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转自知乎:Hannibal Lecter;图片为小编整理。


初次认识陆川,是通过电视剧《黑洞》,那时候,他还只是编剧。我只被开头结尾黑色背景上导演管虎那个红红的印章所吸引,对于这扣人心弦的剧情是怎么来的,并不关心。然而,多年过去,无论何时回顾起这部剧,无论看多少次,都是津津有味。


//resource.jingkan.net/imgs/912ac790-5d44-11e9-98e0-ef6484d4c00d.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912c4e30-5d44-11e9-98e0-ef6484d4c00d.jpg


第二次认识陆川这个导演,是通过《寻枪》和《可可西里》,

那时的我青春年少,还是电影门外汉,连发烧友都算不上。


但是,透过荧幕,明明感受得到西部原野的粗犷,男人的责任担当,殉道者的勇敢执着,还有一个有骨气,有良心,有理想的艺术家,敢于针砭时事,伸张正义的良心和勇气。从此,陆川这个名字,刻在了我脑海里。


//resource.jingkan.net/imgs/912cc360-5d44-11e9-98e0-ef6484d4c00d.jpg


第三次认识陆川这个大导演,是通过《南京、南京》,虽然这部片子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但是我却认为,这不失为他的巅峰之作,那灰蒙蒙的,如黄泉死灰一般的视觉效果,那沉重的,令人窒息的压抑感觉,那仿佛跳出红尘,漠视一切喜怒悲欢的,对战争罪孽的讽刺,对世事无常的调侃,如神祗暗允,如鬼斧神工,如世外天籁。


所以,在我的意识里,这是个有才华的导演,不会随随便便生产一堆垃圾。


中国过去有一句古话,叫人怕出名猪怕壮,


电影里也有一句俗语,叫偷偷地干活,打枪的不要。


当一个人承受的褒扬和诟病都达到了相当的数量,那么只能说明,他火了,夸他的人爱着他,神魂颠倒,骂他的人关注着他,咬牙切齿。


不是所有人,一辈子,都有机会成为风口浪尖上的话题。


//resource.jingkan.net/imgs/912cea70-5d44-11e9-98e0-ef6484d4c00d.jpg


不知不觉,出国就快十年了,十年后,再一次被陆川导演这个话题吸引注意力,则归咎于这《九层妖塔》。


之前,也收到过很多邀请和提问要我对这个作品给予点评,在没有接触到片源的时候,我没有能够写点什么,但是看了很多评论,不禁好奇,这究竟是他的一次出走,还是回归,升华,还是堕落,成功,还是失败?这究竟是他坑人,还是人坑他?


没想到,片源竟然来自我文艺的外国朋友,今天我们约好,在一个小型审片室里观看了这部电影。


我是《鬼吹灯》的忠实粉丝,我觉得《鬼》有一种魔性,在人心深处构建的一种关于盗墓、探险、悬疑的,近乎于马克思•韦伯所提出的理想型是完美无缺的,是不可模仿的,于我而言,小说版永远不可以被任何其他形式来表达,来诠释,来超越,所以在看这部片子之前,有着很多担忧和顾虑,毕竟现在市面上无论是好心还是恶意导致的毁著改编实在太多。我既不想我心目中《鬼吹灯》的良好形象被摧残,也不想我心目中陆川大导演的形象被摧残。


我的朋友安慰我,每一件作品都是独立的,从小说到荧幕,跨越了若干层次的文本,早就是天差地别,你为什么一定要带着对文学创作的既定的刻板印象,偏见,歧视去欣赏一部新电影呢?你累不累呢?


他说的仿佛也有一些道理,于是我只当是什么也不知道,刷一部新片。


//resource.jingkan.net/imgs/912cea71-5d44-11e9-98e0-ef6484d4c00d.jpg


从第一帧画面开始,就有点找到了感觉的样子,因为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令人熟悉了,对于每周要刷片,验片十几部的我们来说,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就是典型的好莱坞动作冒险电影,经典冒险游戏的调调。单纯从特效上来说,肯定和国外效有不小差距,然而比起同类的很多国产片,其实是非常令人振奋的。我的外国朋友看得不亦乐乎,甚至煞有介事地告诉我,他原以为中国只拍得出金銮禁苑,三皇五帝,老爷太太,妖魔鬼怪,或者我们经常吐槽的雷锋叔叔,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一手。


此时此刻,我觉得他,一个歪果仁,却真的是把这个作品当做一个作品来欣赏,而不是当做商品来点评。


很多人诟病陆川的《九层妖塔》是因为脑海里先入为主了大名鼎鼎的《鬼吹灯》。说实话,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鬼》,如果一定要拿原著来做标准,那么面对规模宏大,结构精密,坑洞满地,脉络复杂,大气磅礴的神作,一部短短的电影,在面对无鬼神,无精怪的狗屁审查要求,在面对落后的技术,有限的资金,各方利益这些现实掣肘条件的时候,是那么的无力。


所以无论是谁来拍,是必然不可能完全还原原著,也必然很容易就得罪大量粉丝的。


但是如果跳出来看,只是把这个作品当做一部独立的,国产的动作、冒险特效电影,那么其实它也并非就真的像有些人说的那样,一无是处。


//resource.jingkan.net/imgs/912d3890-5d44-11e9-98e0-ef6484d4c00d.jpg


首先,它的特效做得还是可以的,在面对光腚菊神经病摧片狂魔找茬的情况下,一个完整的艺术品最后能被糟蹋成怎样,能够保留多少给观众,没有任何一个人说得清楚,什么建国以后动物不许成精,什么交给国家,任何好的点子送上去都会被搞残为如此,所以为什么不讲一个全新的故事,做一次大胆的尝试,在夹缝里进行一次争取和实验呢?于是从各种精灵古怪的原著,到只能遵守物理定律的两种大小怪兽,从国外完整的产业链,精密的分工,雄厚的资本,高超的技术,到有限的资金,稀缺的人才,匮乏的经验,导演要用四两拨千斤,也是醉了,然而仅凭这两种小怪兽,仅凭把主要力量都花在特效上,最终还是营造了一种令人心跳加快,肾上腺素紧张分泌的紧张感,这结果本身,还是值得肯定的。


为什么中国人不能有自己的带特效的悬疑、冒险、娱乐电影?为什么中国观众一定要用世界上最最严苛的标准来扼杀一个努力尝试和争取的导演?为什么我们甘愿被好莱坞赚得盆满钵满,就是不能够容忍本土的艺术家成长呢?


其次,面对完全迷惘,被资本左右的电影圈钱市场,面对如同羔羊般任人宰割的观众,一个导演,是把成本投到特效上,做点干货,还是把成本投到编段子,请明星上,最终的效果,必然是天差地别的。然而哪一个更实在呢?


大家都知道,找几个名人来讲几个笑话,把大家逗乐,这钱赚得既轻松又愉快,然而偏偏就还是有人比较任性,想在没有人走的荒原上踏出一条路来,这又有什么不对呢?


最后,毕竟还是初级阶段,初级阶段的政治,初级阶段的经济,初级阶段的技术,初级阶段的艺术,没有哪一个导演不想做最完美的艺术,做最纯粹的追求,然而,他们也没有义务就要甘于清苦,毕竟人活着,是要吃饭的。同样,艺术和技术的升级,也是需要钱的。


//resource.jingkan.net/imgs/912d5fa0-5d44-11e9-98e0-ef6484d4c00d.jpg


期待陆川导演能够从无到有,学习进步,从青涩到成熟,逐渐开拓出一条属于中国人原创的动作冒险悬疑特效大片的道路。


期待续集会更好,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