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红辣椒》的观众,大概会被天马行空的各式转场晃得眼花缭乱,还没能回过神来理解剧情,因此对剧情一直是一知半解的状态。

但即使是这样,看到片头曲部分红辣椒的形象在荧幕上轻盈地跃动着,穿梭于不同场景之间,就已足够刷新视觉体验。红辣椒独特的步伐,配上平泽进的电子配乐《媒介野》,是脑中一直挥之不去的景象。

二刷之后丢掉了视觉包袱,反而能看清楚整个故事的大致脉络,先是研发中的精神治疗设备被盗,不法之徒利用设备控制人的精神状态,使人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然后每个人的梦境之间还互相混淆,最后梦境进入到现实之中,展开大战。

这当然是用古典模式的叙事逻辑来界定的剧情脉络,在影片的形式主义叙事面前,这种描述显得非常无趣。正如多数形式主义电影的剧情简介,通常都很难写得出彩,因为这是一部用来看的电影,而不只是听故事。

今敏招牌式的匹配转场,是一个很好的"手法服务于题材"的范例。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导演掌握了酷炫手法后就开始滥用手法,但出来的效果除了炫技之外,对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其实并无帮助,甚至可能还起到负面的作用。

《红辣椒》,以及今敏的另一部作品《千年女优》,都频频使用了匹配转场的手法。

《千年女优》讲述的是戏里戏外,是虚拟人生与真实人生的互相交汇,是《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在戏外的残酷中活出了戏里的疯魔。用匹配转场来穿梭其中,既形象且深刻地让观众体会到主角作为一个演员的精神状态。

同样,作为更加天马行空,肆意驰骋的梦境题材,《红辣椒》与该手法配合得天衣无缝。有人说《红辣椒》是把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拍成了电影,其实不无道理。

在梦境中不断奔跑,忽而场景褶皱重叠,忽而身体悬空一直下坠,这些都是大部分人经历过的梦中场景。而梦境中出现的各种现实元素,或扭曲,或美化,都反应出做梦者的精神状态。

在那一列游行的队伍中,我们看到的众生百态,其实就是我们在现实中经历的千疮百孔。梦境除了给我们提供一处暂时远离现实的避难所外,也将现实以各种角度折射进了梦境。

比如粉川警探因为抛弃了自己曾经的梦想而被负罪感包围,以至不断重复同一个梦境。

小山内在梦中则如愿以偿地做出了现实中不敢为的举动,对红辣椒上下其手,并且,他不满足于只对梦境中的红辣椒形象施暴,于是挑破红辣椒的皮囊,露出小山内真正渴望的千叶敦子。配合周围成千上万的蝴蝶,破茧的比喻实在贴切又具美感。

看到后来,有一瞬间,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梦境入侵了现实,还是现实照进了梦境。

我想这正是今敏之所以能称之为大师的原因,他不着急着给你答案,而是用各种视听手法,把丰富的想象力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营造一个似实非实,又似虚非虚的世界,让你在沉浸其中后,倏忽间惊出一身冷汗,又或是刹那间怦然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