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综艺,是一场遇难者多于幸存者的旅行。但这一次,张远站在了幸存者的行列。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0fe60-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最新一期《创造营2019》中,学员们第一赛段点赞排名揭晓,63名学员升入第二赛段,其中包括4名推荐生和7名旁听生。周震南、夏之光、何洛洛位列三甲。而张远被郭富城保送晋级,他感慨地说到“我理解的少年感不是年龄上的少年感,不是无知者无畏,而是有知而无畏”。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4c80-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12年前,张远是2007年快乐男声10强选手之一,在这届出了张杰、苏醒、俞灏明、陈楚生、王铮亮的快男里,他并不是最耀眼的那个,但这一次,他反倒让更多人记住了自己的名字。

可是没人知道等待他的未来是什么,即使最终出道成功,这届包含着回锅肉和鲜肉的练习生,也很难像上一届那样爆红了。

2019年选秀综艺进行到现在,还没有出现“Pick”、“C位”这样的饭圈出圈热词。

综艺热词的命运,似乎也预示着新一届选秀综艺和选手们的命运。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两档选秀综艺大热之后,“爱优腾”三大视频平台乘着“偶像元年”的东风,纷纷布局2019年,爱奇艺的《青春有你》、优酷的《以团之名》、腾讯的《创造营2019》,三档节目在2019年春季集中推出,近300名练习生再度角逐偶像C位。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4c81-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但选秀的巅峰却好像留在了2018年。”一位娱评人表示,“国内选秀综艺似乎也陷入了某种流量偶像魔咒:出道即巅峰。”

一年过去了,以蔡徐坤为代表的2018年全民养成偶像,凭借在选秀综艺里收割的话题和人气,继续活跃在综艺、剧集、音乐、鬼畜等各个领域中,持续创造新的流量。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4c82-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但2019年推出的选秀综艺总体反响则大不如前,诞生的偶像类型也路线相似,从综艺到被综艺制造的新一届爱豆,都让观众和粉丝产生了审美疲劳。 

有娱评人指出,从数量到话题度都显示,曾以主打粉丝圈层、创造话题热度为主要战法的选秀综艺,已经逐渐呈现疲态,进入了一座难以走出的围城,其中的标志,就是选秀综艺再难打造出一个具有全民话题性的出圈明星。

“偶像市场和任何市场一样,当产品制造者找到了批量生产偶像的方法,也就意味着同质化和用户疲倦的产生,但市场容量有并非是无限的。”娱评人指出,当选秀综艺按套路量产偶像,最终结果就是偶像通胀,爱豆贬值。

选秀综艺围城:撑不起的流量、不出圈的话题和无可阻挡的审美疲劳 

2019年原本被业界视作选秀综艺爆发的一年。

3月底,优酷《以团之名》正式收官,冠军组新风暴及人气团Black ACE宣布出道;4月6日,爱奇艺《青春有你》总决选,9人组合UNINE正式成团;同日,腾讯《创造营2019》上线开播,最终将选拔11人出道。

但选秀综艺的流量巅峰时刻却留在了2018年。

在各方对新爆款网综的期待下,与诸多新综艺争相涌入市场形成鲜明对比的,今年选秀综艺节目热度并未再现《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火热。

一位曾参与过去年“打投”的粉丝用一句话总结了今年选秀综艺的热度情况,“去年哪怕是一期节目都没看过的人,多少能说过蔡徐坤、范丞丞、杨超越、王菊,或者听过‘你不投我不投,菊姐何时能出头’的饭圈用语,但今年能让普通吃瓜群众叫出名字的还一个都没有。选秀综艺没有进入普通观众的朋友圈。”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7390-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更为直观的,则是投票总数、门票报价所带来的数据差异。去年《偶像练习生》蔡徐坤的出道票数超过了4700万,而今年被坊间称作“偶练2”的《青春有你》 第一名出道选手李文瀚出道票数仅为840多万,第二名李振宁500多万,“将今年前九名的出道选手票数相加,都不及去年蔡徐坤一个人的出道票数”,一位新粉丝愤愤不平地总结道,相差太大。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7391-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热搜是另一个衡量标尺。蔡徐坤在《偶像练习生》播出期间曾经上过38次热搜,三次排名第一。 直到现在,蔡徐坤依然是超话明星榜一位,朱正延、范丞丞都在top50。而今年的选秀综艺选手中,仅有《青春有你》C位出道的李汶翰仍然位居前十。

总决赛的热搜对比也很明显。《以团之名》在热搜榜不温不火。《青春有你》总决赛热搜登上前列的,则是上一届的NINE PERCENT成员亮相和令人尴尬的赛事黑幕说。

据爆料,《偶练》总决赛的时候,门票被黄牛炒到了1.8万元一张,但是《青春有你》在朋友圈传说NINE PERCENT全员到场之下,才将票价抬到6000-8000元。而据现场粉丝传达,总决赛前半小时,黄牛票价反而出现下跌趋势,3000元就可以买到一张票。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7392-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为什么选秀综艺热度今不如昔?

有粉丝表示,今年无论是节目立意、投票规则,还是粉丝集资、应援打榜等形式都作出了调整,“很容易能感受到各种限制”。

几档选秀综艺都经历了更名、改档风波。从各方的宣传口径来看, “偶像养成”的概念被淡化了,转而强调“青春奋斗”、“团队成长”等关键词。但正能量概念下的节目模式,基本都是延续了去年成功的“100名练习生+4、5位导师+观众投票”的模式,观众普遍的感觉是换汤不换药、节目同质化严重,话题难出圈。

“身边讨论选秀综艺的声音突然少了。”一位去年同时追过”偶练“和”土创“的观众告诉笔者,去年原本也没打算看,可是身边人天天讨论,朋友圈全是小哥哥小姐姐,不同爱豆的粉丝吵得昏天黑地,结果把自己也带入圈了,今年选手和节目都没有什么话题度,甚至连粉丝都一派和谐了,她也懒得追了。

娱评人指出,缺少广泛的社会话题性和爆点,是今年选秀综艺难“出圈”的关键原因。

另一个原因则是粉丝“拒绝上当”了。“成团出道”曾是国内选秀养成综艺节目的最大噱头。去年的几大选秀综艺纷纷表示,出道团体将获得播出平台最好的资源。

这一度引发一场声势浩大的粉丝应援大战。据《2018今日头条娱乐白皮书》统计,《创造101》播出期间,孟美岐粉丝应援公开总额高达1200万。

但成团后《创造101》出道女团火箭少女101成立不到一个月,便经历了一场核心成员的“退团风波”。《偶像练习生》出道男团NINE PERCENT,出道后合体次数屈指可数,传说中的团综不见踪影,七个月之后才推出首张团体专辑。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9aa0-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后来粉丝都弄明白了,国内选秀综艺产生的限定团背后利益错综复杂、合体难、团员资源分配不均。说白了,就是综艺里平台方承诺的话很多粉丝已经不敢相信了,自然降低了投入热情,结果就是此类节目整体降温。”

“市场趋近于饱和,节目没出圈的结果,则是爱奇艺的《青春有你》、《演员的品格》,优酷的《以团之名》,3档选秀综艺都未能造出一个顶级流量。”一位业内人士总结,到目前为止,《创造营2019》也还没有。

新一代偶像告急:同样的套路、割不动的韭菜和爱不动的粉丝 

一位上一季的粉丝认为,同质化的节目形式、选手风格注定打造出同质化的偶像,但没有任何一个能成为她心中的蔡徐坤。

娱评人总结,相比2018年选秀综艺选手,这一季选手水平并没有明显下降,只是去年国内观众对选秀偶像还抱有一种新鲜感,新一代偶像审美大讨论之下,蔡徐坤、杨超越等选手虽然并未赢得全民认可,但至少制造了极大的关注度。 

“但就像圣斗士星矢里的招式,用第二遍就不灵了。”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国内选秀综艺所推出的选手之间,面临着严重的同质化。由于国内男团培训体系并不完备,大部分选秀成员年龄相近,歌舞、妆容都偏向韩系审美,“韩式刘海满天飞”。

上一季选手走红之后,节目组会量身定做新一届的蔡徐坤、杨超越,但在这个所有综艺都在抢夺关注度的时代,今年的选手并没有给很多圈外观众一个耳目一新的感觉,很多选手所谓的个性,也不过是对去年热门选手的复制粘贴而已,努力“打造”个性,反倒成了没个性。

还有业内人士认为,今年选秀综艺缺乏顶流偶像背后,终归是人才的匮乏,而选秀人才匮乏背后,又是国内偶像产业链依旧不完整,尤其可以在前期提供系统化培训的公司寥寥无几。

新一届人才不足,结果就是老一辈男团成员频频回归。近期一个热搜是——“07 届快男支持张远“。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9aa1-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从07快男出道,曾是国内至上励合组合一员的张远,在节目里唱了一首《侥幸者》,歌词基本就是偶像“回锅肉“的故事。最终这首励志歌曲帮助他成功晋级。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9aa2-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他在感言中说,“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我自己真正认可的自己,所以我来了。” 没有看到真正认可的自己,所以又加入选秀战的“回锅肉”们,还包括《以团之名》的田书臣、赵品霖、周艺轩,《青春有你》的李汶翰、管栎、姚明明,以及《创造营2019》的至上励合另一名成员马雪阳,X玖少年团的夏之光、彭楚粤、赵磊,曾与蔡徐坤在《星动亚洲》中同台比拼的刘也、戴景耀,其中不乏各大综艺中的热门选手,但“回锅肉“的身份还是成为了他们的软肋。

相比之下,新一届热门选手往往自带争议,例如《创造营2019》的最新热门选手、已经三上热搜的何洛洛。这位自己在节目里自封wink担当的男孩,一方面凭借wink(眨眼卖萌)收割巨大流量粉丝,另一方面,也被许多不习惯这种风格的观众指责为过犹不及、浑身油腻和表情管理失控。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9aa3-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反正就是比不上去年。“一位追星迷妹表示,也可能是我的热情都给了去年那些哥哥们。

这种粉丝中广泛存在的心理,正是今年偶像难出圈的另一个原因:今年选秀出来的新选手被认为会在资源上对去年的爱豆们造成分流,所以已经粉过去年偶像的迷妹们会对后来者有天然的抵触心理。

今年《青春有你》总决赛期间,#偶练青你应援对比#话题甚至成功登榜热搜,《青春有你》的决赛当晚,进入内场的NINE PERCENT组合粉丝全体背对舞台,以此表态眼里只有自家“本命“。连总决赛的弹幕都被NINE PERCENT“屠版”。

还有业内人士指出,新一代偶像出圈难,其实才更符合偶像产业规律,“顶级偶像不是那么容易产生的,不可能真的像割韭菜一样一年收割4-6次。”

国内公认的初代偶像,以鹿晗、吴亦凡、张艺兴、黄子韬、李易峰、杨洋为代表,产生契机是一批成熟韩国造星工业培养的专业偶像填补了国内的 “偶像空白”,从而掀起首轮粉丝狂欢。由“偶练”、“土创”产生的NINE PERCENT、火箭少女都可以视为“二代流量偶像”,代表着互联网平台利用选秀综艺造星的模式。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c1b0-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但相同模式的偶像生成期基本在3-5年,也就是传说中的各领风骚三五年。这是因为在相同模式下,粉丝很难快速接受一批同质化“新偶像产品”。

娱评人肥罗君介绍,新一代流量偶像难出圈也构成了新偶像难出头的瓶颈之一。

虽然蔡徐坤等流量偶像在平台力挺下,音乐、影视、综艺、时尚等方面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但实际上他们全都没有全民性的作品出现,站在上一波流量偶像顶端的蔡徐坤,在圈层之外,“被黑”成为一种常态。一句rap引发的调侃,充斥抖音和B站。

这是因为选秀综艺造星与过往最大的区别是:过去制造的是大众层面的明星,现在的选秀只输出分众养成的偶像。

流量偶像国民度偏低的结果是——粉丝圈地自萌,而去年看“偶练”和今年看这些新选秀综艺的观众,其实基本是同一批人,市场没有扩容,去年走红的偶像热度尚在,又如何容纳得了更新的爆款级产品呢? 

还有娱评人指出,2019年选秀综艺选不出另一个蔡徐坤的根本,还是综艺没有唤起大众的共鸣和共情。所有的偶像都是观众自我投射的产物。就像已经成为2019年选秀综艺导师的当年小虎队成员苏有朋,当年的走红背后,正是那一代青年人曾经将青春投射在小虎队身上,但如今这些综艺和选手还缺乏这样的共情力。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c1b1-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

该娱评人还指出,国内选秀综艺要出圈,关键还是新一代顶流偶像要出圈,只有拥抱大众,市场不断扩展,偶像制造才能步入良性循环,否则套路日益固定,市场日益狭窄,这套综艺造星模式将会很快失效。

《创造营2019》宣传片中,苏有朋说过,“小虎队没有办法成为我一辈子的光环。” 从横空出世到沉寂,再到转型翻红,在娱乐产业大浪淘沙中他最终经历了淘洗。苏有朋的经历正是对新一届选秀综艺和未来流量偶像最好的启示:要出圈,就要从流量偶像变成明星,分众养成的流量易散,拥有国民度的大众明星才红得长久。 

//resource.jingkan.net/imgs/d4d1c1b2-6be5-11e9-a4e5-1b628b0bdc6a.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