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走了49年,方向不止一边,行装偏爱黑色,内心却仍是此间少年,护照48页,但每个终点都值得赞颂千篇,旅程左右万里,时差却最多一天,世事上下千年,却偏要说出瞬间。2019,世界依旧很大,大到可以《晓说》。”

这句开篇每到新的一年片头综述上的数字就会加一的slogan,停止在了49这个数字之上。

5月2日,七年间几经辗转的《晓说》正式完结。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4e22e0-715d-11e9-a4e5-1b628b0bdc6a.jpg

事实上,从去年49岁生日后,高晓松便在谋划一场中年“退场计划”。今年年初,他在微博上写道,“我喜欢用四分力,做五分事,留一分遗憾”。

遗憾的确是遗憾的,相比于曾轻松达到亿级播放量,2019年的《晓团圆》表现的确有些不尽人意。

作为综艺节目中的特殊存在,“强个人IP内容”的综艺节目向来拥有极高的灵活度和自由度,与粉丝之间形成紧密的绑定关系。在高晓松强大的号召力背后,便是长久以来建立起的圈层化的粉丝认同。

但当从高晓松开始的个人系列综艺逐渐呈现出颓势,而作为初代网红的“矮大紧”选择急流勇退,这是否也意味着属于个人IP品牌的高光时刻正在逐步消散?


《晓说》七年与个人IP内容的萌芽


和其他的文化访谈类节目不同,《晓说》七年的“长寿”,不是靠着来的嘉宾有多大牌,而是完全围绕作为文化偶像的高晓松本人。

这档最早开播于2012年3月,原打算叫《闲得蛋疼》的节目,是节目的制片人与高晓松聊出来的想法。相比于正正经经的做谈话节目,高晓松觉得自己就是闲得没事瞎扯淡,平时和朋友们侃大山的状态。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4e9810-715d-11e9-a4e5-1b628b0bdc6a.jpg

的确,作为网综萌芽初期的产物,无论是优酷的《晓说》时期,还是爱奇艺的《晓松奇谈》时期,每一期或每一个系列的内容策划确实做到了“陪伴”二字。

荧幕前的高晓松像是一个朋友,拿着挡肚子的大扇子,相对身材算细的腿下面套着大头靴子,坐在那儿和你聊天,背后干净的沙发靠背和他展露出来的全身显出亲和。

而在这份亲和背后,人文历史艺术典故信手拈来,高屋建瓴谈笑风生,知识视野跨度之广,让网友对高晓松发出这样的赞叹:“如果‘说话’是门艺术,高晓松无疑是此中巧匠。稗官野史、风土人情、三教九流、政经内幕,高都能信手拈来,谈笑风生,妙语连珠——而且上接仙气,下接地气,上下通吃——以我所见,国内其他类似的谈话节目,暂时无人能做到这个地步。这就是本事。”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4ebf20-715d-11e9-a4e5-1b628b0bdc6a.jpg

而高晓松的“本事”不仅仅止于此。作为中国互联网第一档自制节目,《晓说》同时也开启了依托个人品牌衍生系列综艺节目的初河。

这类节目的特点,是在制作精简与主持人个性突出的双向互动下节目形成了“聚光灯”效应。节目将主持人的地位最大化凸显,突出主持人的权威感和特色。

而借力明星效应之下,形成深度绑定,形成品牌效应,强个人IP内容也在引发源源不断的长尾效应。

从最初的一人一扇一椅的初级网综,到如今已被打造成一个独立品牌。从视频平台到音频平台,以个人脱口秀为主线,打造影音化的高晓松专栏文章,串联起整个内容矩阵。从内容的品类上来说,也相当系列化。

即便《晓说》迎来中终结,但节目通过知识传播来“造星”的结果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就连高晓松在接受采访时也曾感叹道,“没想到费了我10年努力、花了投资人无数钱的四部电影没红,反而这个没花我什么精力的节目红了。”


高晓松的“天命之年”

晓式综艺的“热火渐熄”


但需要注意的是,最先需要陪伴的人也最易先厌倦。

回看《晓说》这档个人IP节目的“三生三世”,一、二季的《晓说》至今仍在豆瓣上维持着9.1的高分。而2017年从爱奇艺回归优酷起,《晓说》的三、四季评分为8.7与8.5。2019年的完结季更名为《晓团圆》,节目在豆瓣名列中竟未收获有效评分。而短短的62条短评之中,则多是来怀念过往。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4ebf21-715d-11e9-a4e5-1b628b0bdc6a.jpg

从曾经每集轻松过千万的播放量,到如今寥寥百万,属于高晓松一个人的最大流量阵地,正在逐渐走向枯萎干涸。

从《晓说》本身来看,这七年间曾经历过这样一个大的转变。从独乐乐到众乐乐,从闲聊侃大山到授业解惑的单向传输。《晓说》在年复一年的丰富着自身的体系,而嘉宾从高晓松一人,逐渐延伸至马未都、樊建川、陈丹青、史航、韩寒、郎朗……

只是,相比于曾经一人一扇一椅的心灵触动,如今更加偏向于传道授业解惑的《晓说》,似乎少了点共鸣。

这些显然并不是《晓说》种子用户想要看到。

一如对于知乎问题“为什么高晓松的《晓说》停止更新了”中,有网友这样回答:“其实自从晓说人物访谈越来越多,就能猜到一部分吧。虽然不排斥,但内容品质的确不复当年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4ee630-715d-11e9-a4e5-1b628b0bdc6a.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4ee631-715d-11e9-a4e5-1b628b0bdc6a.jpg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4ee632-715d-11e9-a4e5-1b628b0bdc6a.jpg

随着互联网趋势逐渐丰富自我的《晓说》也正在逐渐失去其对于用户的原本意义。

另一方面,《晓说》难续,而高晓松为优酷带来的《晓年鉴》、《大城晓聚》、《矮大紧指北》等“晓字头”节目知名度都未及《晓说》。

热度渐消,属于“矮大紧”的网红之路离结束或许还有一段时间,但用户们对于高晓松口中“诗与远方”追逐的热情之火,却在逐渐熄灭。


个人IP品牌的“白银年代”


任何一款能持续产生价值的IP都不是空洞的。内容值是IP的基础也是核心,它需要满足当下受众的某一方面或多个方面的需求。

利用个人品牌将综艺节目体系化的个人IP开发向来基于忠实的粉丝圈层,当高晓松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文化符号与个人品牌,不管他走到哪儿,粉丝就会跟到哪儿。

//resource.jingkan.net/imgs/9a4ee633-715d-11e9-a4e5-1b628b0bdc6a.jpg

但是,由于内容的生产者和内容的输出者形成了高度的统一,以至于这类节目有着一定的局限性。就好比用户可以接受高晓松在《晓说》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侃大山,但却并不能接受他在节目中邀请娱乐明星访谈。

如今,对于《晓说》的终结,或许再次微如今的个人IP品牌提供了新的思考。想要成为出圈爆款,相比于拘泥于明星本身去创作,或许更多要从观众的需求出发,去做观众想看的节目。

毕竟,随着互联网形式的转变,对于或是被商业变现所累,或是人设阶段性变化所限的强个人IP内容节目来说,仅仅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就已经是个巨大的难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