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初,上映了一部纪录片《我们诞生在中国》,影片给人最直接的感受是通过讲述诞生在中国这片辽阔土地上的五种野生动物,随着季节交替自然生息的生存故事,深层次揭示了动物王国里,伟大的母爱以及为了生存奋力拼搏依旧敌不过优存劣汰的残酷现实,她们是大熊猫、丹顶鹤、金丝猴、藏羚羊和雪豹。故事是从中国神话里象征着长寿和吉祥的丹顶鹤开始的……


丹顶鹤的每一次起飞都代表着一个生命的逝去,丹顶鹤会承载着它的灵魂飞往下一个生命的轮回。这段凄美的故事,将观众引入一个神奇地孕育着无数自然生命的大千世界。


茂密的竹林深处,成年雌性大熊猫的大部分时间都过着孤独的生活,只有孕育宝宝的数月里才是她拥有快乐的短暂时光。

她那非黑即白的庞大身躯,与初降这个世界的熊猫宝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吚呀撒娇的熊猫宝贝被笨拙慵懒的双臂揽入怀中,尽情享用这世上只属于它的饕餮盛宴,直到宝贝不再借力母亲的怜爱,自食其力爬上参天大树的梢头,并且不会轻易跌落下来的那一刻,雌性大熊猫默默离去的背影,标志着一位母亲的使命从此终结,她要重新踏上孤独的征程,直到下一个生命的诞生。


这片森林也是金丝猴的故乡,一夫多妻的家族里有个充满奇趣的习俗,婴儿期的金丝猴尊享这般贵族待遇,无论是不是幼猴的亲生母亲,只要是猴王的妻子,身为母亲的溺爱情怀淋漓尽致地表现就是争先恐后地去抢夺看管幼猴的权力,每个刚出生不久的猴娃都陶醉其中并且乐此不疲。

一旦幼猴长成便又一落千丈,不再被关注,失去疼爱就如同一个青春期的叛逆少年,诸如离家出走或者远离家人跟流浪猴混在一起过着横行霸道的日子,只有在寒冷冬季迫于无奈才驱使孤单的幼猴顷刻顿悟,是该回到家族怀抱重温亲情的时刻了,骨子里的那种执拗和倔强会随同家庭的温暖一起消融在那个只身无法抵御颤抖的冬季。


之前因为拥有可以安静地吃东西然后舒舒服服睡上一觉此类共同爱好的大熊猫喜爱有加,看了本片之后发现雌性藏羚羊不辞辛苦只为孕育后代而长途跋涉的感人本性,由衷产生了敬爱情愫深藏心底。

雄性藏羚羊那对弯曲夯长的犄角是族群里独一无二的男权象征,致使他们要永远守卫在栖息地的家园,而雌性藏羚羊群却要长途跋涉迁徙到位于青藏高原东部的卓乃湖,因为那里海拔相对较低,气候温度更加适宜生产小藏羚羊,成功孕育的小小生命在短短半小时的时间竟可以独自站立甚至跌撞着奔跑,母亲和孩子是通过气味来辨别彼此,若是小藏羚羊粗心认错了妈妈会被其他雌性藏羚羊驱赶直到找到亲生的母亲。

当遭遇狼群追捕,藏羚羊母亲和孩子之间的这种始终密不可分的关系最终总能帮助她们脱离险境。随着季节回暖,小藏羚羊也日益强壮,独自照顾孩子的雌性藏羚羊终于可以踏上归程与朝思暮想的雄性同伴团聚,可当她们携子归来并载着圆满功勋打算与同伴再次相见的时候,迎接她们的却是守住了阵地却由于分别太久已无法辨认出原配气味的雄性藏羚羊,他们另觅新欢,而她们靠着强烈的使命感护佑孩子从群狼嘴里死里逃生的伟大功勋被悄然无息地埋没,以及竭力摆脱却始终无法抗拒只能被动重组家庭的悲惨命运。


在陡峭的岩石缝隙里随时潜藏着伏击猎物的危机,就像是一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特种兵,仅凭一颗富有强大母爱的内心孤军奋战守候着自己的孩童,是独霸山头的伏击者也是领地的守护者,同时更是伟大的母亲——雪豹。


擅长攀登险峻缝隙的岩羊是雪豹最常食用的山珍,由于岩羊同样熟悉峭壁石缝崎岖的地形,给雪豹猎食带来了更大的挑战,餐食虽美却来之不易。

小雪豹断奶后的食物来源使雪豹妈妈的捕猎任务显得异常艰巨,随严冬日益逼近,幸运的背后总是赋予着严峻地考验,偶尔有路过的牦牛群闯入雪豹的视线,面临哺育重任又无法满足小雪豹辘辘饥肠的雪豹妈妈不得不孤注一掷冲向牦牛群,根本无暇顾及成年牦牛奋不顾身为挽救孩子幼小的生命,本能地用尖锐有力的犄角奋力抵抗掠食者,为她献上一次又一次的重创以示警告,雪豹狠狠咬住幼牛的脖颈拼死坚持,即便再怎么痛楚也不愿松口,最终无法接受自己就此牺牲且一无所获的结果,更不忍割舍她可怜的还饿着肚子将要孤苦伶仃地讨生活的小雪豹,权衡斗争之后带着无比愧疚义无反顾地奔向那片充斥着极度饥饿的峭壁缝隙,将要面对的是翘首以盼她带着战利品回归的孩子们的无比期待。

整个冬季一无所获,四季轮回,又辗转难眠挨到下一个严冬,白雪皑皑的峭壁缝隙里是四处张望依然无比期待的小雪豹无助的眼神,而山顶上雪地里雪豹妈妈瘦得皮包骨的冰冷僵硬的躯体演绎着了无数同类残酷的结局。位于食物链顶端的她们,其命运并没有好过生活平实的草食动物来得幸运,在她们威严不可轻视的外表之下深藏着苦不堪言的悲哀。

丹顶鹤的又一次展翅起飞预示着承载雪豹母亲的灵魂飞往下一个生命的轮回,而熊猫妈妈一段崭新的快乐生活是从怀抱里拥蔟的新生命作为开始,也或许这正是雪豹生命的轮回,如此周而复始,繁衍生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