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类综艺井喷之后,明星的各种家庭关系都被观察了个遍。有父母与子女的代际关系,比如《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闺女》;有婆媳关系,比如《我最爱的女人们》;有夫妻/情侣关系,比如《幸福三重奏》《妻子的浪漫旅行》《我家小两口》;也有反映新手爸妈生活的《新生日记》……在播的《我家小两口》《新生日记》总体上反响不及预期,主要还是观众对节目的形式感到疲倦,虽然切入点不一样,但倒腾的还是明星家庭生活那点八卦。

爱奇艺与东方卫视共同播出的《做家务的男人》,买了韩版版权,依旧是观察类综艺的老套路,但“男人做家务”的切入点倒比较别致,因为实在太具话题性。节目首播当日,就登上猫眼综艺热度榜首,喜提了#周一围处理冷战的方式#、#魏大勋家的沙发#、#袁弘的前妻是胡歌#等多个热搜。

//resource.jingkan.net/imgs/3ba9a4d0-bb1d-11e9-993f-25b4950d0c26.jpg

《做家务的男人》海报

节目有三组明星嘉宾,代表着三种生活状态:单身的魏大勋与父母同住,袁弘与张歆艺是夫妻关系,汪苏泷与尤长靖是室友。节目同时设置了室内观察室,由李诞、朱丹、傅首尔一同担任观察员,朱丹主持。

//resource.jingkan.net/imgs/3ba9cbe0-bb1d-11e9-993f-25b4950d0c26.jpg

节目聚焦三种关系

但其实就“男人做家务”这个议题来说,汪苏泷与尤长靖的“合租”没有太多参考价值,节目组是临时让这两个之前并不熟识的人合住在节目组布置好的一个小院子里,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室友合租,“秀”的味道太浓,虽然挺好看,但不切题。魏大勋父母、袁弘张歆艺夫妻,这两组夫妻关系就比较典型,刚好可以成为窥探中国式家务分配的一扇窗口。

首先亮相的是魏大勋父母。魏大勋称他和魏爸爸是“沙发二子”,因为他俩大白天的活动半径,主要是沙发上。换着姿势各种躺,各种瘫,谁都不愿意干点小活,能动嘴绝不动手,能躺着绝不坐着,只有等到吃饭时,俩人才真正离开沙发。

//resource.jingkan.net/imgs/3ba9f2f0-bb1d-11e9-993f-25b4950d0c26.jpg

“魏氏瘫”姿势多种多样

魏妈妈则是朱丹形容的,像“永动机”。整理衣物、洗菜、做饭、洗衣服、外出买菜、做晚饭,完全是像个陀螺转个不停。虽然魏大勋喊着让妈妈休息下,魏妈妈也觉得累,但还是停不下来,“我的活,不干完的话怎么坐着?”

//resource.jingkan.net/imgs/3ba9f2f1-bb1d-11e9-993f-25b4950d0c26.jpg

魏大勋跟魏爸爸的活动区域就是沙发,妈妈则在一旁各种忙碌

弹幕上不少观众说,魏爸爸简直是他们爸爸的缩影——啥事不干,等着开饭;啥事不会,只会怪罪。而观察室内,魏妈妈很无奈地说:中国传统女人就是这样。

这是啥“传统”?古代中国社会是一个父权社会,男性在社会中处于支配地位,女性处于劣势与服从的地位。男人在外面从政、打仗、服役、种地、打猎、经商等,女人在家内“主中馈”、务蚕织,生儿育女、孝敬公婆、承担家务。这就所谓的“男主外,女主内”。

如果丈夫养家糊口,妻子是全职太太,妻子理所应当承担主要家务。可事实是,时下很多女性也在“主外”。去年底,国家统计局发布监测报告显示,全国女性就业人员占全社会就业人员的比重为43.5%。女性就业人员与男性就业人员都快持平了。但节目一开始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国女性的就业率世界第一,中国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却排名世界倒数第四;女性平均做家务时间为2小时6分钟,男性为45分钟,女性比男性多81分钟;家务琐事成为中国夫妻离婚的第一大原因。”

//resource.jingkan.net/imgs/3ba9f2f2-bb1d-11e9-993f-25b4950d0c26.jpg

节目一开始提供的数据,并不一定足够准确,但也很能说明问题

女性“主外”又“主内”,男性倒一如既往地“主外”不“主内”。不做家务的男性,要么是脑子里多少有点男权思想,要么就是太懒。

像节目的观察员李诞,他不做家务,他也知道自己不做家务是错的,但他大大咧咧地说,“但我改不了”。之前播出的《幸福三重奏》,蒋勤勤挺着大肚子,却依旧得给陈建斌做吃的、得承担主要家务,仿佛陈建斌才是孕妇。李诞和陈建斌,都属于“懒”的代表。

有些观众会说,你看哪怕魏爸爸懒、陈建斌懒,但他们各自的夫妻关系也融洽、和谐,所以男人懒点也没啥。这个结论太仓促了,男人要懒得“不成问题”,至少还得做到两点。一则,不同的夫妻关系中,家务的重要性不一,不做家务的男人,得在其他方面有更大的能力或魅力,来弥补家务方面的不足。就比如魏爸爸,懒是懒,但人挺喜庆,脾气不差,跟魏妈妈闹矛盾会主动示弱,赶紧把锅刷了,也拖起了地板。陈建斌既有才,灵魂又有趣,其他方面对蒋勤勤也非常体贴,因此蒋勤勤也说,如果对方整体上是让你满意的,大方向还是好的,那为何不去包容那些小瑕疵呢?

另外一点是,吃瓜群众不要忽略了他们的明星身份。因为工作关系,明星大多聚少离多;加上明星属于巨富阶层,家里都雇有阿姨,平日里也轮不到他们做家务,因此,大多数明星夫妻并不存在家务分配的纠纷。女明星做家务,可能主要在节目上,同样地,男明星的懒,也得在节目中才有机会体现出来。

概言之,男性同胞要是不像陈建斌、魏爸爸、李诞有独特的魅力,能让另一半觉得“瑕不掩瑜”,又不像他们那样有钱,就千万别只学人家“懒”了。还真不够格。

不少男人之所以理直气壮地懒,按张歆艺的说法是,女人给惯的。这倒也是某部分事实,当女人总是太勤快,啥都大包大揽,男人干不好就看不过去自己揽过来做,男人便永远学不会,也不会进步,久而久之,男人就自我放弃,认为家务活得女性才做得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3baa1a00-bb1d-11e9-993f-25b4950d0c26.jpg

不少男人的确是如朱丹说的,多干多错,索性不干

张歆艺“不惯”,她跟袁弘就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更为平等的家务分配模式。张歆艺还在哺乳期,哺乳本身也是一大家务。袁弘也力所能及分担不少,比如早晨六点就起床,睡眼惺忪地为张歆艺做早餐;孩子醒的时候主动哄抱并叫张歆艺起来吃早餐;好不容易忙完坐着看了会球赛,张歆艺脖子痛就去给她做拉伸;快递到了的时候,袁弘又下楼拿快递,回家后又耐心拆快递……

//resource.jingkan.net/imgs/3baa1a01-bb1d-11e9-993f-25b4950d0c26.jpg

暖心的袁弘得到在场女性嘉宾的啧啧称赞

不惯,就是放手让男人去做,能清晰主动表达诉求。当然,也不是一味要求对方,自己也得给予对方理解、体谅,适时表达感激与爱意。像张歆艺也会给袁弘准备礼物作为惊喜。

但坦白地讲,明星的恩爱很难羡慕得来,家务只是他们生活中非常小的一部分,构不成主要烦恼;对于大多数凡夫俗子来说,家务却可能是除了工作以外,最消耗时间和精力的事情。《做家务的男人》宣称其节目理念是,“让男人做家务,成为2019男人眼里最时髦的事情,女人眼里最痛快的事情”,这显然是盲目乐观了,节目如果能让以为做家务很容易的男人们,知道做家务的辛苦,便善莫大焉了。

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做家务?家务往往既琐碎又累人,与其用“爱”来呼吁或道德绑架男性做家务,毋宁把家务任务化了——谁也不想做家务,那行,咱明确分配着做。

节目中汪苏泷、尤长靖倒让我们看到了分配家务的正确方式,“煮饭不洗碗,洗碗不煮饭”。夫妻俩可以根据各自所擅长的,分配家务的范畴。比如谁做饭,谁洗衣服,谁陪小孩做作业,每一个任务模块各自做好。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个团队在跟踪了32个美国中产家庭后做的一个研究集结成书籍《快进家庭》,他们发现了分配任务的好处,“那些常常为家务事发生争执的家庭,往往是夫妻间没有制定出明确的家务分工,他们不得不在每一次做每一项家务时都重新进行交涉。模棱两可的分工模式似乎让夫妻在做家务时有了充分的机会去表达他们对彼此的不满”,但明确的家务分配“使双方在明白对方不会越界的情况下,圆满完成自己分内的工作。这样很少有需要人去做的家务,而围绕谁去做家务产生的纷争也就不必要了,双方付出的劳动都更有可能得到感谢”。(中文翻译来自果壳网)

当然,分配也不是说一定得五五分,那分配比例怎样才合理?如果将家务当做家庭经营的成本,可以从家庭经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考量。谁赚得更多,谁在事业上投入的时间更多,谁承担的家务就相应减少。有出差、工作繁忙等特殊情况,再因时制宜做短暂的调整。像魏妈妈就提到,以前魏爸爸工作忙,家务主要她做,现在魏爸爸退休,就多少分担了一些。

//resource.jingkan.net/imgs/3baa1a02-bb1d-11e9-993f-25b4950d0c26.jpg

家务不是非得男性做或女性做,不同家庭应有不同的模式

当我们笼统讨论家务话题时,可以引入女权观念,但在具体某个家庭中,可以根据家庭分工做家务分配,不要动辄上纲上线到男权女权,好像女性做多一点,就是男权在压迫女性,得男性来承担所有家务,才是女性胜利。就比如网友针对朱丹周一围关系的批评就挺无聊的,好像夫妻相处非得有个“输赢”,得女性永远占上风才代表男人爱她。

总之,夫妻是伴侣,应相互协作、相互包容,而不是相互敌对,非得东风压倒西风,或者西风压倒东风。就像有人说的,婚姻幸不幸福,家务分工讲究的不是最公平最合理,而是明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