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倚天屠龙记》的开篇对郭襄有过一段描述:
在河南少室山山道之上,却另有一个少女,正在低低念诵此词(丘处机所写的词《无俗念》)。这少女十岁年纪,身穿淡黄衣衫,骑着一头青驴,正沿山道缓缓而上,心中默想:“也只有龙姊姊这样的人物,才配得上他。”这一个“他”字,指的自然是神雕大侠杨过了。她也不拉缰绳,任由那青驴信步而行,一路上山。过了良久,她又低声吟道:“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她腰悬短剑,脸上颇有风尘之色,显是远游已久;韶华如花,正当喜乐无忧之年,可是容色间却隐隐有懊闷意,似是愁思袭人,眉间心上,无计回避。
她一驴一剑,只身漫游……郭襄自北而南,又从东至西,几乎踏遍了大半个中原,始终没听到有人说起神雕大侠杨过的近讯。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0e50-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作为金庸“射雕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倚天屠龙记》的开篇引子中以少年的郭襄和张君宝在少林寺相遇为开端,讲述了两人的再次重逢以及分别。
然后再回顾上一部《神雕侠侣》中最后一回“华山之巅”的结尾,原著中的场景是郭襄取出手帕一边为受伤的张君宝包扎伤口,一边看到杨过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而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
正是:“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3560-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两部小说描述的年代虽然隔了近百年,但是却由此成为金庸武侠小说中最受读者欢迎和熟识的经典。
也正是一句“一见杨过误终身”成为《神雕侠侣》作为一部武侠小说却能够让人为杨过和小龙女的跌宕爱情百转千回泪眼向往的基调。
与其说《神雕侠侣》是写江湖武林纷争,不如说写的是杨过和小龙女的爱情故事。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3561-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有评论指出,金庸的小说之所以好看,在于他写的是人的感情。感情比爱情更加复杂。金庸写《神雕侠侣》,很有《红楼梦》的手法。嘴巴上说的不算数,要看他的腿是朝谁在走。表面上的褒义和温柔深情,也不一定算数,要看人物实际上对谁更加在乎。
《神雕侠侣》的结尾是杨过和小龙女的归因为终,却也以郭襄和张君宝的相识为初,只是可惜,很多人并不知道,一见杨过误终身的下半句是“一见郭襄误百年”。
彼时的张君宝对于郭襄的懵懂喜欢只是仰慕,而在《神雕侠侣》后半部中郭襄出生时幸得杨过和李莫愁因缘际会的照顾,直到成年后的郭襄真正再次遇到已经名震江湖的“神雕大侠”,彼时的郭襄对于杨过的情感其实也如张君宝对她一样。
《神雕侠侣》中围绕一见误终身的杨过,先后出现了诸多性格各异、样貌不俗的女子,而对于杨过的一生产生至关重要影响的女子却只有三个。
第一个是郭芙。
名门之后、样貌出众,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出场时描述是“肤似玉雪,眉目如画。”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3562-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两人相遇是在李莫愁陆家庄大开杀戒之时,同时还遇到了程英、陆无双表姐妹,由此开始了一段情窦初开的缘分。
不同于杨过与陆无双之间“傻蛋”和“夫人”玩笑互称以及和程英之间以礼相待的相处模式,杨过对任性跋扈大小姐脾气的郭芙是从一开始见面的厌恶憎恨到格格不入,卑微顺从。
如果追溯杨过遇到郭黄二人之前的十余年生活,杨过自幼没了父亲,母亲也在他十一岁那年染病身亡。杨过从此流落嘉兴,住在破窑洞之中,偷鸡摸狗的混日子。
相比郭芙,杨过俨然是社会最底层的小混混,这也就注定了后续哪怕郭芙对杨过有喜欢和爱慕,也从不会放下大小姐的身份和身价去讨好对方,两个人就是两个世界的三观不同的人。
而杨过和坡脚的陆无双则有着近乎相同的命运坎坷的出生际遇和兴趣爱好,又在躲避李莫愁的追杀中历经患难,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乃至情谊,可是样样都与杨过般配的陆无双偏偏不是女主角。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5c70-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亦如后面遇到的完颜萍一样,虽然爱情出场的顺序早于小龙女,可是偏偏没有命运的羁绊交织,也就无法体会爱之深情之切的难以割舍。她们可以和杨过成为最好的朋友,最亲的兄妹,却注定无法成为一生的伴侣。
所以,程英和陆无双与杨过结拜为兄妹。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5c71-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而从后续的故事中能够看出,郭芙一定是爱过杨过的,只是因为放不下大小姐的身段,所以嘴上说的和行动上的表示总是反的。
这就是爱情的第一种——爱而不得。
第三个是郭襄。
出场的时候面临金轮法王等一众蒙古人袭击,慌乱中被杨过和小龙女所救,然后在襁褓中时便历经了江湖的血雨腥风,这也为日后创立峨眉派成为一代宗师埋下了伏笔。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5c72-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郭襄虽然出场已是《神雕侠侣》的四分之三处,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经历和光环却似乎不逊于小龙女,成为让读者和观众最记忆深刻的角色。
也在姐姐郭芙嫁给耶律齐从而变得贤惠之后,郭襄几乎是复制了母亲黄蓉和外公黄药师的秉性聪慧,人称“小东邪”。
第一次听闻和见到江湖中扬名立万的神雕大侠是在二月初春,黄河岸边的风陵渡口的一间客栈。
一群各地口音的人因为暴雪被困停在客栈聊天。

一位汉子描述“神雕侠”:“这位大侠行侠仗义,好打抱不平,可是从来不肯说自己姓名,江湖上朋友见他和一头怪鸟形影不离,便送了一个外号,叫做‘神雕大侠’。他说‘大侠’两字决不敢当,旁人只好叫他作‘神雕侠’,其实凭他的所作所为,称一声‘大侠’又有什么当不起呢?他要是当不起,谁还当得起呢?

这是成年后的郭襄第一次听闻众人口中的杨过。
此时的郭芙依然对杨过心有戚戚,她插口道:“你也是大侠,我也是大侠,哼,大侠也未免太多啦。”
关于“神雕大侠”的讨论过后,就是郭襄跟着“山西一窟鬼”的“大头鬼”樊一翁去见“神雕侠”。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5c73-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从众说听闻中的“神雕大侠”到真正见到戴着面具的杨过,郭襄从耳听为虚到眼见为实,随后,便是跟着杨过经历了黑龙潭捉九尾灵狐,得到三根银针等一系列奇遇,彻底对杨过产生了钦佩之情。
然后,就到了三月十五襄阳城英雄大会。
此时的杨过对于郭襄是得知其身世之后的兄妹待之,虽然也一同经历了江湖的打打杀杀,却迥然不同与和小龙女出生入死,饱受绝情穿肠之毒的经历。
一个人在你生命中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有些角色,爱过就是缘分,且看且珍惜。
杨过和郭襄的缘分是且看且珍惜,和小龙女却是失而复得期盼已久的深入骨髓。
十六年来,杨过苦候与小龙女重会之约,漫游四方,行侠仗义。
他自思少年风流孽缘太多,累得公孙绿萼为己丧命,程英和陆无双一生伤心,因此经常戴着黄药师所制的那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
所以,成为了江湖人口中和郭襄眼中的“神雕大侠”,当时的郭襄依然出落的“清雅秀丽”,性格天真烂漫,不同于姐姐,她和杨过的相遇是情窦初开的天真少女与功成名就的大侠的仰慕之情逐渐转变到后来的单恋。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5c74-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有人说,如果郭襄早出身十几年,或许会和杨过有一段爱恋,可是,偏偏有时候爱情的出场顺序很重要,可是出场的那个人更重要。
少年时的杨过风流倜傥,言笑无忌,但自小龙女“离去”之后,他郁郁寡欢,深自收敛,十余年来行走讲话,遇到年轻女子,他竟比道学先生还更守礼自持。
这就是爱情的第二种——得而不爱。
爱情这东西,时间很关键。认识得太早或太晚都不行。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
爱情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紫霞喜欢至尊宝,至尊宝喜欢白晶晶,白晶晶喜欢齐天大圣,齐天大圣喜欢紫霞。
我们都以为至尊宝和齐天大圣是同一个人,但是我们忽略了他们之间,相差了500年。
什么都对,唯独时间。有时候,一个人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
郭襄对杨过是得到,杨过对郭襄却是不爱。回到开篇《神雕侠侣》中最后一回的结尾,郭襄看到杨过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而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在杨过苦候与小龙女重会之约,漫游四方的十六年前,杨过生命中最重要的第二个女子便是小龙女的出现。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8380-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出场的顺序卡在遇到郭芙之后,郭襄尚未出生之前。
在两者的时间点上,小龙女已然和杨过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金庸写小说,就在于人物是活的,人物一旦立起来,就一定会顺着自身的设定,演变出性格,跟他人产生吻合的关系,堕入对应的命运。
所以说,杨过和小龙女的相遇是命运的安排,其实也一点也不为过。
遇到一个人并且爱上这个人,有时候需要运气,比如郭芙、程英、陆无双、公孙绿萼,可是往往又有一句古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所有命里出现的人都会在某个时刻成为你成长的一部分,但是只有一个吻合的人最后能够陪你走完这一生。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8381-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小龙女古墓派出身的性格和人物设定与杨过出身市井草莽无人疼惜的命运环环相扣又惺惺相惜。所以,郭芙注定无法成为杨过的伴侣,小龙女刚刚好出现,反而成全了杨过的命运安排。
金庸的小说里对于非男一女一的命运安排,似乎有一种怜惜的补充,在《射雕英雄传》里偏爱郭靖,让杨康自作自受暴毙而亡,所以在《神雕侠侣》中让杨过桃花运不断,最终携手小龙女成为“神雕侠侣”,对郭芙的成长之路给予了一种失败的暗喻,尤其对于秉性像极了父亲的郭破虏更是寥寥数笔,着墨不多。
也正是因为此,所以到了《倚天屠龙记》,金庸又对《神雕侠侣》中失意的郭襄给予了最浓墨重彩的补偿,着重笔墨写了郭襄游历五岳三山寻找心中杨大哥的经历作为引子,作为和“射雕三部曲”最后一部的人物关系的连接。
“我走过山时山不说话,我路过海时,海不讲话。毛驴滴滴答答,倚天剑伴我走天涯,他们说我是爱上了杨过大侠,才在峨眉山上出了家,其实我只是爱上了十六岁那年的烟花。”
郭襄喜欢杨过终生未嫁,创立峨眉派;张三丰喜欢郭襄终生未娶,创立武当派。
变心是一种本能,忠诚是一种选择。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8382-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爱情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但是,我们并不是鼓动你见一个爱一个,那不是爱,那是渣。
爱情有时候会晚到,但是永远不会迟到。


//resource.jingkan.net/imgs/76618383-fd4e-11ea-9236-71fe39c39cb5.jpg
羿云天,郑州市作协会员,高级家庭教育指导师,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自闭症疗育师,自媒体主编。原名徐亨福,生于兰州,现居郑州。专注婚姻家庭、时事热点、影视评论原创作者。不随波逐流,有料有态度,更有温度。新浪微博:羿云天;微信公众号:羿云天说(ID:yiyuntian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