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ource.jingkan.net/imgs/1f43d580-b4cf-11e9-a557-4758400d469a.jpg


虎嗅原创组作品

作者丨六九的小号

编辑丨李拓

 

虎嗅注:2008年,一部署名“饺克力”的动画短片年发布了一部16分钟的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一经发布即火遍全网,先后获得三十余个奖项。

 

当时,饺克力29岁,站在青年边儿上的他耗时三年完成该作,结尾还列出了一张长长的idol名单,中二又血气正盛。然而此后十年里,饺克力在大众视野中销声匿迹,直到《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那些不再年轻的网友才寻回了这位同样不再年轻的失踪人口。

 

这次,站在40岁的中年边儿上的饺克力改名“饺子”,拿出了最终证明自己天赋的《哪吒》。


“我们选择了一条最难的路”


这位超人气国漫的导演靠坐在沙发上,穿着短裤和凉鞋。虽然身体还在忙碌,但对假期的渴望已经反映在了穿着上。

 

“啊,好累。”

 

在电影正式上映之前密集的宣发工作后,《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导演饺子直言自己现在只想放个假,找个喜马拉雅山一样没信号的地方闭关写剧本。

 

经过几个周末的点映,《哪吒》的口碑不断发酵:豆瓣8.7分、猫眼9.7分、淘票票9.5分。7月26日上午开画仅89分钟之后票房已经宣布破亿,两天内票房突破4亿,创造了国产动画电影票房新纪录。面对4年前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第一《大圣归来》9.56亿的成绩,打破记录几无悬念,剩下的只是要把数字提升到哪个数量级的问题。

 

不光是大众口碑,《人民日报》和共青团中央都发微博鼓励,演员姚晨、陈建斌、李晨、梁静、新裤子庞宽、编剧史航、导演陆阳,甚至同档期的电影《银河补习班》导演俞白眉等人也在电影的点映现场表达了对这部电影的支持。

 

“我们选择了一条最难的路。”谈到剧中的哪吒,导演饺子坦言。

 

《哪吒》的故事改编自《封神演义》,但在原作的基础上做了较大改动:


天地灵气孕育出一颗能量巨大的混元珠,元始天尊将其提炼为灵珠和魔丸。灵珠日后可助周伐纣,而魔丸会诞生魔王。太乙真人受命将灵珠投胎到陈塘关总兵李靖儿子哪吒身上,却在最后关头被申公豹调包。然而出生的哪吒虽然生性顽劣,却依然有一颗做英雄的心。面对不公的命运唯有与其抗争。  


“错投魔丸,不认命,扭转命运。”这一故事核心是饺子一开始就定下来的。为此他们甚至调整了哪吒的人物设计:

 

他们前后为主人公搞了一百多个版本:从可爱到美型,甚至还有不成人形的。设计师告诉饺子,那种萌萌的网红形象,没啥挑战,观众爱看,而他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都是“行活儿”而已。

 

但饺子觉得这套路没意思,“要做就做点不同的东西”,不然太没劲了。

 

最后他们选择了个有点丑还有点贱的形象,甚至还给哪吒加了黑眼圈,观感谈不上舒适,但更贴近动画主题:故事中因哪吒魔丸的身份,陈塘关的百姓无法认同他,这和观众因为哪吒的人设对电影敬而远之异曲同工。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43fc90-b4cf-11e9-a557-4758400d469a.jpg

哪吒最终造型

 

至于为何做成这种形象人设,饺子认为,如果观众带着对哪吒形象的偏见走进电影院,在看完电影的时候也会如陈塘关百姓一样改变对电影的看法,或许可以激发观众对现实的反思。

 

不过,不够讨喜的形象也导致动画后期的宣发工作很难开展,倘若观众没兴趣,不买票又何谈打破偏见?光线旗下动漫公司,也是《哪吒》的出品方之一彩条屋方面直言:“《哪吒》宣发是比较难,好在我们相信这部电影是‘不怕看’的。”他们干脆在正式上映之前增加点映场次,寄希望于“让口碑带动观众买票入场”。

 

冒险一搏带来了甜头。电影豆瓣评分在点映当天是8.5,目前已经暂时定格在8.7分,超过了8.3分的《大圣归来》。

 

这一次,国产动画不需要同情分。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4423a0-b4cf-11e9-a557-4758400d469a.jpg

动画电影《大圣归来》


创作不能靠补贴


饺子原名杨宇,是四川人,典型八零后。从小喜欢画画,一开始想做漫画家,大二期间他曾向《科幻世界》的画刊投稿,不料画入选了,恰逢那期停刊,处女作就此夭折。

 

直到大三下学期,朋友给饺子介绍了图形软件MAYA。饺子凭借兴趣开始自学,三年零八个月以后做出了一部反战主题的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过程中饺子一直靠母亲每月1000的退休金过活,没有走出过自己家40公里的范围。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4423a1-b4cf-11e9-a557-4758400d469a.jpg

《打,打个大西瓜》剧情截图

 

成功的作品很快给饺子带来了机会:彼时一家大公司正打算进军动画产业,名噪一时的饺子成为他们的首选,他们希望通过投资饺子来制作动画电影。

 

但合作并不顺利。那家公司并没有相关的动画制作经验。饺子虽然能制作出《打西瓜》这样优秀的短片,但整个过程全凭他一己之力制作。“独立制作”这杆被无数媒体津津乐道的大旗,此刻反成了饺子在新作品中自由发挥的桎梏。

 

“很遗憾,双方都还不够成熟,也许是在错误的时机遇到了错误的机会,最后不了了之。”

 

不过《打西瓜》这块肥肉香飘千里,他曾被一位“据说很有实力”的投资人带到深圳成立动画公司。很快饺子发现对方只会带着自己不断找投资人讲故事,整天想着利用饺子的名气空手套白狼。此时的饺子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骗子盯上了,最后他不得不花了很大的精力跟此人撇清关系。

 

“幸亏版权没交给他。”

 

“如何降低制作成本”是做《哪吒》前,饺子在很长时间内需要犯愁的事情,不成熟的市场环境给饺子的创作带来了非常大的阻力。

 

以当时的产业环境来看,能赚钱的项目屈指可数,市场上没有一个能赚钱的优秀动画案例,投资人都不相信他讲的故事。做动画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成本无限压低,然后才能回本,这种机制,催生了一大批质量低劣的国产动画。

 

“当时成功的项目就是,把制作成本压到政府的补贴线以下,只靠补贴就能做出来动画。”

 

饺子说:“直到《大圣归来》横空出世,为国产动画杀出一条血路。才缓解了产业里的粗制滥造风气。”


《大圣》开路,《哪吒》登顶


2015年初,饺子在成都的家中构思《哪吒》的原型故事。光线找过来,希望能找饺子制作动画,不限思路不限题材。双方聊了几次以后就确定了合作关系。巧的是,几个月以后,《大圣归来》就创下了国产动画电影新的票房记录,光线又找到导演田晓鹏,共同设立了“霍尔果斯十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光线传媒在动画产业的两次布局,让《大圣》和《哪吒》两个团队就这么搭上了关系。


《哪吒》是不是特别好看,因为它是@饺子导演的作品,这家伙是个鬼才,他和“哪吒”的未来都不可限量。还没来得及看的同学暑期可别错过,但凡觉得我夸张到时候给您报销。  


7月14日《哪吒》开始点映的当天,《大圣归来》的导演田晓鹏( @深海异客)发了一条微博强势安利,并放言要给“报销”。

 

面对前辈如此夸赞,饺子有些不好意思:“田导是我们的指路明灯,没有您的感召,我们是下不了这么大的决心,倾尽一切去做哪吒的,您开路,我努力跟上。”

 

气氛十分和谐,眼看俩人开始了商业互吹。但饺子的回复绝非恭维,他对虎嗅表示,在《哪吒》的创作过程中,田导的团队带来了非常重要的帮助。

 

和饺子做过的动画短片不同,动画电影带来的绝不是1+1=2的工作量。相比短片的轻快和个人化的表达,动画电影更重要的是“稳”;而“国产动画之路”充满荆棘,想做出四平八稳的作品又谈何容易——好在这条路上的雷,田导已经趟过一次了。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哪吒》的创作过程中,《大圣》的团队经常可以给出有效的意见;田导也会看看饺子给他的分镜,给点指导。双方就动画的创作产生交流,不断冒出新的想法。

 

在《哪吒》正式上映之前,他们还合作推出了特别预告。把《大圣归来》中江流儿问猴子:“哪吒是男孩吗?”“女的!”这个场景重新演绎了一次。

 

“打起来的时候记得开直播啊。”评论区的观众用这种方式对两部作品的联动表示了期待。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4423a2-b4cf-11e9-a557-4758400d469a.jpg

“小孩子不要看”


赔,也认了


饺子还能记起当初看完《大圣归来》带给自己的冲击,他满怀激动地从电影院走出来,感觉自己找到了方向,“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


“我们不能只考虑压低成本,最后交出来一个廉价的东西糊弄观众;把劲儿使足了,做到自己能力极限,给观众一个真正好的东西,观众自然会来投票。”  


国漫动画电影从此走上大制作之路。《哪吒》投入巨大,动用了国内动画产业近半数的力量。据饺子向虎嗅表示,整个电影的视效用了20个外包团队、近1600名工作人员才勉强赶上档期,个中艰辛一言难尽。

 

“唉,天天都是坎儿。”

 

《哪吒》的故事后期有一个4人抢笔的长镜头,整场动作戏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爽快的视觉冲击背后,是制作团队大量心血的结果。饺子称,几个最优秀的动画人员投入了两个月,也仅完成了动画草稿的设计,后期动画灯光特效等工作加在一起磨了很久才搞定。

 

想法早在他打磨剧本的时候就已有了:“第一次做大型的动画肯定是什么都想要,就像憋了很久的劲,终于可以借着这部动画释放出来。感觉自己以前有好多的想法,都希望在这部作品里一次性全部呈现。”

 

《打西瓜》之后,饺子攒了一肚子的想法无处发泄,《哪吒》成了他这十年经历的一个绝佳的释放口,可技术的限制使他经常面临取舍。

 

在最后的一些大特效上,内部团队不得不舍弃了一些自己引以为傲的开创性细节:比如敖丙将几路水流汇集在陈塘关之上,失重的水体应该是怎样的一种形态?饺子团队最开始设计了四处拍打的乱流,进而产生了非常多的漩涡。饺子拿着概念图感叹,这个漩涡设计会成为这部动画的一大神技。但特效难度实在太大无法实现,机器的运算力也带不动,为了节省预算只好忍痛放弃。

 

饺子还多次谈到“哪吒托举巨大结冰体”时的火焰莲花特效:最开始想做成向上烧的火苗,让自由的火焰包裹融化冰山,场面足够庞大、层次丰富,极具视觉冲击力;后来团队在操作的过程中发现火苗上升的过程中风力太大,甚至已经超过了音速。最后只好将火焰的效果做得实在一些,从观感上来说也更符合观众的潜意识。


//resource.jingkan.net/imgs/1f4423a3-b4cf-11e9-a557-4758400d469a.gif

最终的火焰特效

 

对赶制工期的团队来说,“996”都是奢望,春节也只有三天假期;正是因为工期安排紧,对于那些分担整部电影制作的合作公司来说,压力同样巨大。


大千阳光是参与《哪吒》影片制作的主要公司之一,负责了包括“开场混元珠”“机关”“抢笔”“生辰宴”等在内约20分钟动画的制作工作。CEO张润华告诉虎嗅,《哪吒》的制作工作档期安排很紧,有时因为工期太短,面临的往往都是“降低质量”还是“加大投入”二者之间的抉择。

 

他们没有对质量妥协。

 

“赔了也认了。”张润华说。只看原案就会意识到这是一部优秀作品。从业者此刻都想看看这部作品有什么样的可能性。只有正式完片才能看到这部作品有什么样的可能性。如果不能协助成就一个足够优秀的影片问世,对不起自己的从业态度。

 

之所以做起来这么痛苦,主要还是动画行业背后的工业成熟度的差异。


当人们不再谈论“国漫崛起”


《哪吒》上映之后,社交媒体上又一次出现了“国漫崛起”的说法,很多人已经相当程度的对这四个字感到了厌烦。


大千阳光CEO张润华表示:“崛起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时刻。从技术角度来说,目前国内产业还不够成熟,与国外差距依然很大;但自从《大圣归来》出现之后,追赶速度明显有极速提升。产业中的从业者都保持着前所未有的热情,从未放弃过学习。”

 

从《哪吒》的画面效果可以直观感受到技术的进步和从业者的诚意。如果说《大圣归来》给中国动画电影市场开了一个好头,证明了“中国动画是可以又好又挣钱的”。那么《哪吒》的意义就在于:进一步提高了这个行业水平线的同时,带来了对产业工业化水平的拷问。

 

在饺子看来,所谓“崛起”本质上是一个动画“工业化程度”和“消费习惯”的问题。《大圣归来》让观众们意识到了中国可以做出优秀的动画,但一部作品可以改变的还很有限,还需要更加标准的可持续的工业化流程生产的作品,来改变用户的观念和习惯。进一步的,工业化的大众作品多了以后,自然会撑起优秀的艺术原创作品的发展。

 

他举了一个有些夸张的例子:国外的导演发需求给特效公司是一个“享受”的工作,提了诉求之后对方可以给到几版方案供挑选;而《哪吒》因预算限制,会找到一些小公司做特效,作品的效果是在他们一次次沟通中提升的。

 

饺子也谈到了他心目中的“国漫崛起”:“什么时候大家不再提“国漫崛起”这四个字了,出现了一部优秀的动画以后,大家会自然而然地去看,而不需要观众打着国漫的旗号安利的时候,国漫才是真的崛起了。”

 

回顾饺子《打西瓜》《哪吒》两部作品,分别在30岁和40岁边儿上。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会更加珍惜自己的创作机会。他坦言,每一部作品都要磨好多年,一辈子也出不了几部作品。如果不能全心投入,不光对不起观众,也是对不起自己的生命。

 

他说自己当年做《打西瓜》的时候,没有设计图就开始建模,剧情也是现做现想,创作过程“肆无忌惮,想怎么搞怎么搞。”

 

而做《哪吒》的时候,不得不在制作之前就把全盘考虑各种因素:观众的体验、市场的接纳程度、可完成度、预算范围、影片节奏感和情绪脉络,事无巨细,全部都要照顾到。

 

“野路子”出身的饺子如今每天都在反思动画在制作过程中的工业流程问题,只是这个产业“崛起”的缩影。

 

北京的首映礼上,谈到电影的高评分时,饺子非常谦逊:


“我觉得这也是一种鼓励分,因为大家太希望国产动画能够崛起了。我们自己做的时候知道这里面有很多的缺点和瑕疵、有很多遗憾。我们下一部作品会做得更认真,这样才能不愧观众的期待。”  

 

一两部爆款固然令人兴奋,整个行业快速进步才是饺子的心愿:“希望国产动画除了更多精品之后,可以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进来,这个行业才会更有希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