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能像动物那样活着,只遵循大自然的法则,随心所欲,毫无顾忌。说到底人是服从社会进化的产物,在不知不觉中接受思想道德的同化。于是乎,那些原始的行为和冲动被隐藏。只能在规定的制度下做着为数不多的事情,或许平淡环境对他们来说太过乏味,所以那些刺激和冲动才对他们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5ecd0-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他们算不上罪恶,从他们各自的初衷来看,更像是在体验一场刺激的游戏,只在于过程,忽略结果,事实上他们也没有认真考虑后果。当处罚来临,他们才大梦初醒,甚至不敢相信已经犯罪的事实。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5ecd1-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斯宾塞是一个拥有绘画天赋的艺术生,他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还有优秀的学业。也许这些太过安逸的因素让他迷茫,生活平淡无味,迷茫中的他不知道该去过怎样的生活,他找不到艺术的意义,也失去了生活的意义。他渴望改变,在了解了艺术家们经历后,他把这种改变指向了痛苦艰难的生活经历,总想做些什么,来让自己变得特殊,体验从未经历过的人生。即使不知道具体该做的是什么。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13e0-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真实的斯宾塞沃伦是个叛逆的嬉皮士,家庭因素的不稳定一直困扰着他,他叛逆,小偷小摸,他的一切放纵行为,算不上什么恶劣的行径,与《猜火车》中的他们相比实在是小儿科,但他好像一早就把自己定位到了这样的人,一个看起来与众不同的人,至少在他们四人当中是这样的,所以他也迫切希望改变,通过某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事来让自己彻底的改变。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3af0-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艾瑞克是个典型的好学生加学霸,智商高,社交方面较差,学习的环境让他变得很孤僻,沃伦可能就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如果不是沃伦,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与犯罪沾边。他入伙的缘由是想维护朋友的间的友谊,对于事情的具体后果,他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只是因为朋友需要他,就像考试帮助别人作弊一样。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3af1-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查斯完全不必为财去担心,入伙的原因也是希望觉得能更容易的获得自己想要的。不论出于怎样的情况,说到底他们都处在同一个迷茫的时期,还只是不成熟的学生。还是用着学生的思维去对待事情。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3af2-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他们并不愚蠢,为了此次盗窃,他们做了周密的准备。先是在网上查询如何策划盗窃,之后还用影片来恶补具体细节,甚至各自利用所长,勾画地图,准备道具,还一遍一遍的练习逃跑路线。这一切看起来有些滑稽,但他们确实是认真的,也曾经幻想着用艺术的手法完美的完成盗窃,也许这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艺术的过程和华丽的结果,以及与众不同的人生。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6200-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事实却与计划有所出入,第一次因为看守人的原因,计划暂时落空,过程当中面临的紧张,刺激和压力是前所未有的,所以计划失败后,才突然感到阳光的温暖,毫无压力,无所顾忌,即便每个人都在懊悔和痛骂,但心里依然是高兴的,算是逃过了一劫。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6201-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但这对与现实毫无作用,每个人都还是跟之前一样,毫无改变。尽管沃伦说他不是领头人,但毫无疑问,他就是那个核心的人物,他说服其他人加入其中,还策划了整个行动,分配工作和职务,还有勇气(负责解决看守人)。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6202-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实战当天,或许是认识到了现实的不同,他们不再伪装,直接实干。但事情有些不受控制了。沃伦并没有提前电晕看守人,而且即便电击了她,也没有如愿的昏过去,之后,就像触发了连锁反应,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6203-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一旦人们越过了那条红线,他们能进而继续做任何过分的事情,因为已经没有什么能制约他们了,只为了能达到目的。此刻才是最接近动物的本性,紧张,压力,刺激,喜悦,暴力,全都涌现出来。没有艺术的过程,没有华丽的结尾,只有狼狈的逃窜。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8910-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当一切归为平淡之后,实际上他们所面临的问题远比想象中的要多的多,他们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参与了这样罪恶的事情,内心的不安,恐惧,煎熬以及自我审判,都在折磨着他们的精神,最终等待着那个解脱的时刻来临。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8911-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再回过头来看整件事情,他们的初衷仅仅是想做一些特别的事情,以证明自己并不普通,他们的本性并不坏,他们有着良好的教育,被从小灌输成功,特别,独一无二的思想。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8912-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但事实愈来愈让他们觉得平庸,于是脱离平庸和实现自我价值成了他们首要的欲望,进化到成人的世界里是需要摸索的,这次盗窃就成了他们进化的标志和试探,但对于还处于自我认识迷茫期的他们来说是有些过激。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8913-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当自我认知开始变得模糊的时候,急需进行调节,如没有外部的引导,他们就会进行自我探索,一反常态,或是压制,或是反叛,也或是放纵。这种能量如果没有好好引导的话,换来的终将是悔恨的惩罚。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36b020-843d-11e9-90bf-8d5fee1f0e7e.jpg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