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借着任天堂和宝可梦公司数十年的苦心经营,《大侦探皮卡丘》及其代表的宝可梦世界,不能被简单地看做是超级IP。也正出于此,考虑到好莱坞对ACG题材破坏性改编的诸多黑历史(以及正在发生的崩坏版索尼克),外传形式的《大侦探皮卡丘》,并不是让宝可梦们首次以真人电影形式登上大银幕的最坏点子。

从真人与CG结合的形式,到有着黑色电影风格的故事大纲,《大侦探皮卡丘》显而易见地想要成为新一代的《谁陷害了兔子罗杰》——这也不是一个坏点子——但罗伯·莱特曼并不是罗伯特·泽米吉斯,而当下好莱坞对特效内容的倚靠/对过硬剧本的轻视,也远要比30年前更加严重。

1.5亿美元的投资,证明《大侦探皮卡丘》得到了能与漫威和DC一较高下的重视程度;而由于游戏改编电影向来质量堪忧,往死里卖萌的《大侦探皮卡丘》也成功地达到了平均水准。但流水账一样枯燥乏味的剧本,是这部合家欢电影的致命短板,也是阻止观众二次进场的拦路虎。

尽管拥有凭借《死侍》成为宅男之神的瑞安·雷诺兹声演主角,事实最终证明,插科打诨斗嘴耍宝,CG特效毛发分明,随处可见的彩蛋捏他,都不足以掩盖这部电影缺乏灵感和喜感的现状。

在大制作电影上屡次顾此失彼的华纳兄弟,并没有在《大侦探皮卡丘》上挽回多少颜面。面对庞大的粉丝群体,《大侦探皮卡丘》最重要的挑战,就是在不激怒粉丝的前提下,去吸引那些投入时间更少的电影观众——尤其是带娃入场的家庭观众。显然,创作者们希望在打造真实可信的宝可梦世界的同时,试图利用情感上的深度来讨好对这一品牌并不感冒的成人观众。

然而,导演罗伯·莱特曼和多达4人的编剧团队们,似乎将更多的时间放在了专心卖萌的宝可梦上,带来了一个日常化的,有着《银翼杀手》风格的庞大城市——这在家庭电影中是非常难得的。与过去几年里有着类似设定的《欢乐时光谋杀案》甚至《光灵》相比,梦幻般复原了玩家心中的宝可梦世界的《大侦探皮卡丘》要高杆得多。但在剧本和故事上,却算得上是近年最偷懒的大制作之一。

一个常见的借口,就是这是个“角色驱动型故事”——但这并不适用于《大侦探皮卡丘》。年轻的男女人类主角,都存在着过度类型化和缺乏个性的问题。尤其是贾斯提斯·史密斯,似乎完全没有适应无实物表演的拍摄方法,经常性地表演僵硬。他们和比尔·奈伊的存在就是为了让电影的情节能够向前运转,不要干扰宝可梦们刷脸卖萌。

至于声演皮卡丘的瑞安·雷诺兹,也不过是在利用反差萌,肆无忌惮地做瑞安·雷诺兹而已。

过于简化和简陋的故事,让《大侦探皮卡丘》有着一流的特效和艺术设计,二流的表演,和三流的剧本。从IP的角度来看,好莱坞打造的首部宝可梦大电影,并不是这一品牌的减分项;而对打了一大壶酱油,并且还要继续围观年度怪兽混战的渡边谦来说,虽说是刷脸,也要比《复仇者联盟4》的真田广之更有存在感。

但就一部电影,甚至是家庭电影而言,《大侦探皮卡丘》显然是不合格的:对小孩来说有点太复杂,对于成年人和青少年来说又太浅薄。自然,并不是所有的家庭电影的编剧都有着媲美迪士尼·皮克斯的水准。这对于数十年如一日地打造成人电影的传奇影业来说,这更是断不可求的事情。

而对于风波不断的华纳兄弟来说,靠着卖萌就能躺着挣钱的《大侦探皮卡丘》,也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之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