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一代人正在经历着传统社会秩序的瓦解,新的个体正从中分化出来并觉醒一种叫做个人主义的东西。对大多数的家庭来说,都在承受着这个世代的价值冲突,上一代传统的价值观与下一代个人主义的对立。


艾草这一代的母亲正面临着这样的转折点,选择接受或者拒绝的当下,开放一半的思想是充满矛盾的。是否每个母亲甚且每个人都会面临到自己人生的限制?要如何勇敢的迎战呢? 



吴艾草今年58岁,生长于保守排外的闽南村落,年轻时为了跟大她二十岁的外省籍老师谈恋爱,不顾她母亲的反对,嫁去台北。 38岁时丈夫过世,独自抚养一双儿女宋海和宋伶。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艰苦的日子总算过去了。已经做好了自己一双儿女结婚生子的准备,抽空会去看看适合三代同堂居住的房子。


艾草每隔些日子会去看望乡下唯利是图的母亲杨乖。杨乖78岁, 35岁时丈夫癌症死亡。在北海岸的村落开杂货店,人生以赚钱和存钱为目的。三个儿子都在大陆经商,雇用一外籍劳工照顾她。杨乖觉得人生最可悲的是穷,远离贫穷是第一要件,名誉是其次,名誉不好可以靠钱补充。整天都想着怎么能多贪点小便宜,数钱数好多遍,还每天都怀疑她的佣人偷她的钱。



艾草受不了母亲的价值观,常常意图教育杨乖,她认为自己独立坚强,让儿女受良好教育,对自己身为母亲的角色满意又骄傲。直到发现一向乖巧孝顺的小儿子宋海是同性恋,在法国留学才艺纵横的女儿宋伶带回和黑人生的私生女,艾草长年建立的价值观,被迫瓦解。她发现儿女跟她并不处于同一个世界,感到愤怒、孤独和无助。      


剧中有这样一个对话让磊磊印象深刻,宋伶:“我知道你一定没办法接受,可是我生孩子并没有错吧?婚姻是另外一件事情,人不一定需要结婚的。”艾草:“给你读那么多书,是让你回来对付我,瞧不起我的是不是? 你做什么事都有道理,我就一定要接受吗?”



两代之间永远必须透过艰难的沟通来取得谅解,正如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艾草看到母亲的保守封闭是与现实相抗衡的,自己与女儿的价值观冲突又何尝不是一种封闭呢?最后她决定做个母亲战士带着孙女,一同面对人类生存永不停止的挑战。


此片非常地生活化,不做作,让人们从普通的生活场景中,看到不一样的风景。本片不仅适合同志人群观看,也适合普通人观看,磊磊想:每个人都能从中得到生活的智慧,在人生旅途中变得更坚强。



“妈,你知道了?”“你们都是我生的,有什么事我会不知道,我能怎么办,塞回去再生一次吗?”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每一位母亲都带着一身的铠甲,而孩子就是她的软肋。今天刚好就是母亲节,也祝天下所有的妈妈母亲节快乐!今天,你给妈妈打电话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