自己能够登台的每一期都会不同”,而带着使命感来的热狗MChotdog则想要“颠覆制作人角色,打脸质疑者”,梁博想要“从简单生活出发,表达内心”, 陈意涵Estelle表示“很紧张,希望被期待”。


//resource.jingkan.net/imgs/900704e4-5d40-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催人“泪下”的赛制,风格多样吸睛的唱作人之外,节目组在剪辑方面放弃了最擅长的“剧情”,专注展现唱作人及其音乐,这是对于《我是唱作人》里出现的每首全新作品的最大回报,因为它们都“初见众生”,势必要让出自原创的它们完整、新鲜的展现给所有人。或者说,这档节目中唯一不惧淘汰、补位的存在就是每首作品都是新歌并拥有足够的多样性。谁将走得更远?是高进耳熟能详的歌曲,还是曾轶可这样可能有一点怪,是毛不易的娓娓道来,还是热狗MChotdog的真实而锋利……整期结束后由不同唱作人贡献的90余首全新作品,使得唱作人舞台成为名副其实的“新歌种草机”,正如热狗MChotdog所说:“想听我全新作品的,来唱作人。”


//resource.jingkan.net/imgs/90072bf0-5d40-11e9-98e0-ef6484d4c00d.jpg


《我是唱作人》总监制陈伟认为,《我是唱作人》的种种做法背后蕴藏着一个“反算法”的乌托邦,算法时代可以更多个性化需求,但同时也固化了兴趣;唱作人则立足互联网人的“算法”,通过反算法的创作方式,让更多人开启“常规算法”下无法得到的内容,而这个看上去有点格格不入的乌托邦,本意是要呈现华语乐坛多样性并引发讨论。这并非一次结果为导向的讨论,相反,这是一个有着乌托邦精神的勇敢创新。




作为首档华语唱作人生态挑战节目,《我是唱作人》开启了节目和唱作人的双重挑战:每一个怀揣音乐梦想、力求用真实原创音乐表达自我的唱作人已如箭在弦,新的机遇必将带来更为严苛的挑战;于节目来说,残酷赛制和圆融多样音乐的背后,是上线后抢占热搜再被光速遗忘,还是能够引发行业讨论直面华语音乐未来走向,所有人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