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总决赛很少能创造神级现场,但《歌手2019》的歌王刘欢做到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2ce30-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当刘欢将《甄嬛传》中的《金缕衣》、《菩萨蛮》和《凤凰于飞》三曲合一进行演唱,歌曲首尾将姚贝娜的原音重现,从而完成了这对“师徒”的隔空对唱后,他忍住眼泪说:“我把她带到了歌手最后的舞台上,她一直想来这个舞台…”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2f540-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这一刻,本季歌王已然没有悬念。

  当何炅问场下观众希望谁拿下歌王时,即使场内还有人气更高的声入人心男团,但几乎所有人都在呼唤刘欢的名字,这位中国歌坛的殿堂级人物最终以62%的超强得票率,击败吴青峰夺下本季歌王。

  至此,《歌手》七届歌王分别是:第七届:刘欢;第六届:Jessie J;第五届:林忆莲;第四届:李玟;第三届:韩红;第二届:韩磊;第一届:羽泉。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1c50-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但现在有人问出的是:刘欢会是《歌手》最后一届歌王吗?

  在总结本季《歌手》的时候,被提到最多的一个字,就是“糊”。在55城市网的收视率上,前13期节目,没有一期破1,在许多关注者看来,刘欢齐豫吴青峰声入人心男团的神仙打架也没能挽救它的颓势,就像过去几季一样,许多人都在问:“歌手”为什么不行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1c51-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可是《歌手》真的不行了吗?

  流行音乐不再流行,是这几年华语流行音乐的一个最大现象。当华语流行音乐随着实体唱片业一起沉没,一档被乐评人耳帝称为收割华语乐坛最后红利的音乐综艺,又怎么能独善其身?

  人们总是乐于歌颂新爆款的到来,却避而不谈一款综艺的衰老与终结。

  衰老从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从《歌手》爆红的第一季就注定的结局。

  但真正值得问的是另一个问题:从第五季开始,似乎每一季总决赛都是大结局,但面对铺天盖地的唱衰和质疑,《歌手》依然是国产音乐综艺最后的王牌。这又是为什么?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1c52-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答案,或许就在这场《歌手》史上阵容不是最豪华,话题点不是最多,却是最真挚的永远不可复制的一场演出里。

  就像刘欢在总决赛上说的,这个舞台没有王,只有歌。

  蔡依林王力宏张杰都来了!但帮唱团表现最炸裂的,却是最先被淘汰的那组

  这届《歌手》总决赛的明星帮帮唱环节,帮唱阵容也是很强大了,王力宏帮唱声入人心男团、张杰联手杨坤、蔡依林对唱青峰,但讲真,这几位大牌帮唱歌手出来的效果,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好。

  吴青峰与蔡依林合唱的由青峰作词,Jolin原唱的《怪美的》,原本是要点燃全场的爆点,但大概是为了配合大众审美,原本更加怪诞的电子乐新潮曲风,被改编成了相对通俗的硬摇滚。原唱蔡依林依然游刃有余,唱出了一个自在燃烧的音乐世界,但吴青峰的演唱以唱和声为主,最终也缺乏了充满爆发力的荒诞感。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4360-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但既然选了这首歌,如果太迁就现场观众,歌曲便会失去原有的味道,不如还原原唱来的好。

  王力宏的小提琴演奏开场真是非常拉好感了,《You Raise Me Up》的前奏响起,现场就变成了音乐会现场,王力宏虽然是流行天王,但他的美声功底是在的,配合阿云嘎三子的歌剧式唱腔,“阿宏川菜”的配合依然是行云流水。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4361-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前半段仿若跨越万山之巅,一步步将情绪带到高潮,可惜后半段在直播中听起来配合是有些凌乱,王力宏的几次独唱发挥还是略显吃力,好在他还是把主要表现机会留给了声入人心男团,整首歌总体还是不俗。

  至于杨坤张杰带来的《灌篮高手》片尾曲《直到世界尽头》,依然是情怀致敬向,杨坤沙哑又燃情的嗓音配合张杰的火力全开,竟有种出人意料的默契感。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4362-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两人在舞台上的交锋与碰撞,又仿佛一场心有灵犀的配合,是将整个舞台彻底点燃了的,特别是张杰一段华丽吟唱升Key很努力了,看得出是拼了命在帮唱,并且这么燃的现场却出奇地稳,是实力派的证明。

  比较遗憾的部分是观众太熟悉的歌曲硬要用马头琴来配合,感觉是为了突破而突破,反倒影响了这场珠联璧合的演出。

  如果说上述大牌帮唱的表演是各具特色又未尽完美,那么龚琳娜&石倚洁&王珮瑜表演,则是既冷门,又充满了艺术震撼力,是帮唱环节最具压场感的演出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4363-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这首《武魂》最难的地方,是龚琳娜艺高人胆大的,将民歌、美声、戏曲全部放到一首歌里,而且找来的,也都是行内的顶级人物,整首歌都可以感受到大气磅礴的音乐气场满溢,高音歌唱家石倚洁和京剧新声代领军人物王珮瑜的演唱意韵雄深,龚琳娜的演唱古韵绵长,三声合唱的的气息、共鸣,都是教科书级别的,现场演唱高音部分却如波浪翻滚、气势逼人,完全唱出了《垓下歌》高低起伏之间的历史绵长。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6a70-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更出奇的是三人的演唱又与最后三人与少儿合成团营造出更恢弘的声韵气场,骚体诗与古词在庄严肃穆,好似破釜沉舟,又似绝地而生。

  这样的表演已经超越了流行歌曲的范畴,而是具有了艺术品的质地了,但,又真的很容易唱得台下观众一脸懵逼,这种选择本身,便是勇气,而最终的呈现,则是对艺术家底色的最好证明。

  刘欢和《歌手》钉子户谭维维的表演也够精彩。

  当初听说刘欢要唱这首范晓萱的《我要去哪里》的时候,就不免担心起来,原版的声音充满了迷幻空灵,和刘欢的风格是南辕北辙了,结果刘欢开口第一句,就稳了。诚意。范晓萱的版本是个性女子任性的漂移,刘欢的版本却是舞台剧式的哲学探寻,谭维维比范晓萱更加肆意的演唱真是加分,配合刘欢穿透力的歌声,很容易就带着观众进入充满梦幻的音乐世界,最终也的确在电子与摇滚融合中,唱出了过去从未见过的,阴郁、张扬甚至迷幻癫狂的刘欢。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6a71-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当然也有几场演出未尽完美。

  波琳娜联手乌克兰儿童好声音冠军达涅利亚、菲律宾歌手达伦小子和说唱歌手艾热的表演,三种不同的表演风格,实话说并没有完美融合到一起,一首迈克 · 杰克逊的经典歌曲《We are the world》,多少唱得有点凌乱,好像几位绝世高手,却总是用不到力一样。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6a72-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而从齐豫携手胡夏唱《知否知否》,实际上就已经把不争写在了脸上。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6a73-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齐豫的表现依然是稳的,唱腔婉转动人,如潺潺流水,自有无惧时光的温柔,胡夏的配合也很妥帖,问题是在这样一场人人放大招的总决赛里,这样的表演还是相对小了,精彩,但却不够炸裂。

  最终刘欢、青峰、声入人心和杨坤进入最后对决,似乎又是一个相对合理的结果。

  总决赛车祸现场常有,神级现场从没有!但刘欢却和逝去的姚贝娜完成了一场伟大的演出

  相对于过去几年《歌手》总决赛独唱环节的车祸现场不断,这的确是少有的高水准整体演出了。

  吴青峰的全新创作《歌颂者》巧妙揉入了自己的金曲《起风了》,是真的唱出了内心的音乐体验与共鸣,千言万语,都融入那句:“我想我很适合,当一个歌颂者。”

  歌者的使命,是为人间喜乐做无尽的歌颂唱游,这首歌又是献给创作者与音乐的,是属于歌手的主题歌,唱到中途刘家凯意外出现,既是泪点,也是符合歌曲本身的陪伴见证的内涵,青峰在演唱时眼乏泪光,简单质朴,没有太多的技巧,却能字字敲击大家的心灵,是高水准的演绎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6a74-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声入人心男团也完成了一场爆发式演出。

  《变身怪医》的音乐剧选段《就在这瞬间》是郑云龙在《声入人心》上第一次登场时的歌曲,选歌本身就很有意思了,“唯有这一刻,世界在闪耀”的大气,又无比符合总决赛的氛围。 那种元气充沛而充满光彩的演唱也恰如其分地诠释出了这首歌的意蕴——就在这瞬间。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6a75-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激情澎湃的歌声随情感层层叠进,音乐少年的眼眸光芒涌动,梅溪湖36子的祝福随声,那种音乐剧的磅礴大气在现场充盈碰撞,是结束,也是对声入人心男团《歌手》之旅的最好总结。

  杨坤的选曲也很有意思,来自前西德的Boney M演唱组的代表作《巴比伦河》。70年代末中国青年的“时尚旋风”,在杨坤的沙哑嗓音与跃动唱腔之下将往事徐徐带出,看似轻快实则唱出漂泊在外的异乡人的无尽相思。唱到最后一场,杨坤完全放下了包袱,油腻不油腻都无所谓,只求唱出心中金曲。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6a76-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上述这些表演怎么样呢?真的是非常完整、精彩的演出了,但他们最后遇到的是一个爆发出大魔王实力的殿堂级歌手,今年刘欢的总决赛现场,不仅是神级,完全就是超神级。

  因为刘欢本场的表现,真配得上歌唱家之名。

  当姚贝娜原声惊现,缥缈动人的女声和刘欢浑厚的男音完成了完美交织,唱的是爱别离求不得的爱恨离愁,但歌者在歌曲之外的命运,却为听众展现了更丰富的情感层次与想象,当回忆如翻江倒海而来,刘欢不仅完成了对姚贝娜的缅怀,更是用音乐这种形式,完成了对歌者生命最好的歌颂。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9180-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到最后姚贝娜共唱到“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时,歌者命运与歌曲完成了其妙的呼应,刘欢将这个早逝的灵魂带上这个舞台,完成这场跨越生死的音乐对话之时,这哪是唱歌,明明是把舞台当成一场与逝者迟来的告别,将藏了许久的音乐人惺惺相惜的情感,刹那间绽放。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9181-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虽然英语里歌手和歌唱家都是叫“singer”,但汉语里还是有巨大的不同。

  歌手是将旋律通唱出来;而歌唱家则是将音乐艺术化,挖掘人类情感的极限,所谓国宝级歌唱家,是用音乐表现歌者的灵魂,这才是真的了不起。

  《歌手》该不该有下一季?刘欢会是《歌手》最后的歌王吗?

  我想刘欢这场的演唱,实际上也回答了一个一直在困扰《歌手》的问题:还有没有下一季?或许说:该不该有下一季?

  《歌手2019》的收视,似乎证实了唱衰者的说法。节目第一期收视率仅有0.806%。到了第六期时第一次跌破0.5%,上一场歌王冲刺夜,收视率也仅达0.659%。

  如果纵观《我是歌手》(《歌手》)的首播收视率,前三季在直线上升,第三季创下了2.75%的巅峰。但后几季几乎一直是断崖式下跌,本季创下史上最低的不到1%。从平均收视率看,本季也同样是谷底。

  问题似乎人人都可以说上几嘴,该节目的导演洪啸早就曾公开表示,已经找不到合适的人了。另一个今年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今年的《歌手》并没有创造出一首如去年华晨宇《齐天》一样传播面积相对较广的歌曲,更没有唱红一首像《成都》这样的冷门金曲。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9182-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四年之后,《歌手》依然保留着踢馆赛制,但除了声入人心男团之外,从未能打入正赛的刘宇宁、钱正昊,到打入正赛的许靖韵,尽管这些歌手都被《歌手》舞台的聚光灯照亮,但都并没有创造出自己新的高光时刻。

  本季洪涛储存的黑马张芯、小K也都没有脱颖而出。这款善于捧红新人、翻红实力唱将的节目,似乎失去了过去翻云覆雨手的实力。而在这背后,又是卫视综艺在综艺话语权上的日益败退。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9183-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即使与《歌手2019》同时段播出的电视综艺相比,比起浙江卫视不断贩卖情怀的《王牌对王牌》,江苏卫视凭借手撕出圈的《最强大脑》,节目“制造”话题的能力,似乎也在消退。

  要《歌手》干什么呢?这样的老牌综艺,是不是取消算了呢?

  回到总决赛现场,当完成了与姚贝娜原声“合唱”之后,刘欢哽咽地说:“之前不敢讲,因为我觉得我必须要能唱到最后,要把她的声音带到最后的舞台上,所以一直到今天,我的愿望达成了。姚贝娜在的时候和我们说过很多次特别想来《歌手》,所以我觉得我这次来的特别重要的一个心愿终于达成了。”

  刘欢和姚贝娜合唱的时候,场上场下,到处是热泪盈眶的面容。这一刻,音乐没有门派、风格、热门与冷门之分,回归了它的本质,回到了情感本身。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9184-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也是在这一刻,《歌手》的价值自动浮现。

  相比此前音乐综艺市场的膨胀,音乐类综艺市场正在逐渐趋于冷静。所有音乐综艺都面临同样的问题:歌手和选手不好找了;模式新鲜感没有了;网生内容不断蚕食热度。

  但《歌手》选择的,是一条逆流而上的道路。

  刘欢在舞台上所演绎的原创歌曲,整体上给观众的的确是旋律晦涩,传唱度不高的体验。

  齐豫的没有选择更讨巧地改编这个时代的音乐,而是带着观众回味上个世纪卡带里的经典。

  这被批评为失去了流行和市场的考虑。

  但曲高和寡的问题,到底是歌者,还是听众?知名歌手对音乐多元性的挖掘以及结果,是不是能够用简单的些“高开低走”来形容?

  面对整个行业对于情怀杀的借重,《歌手》这种从选歌到演绎上的执拗,是否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电视观众对于音乐的审美?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9185-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没有错,这个时代的音乐已经不再拥有时代之重了,但更可怕的是,音乐审美本身,也在耗散。

  各大音乐综艺中,好嗓子成为各类老歌、“好听”歌曲的复读机,为观众提供怀旧的情感抚慰。

  但《歌手》有自己的路要走。

  洪啸说,往往不知道下一季会是什么样子,甚至会不会有下一季。但是当我去筹备的时候,总会慢慢建立起信心。

  时风真是变了,面对娱乐化,似乎再没有冥顽不化的人,但再少有歌者,有刘欢这样的真情意与匠心。

  正是这种音乐人情味的存在,连接了当代流行音乐貌似冲突的两个特质:商业化、工业化与音乐的真情义。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b890-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这一季会是《歌手》的绝唱吗?但迈入后半程的旅途,其实也可以是闪着光的新开始。

  综艺与人一样,衰老无可避免,那就无惧无畏地迎接衰老吧,仿佛一场唱游。

  只要在节目中,观众依然突然会有种被击中的感动。让我们意识到活着与死去的音乐人,曾在某个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去感动此刻的听众,这样的节目,当然有其价值。

  收视下跌就下跌了吧,热度不再就不再吧。电视综艺的价值在哪里?时代潮流下,作为电视内容制作者的《歌手》又必须做出哪些改变?这些拷问永远都在。

  //resource.jingkan.net/imgs/b0f3b891-5dbf-11e9-98e0-ef6484d4c00d.jpg

  但至少这个舞台上,还曾有过一场那么伟大的演出。

  在那么一瞬间,在无垠的时间里,在未知的未来到来之前,它曾将音乐的价值清楚地留在观众的耳朵与瞳孔之中。

  所有这届《歌手2019》糊了?但它依然是王牌!

  刘欢会是《歌手》最后的歌王吗?我不知道,但《歌手》该不该有下一季?

  刘欢和姚贝娜隔空对唱的夺冠曲就是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