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当下人们生活已经离不开手机等电子产品,所以经常有网友提出类似问题:在密闭的空间里,没有电子产品的情况下,你能够一个人生活多久?

//resource.jingkan.net/imgs/e02dc2f0-41ba-11eb-9236-71fe39c39cb5.jpg

看完了2020年最后一部纪录电影《光语者》后,让我想起了上述经常会遇到的假设性问题,因为驻守在中国北极黄河站的科学家刘杨,他要负责极区的空间环境观测,私人的电子设备使用是受到限制的,他们要面对的就是(长时间)在密闭空间里,一个人生活。

//resource.jingkan.net/imgs/e02dc2f1-41ba-11eb-9236-71fe39c39cb5.jpg

2020年即将过去,这一年充满了魔幻色彩,突发的Y情让所有国人都措手不及,在接受着病毒给人类带来的困苦同时,也深刻感受到大自然的力量。观看了纪录片《光语者》之后,对大自然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这部由中国和挪威合拍的纪录电影,充分展现着在极端环境之下,人与人之间并不应该是冷漠。北极熊距离人类10米以内的距离,是不允许开枪的,人在地球的最北边,陌生人碰到了面,是会拥抱的,那都是在赞叹:我们活着,并且,活着真好。

//resource.jingkan.net/imgs/e02dea00-41ba-11eb-9236-71fe39c39cb5.jpg

我们知道,在北极是有极夜的特殊环境的,中国北极黄河站位于北纬78°55'、东经11°56’的挪威斯瓦尔巴群岛的新奥尔松,在这里的每年10月至次年的3月是处于完全极夜状态,此时最适合光学的连续观测,但是对于观测的科学家本人来说,他要经历艰苦的长达四个月没有太阳的时间。在挪威斯瓦尔巴群岛的新奥尔松小镇上,有着分属于不同国家的科考站点,而我国的黄河站是一栋独立的二层小楼。电影《光语者》将中国科考站的科学家刘杨博士度过的120个极夜记录了下来。

//resource.jingkan.net/imgs/e02dea01-41ba-11eb-9236-71fe39c39cb5.jpg

挪威是一个幸福指数最高,可是自杀率也最高的国家,在此生活的30个人在小镇上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每天早上醒来他们需要面对的是若干台全天空极光成像仪,以及一台极光光谱仪,显然,科研的工作的艰苦的,尤其是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要面对的是极致的孤独,而且还不能随心所欲的使用电子产品,否则会影响仪器设备的使用。在科考人员进行每天的数据检查,以及磁力计和宇宙噪声接收机的运行维护时,时间从他们指缝间流过,但是却感受不到光阴的流逝,因为正处在极夜环境。虽然人无论是身处何地都避免不了孤独,但是要极端的环境之下,人的孤独也开始放大,变得无法描述,只有通过影像让《光语者》的主创给观众们传递。

//resource.jingkan.net/imgs/e02dea02-41ba-11eb-9236-71fe39c39cb5.jpg

经历了120天的极夜环境,也正好覆盖了中国人的农历新年,刘杨博士将一个人在异乡度过中国的农历新年,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情怀暂且不说,小镇上寒冷的极夜是会让人难以想象的。然而,刘杨博士过年的方法让却观众仿佛是在观看一部春节公益宣传片,他将如同一个宿舍楼的小镇居民们过上了中国年,甚至用中国传统习俗——包饺子来感染全镇上的人。仅仅是一个有饺子的晚餐,却让新奥尔松充满了年味。原本大家同住在小镇上,保持着友好的且有适当距离感的关系,但是因为这一顿饺子,让人倍感温暖。

//resource.jingkan.net/imgs/e02dea03-41ba-11eb-9236-71fe39c39cb5.jpg

度过了这120天的极夜,在新奥尔松小镇以南的朗伊尔城,那里居住着一群欢快的地球最北的居民,他们会在3月伊始,举办一场盛大的欢迎活动,欢迎什么呢?欢迎阳光洒满大地。地球的最北居民们,过着有规律的阴面与阳面,他们比我们当中的任何人都渴望阳光,等到阳光真正来临的这一天,地球最北方有一个节日,被称之为太阳节

//resource.jingkan.net/imgs/e02e1110-41ba-11eb-9236-71fe39c39cb5.jpg

生活在内陆、天天能见到的阳光的我们未曾想,阳光能被这些地球最北方的居民赋予极高的崇拜,这一群人便是光语者们。看完电影《光语者》,感受着他们共度太阳节,也感受到的是地球最北方的信仰。那种信仰,可以刺穿心中的孤独。

//resource.jingkan.net/imgs/e02e1111-41ba-11eb-9236-71fe39c39cb5.jpg